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要闻风范

当前位置:主页 > 要闻风范 > 文化资讯 >

【静水深深散文】读树

2018-11-09 22:32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年年春天,一树树繁花迷人眼,醉人心,让人趋之若鹜,忘怀高歌。而秋风凋零,黄叶遍地,却让人倍感凄凉,孤独悲伤,不忍赏顾。其实,一棵树,活得最高明深哲之处,不在花开,却在叶落。世间,喜"得"者,多;愿"舍"者,少。先舍去鲜花,再舍去硕果,再舍去叶子,正因为如此,才留得了一身的轻松,一冬的怡养,来年的生机,乃至生命的延长。感性不可取代理性,感观不能左右哲思。在繁华与凄凉面前,足见修养和定力。
    所有的学问和技艺,有成小才者,有成大才家者;有囿于感性者,有澈于理性者。小才者沉浸在一枝一叶,以感性为傲;大才者深究于主干深根,以理性为尊。知识与技艺,均是一个体系,恰如一棵树的根脉主干与枝桠。只知其然者,不做体系探究,见花醉花,见枝赏枝,故多为匠;知其所以然者,透过繁华,逐本溯源,潜心深究,故可成师。
    人挪活,树挪死。落地生根,运在肥膏不张扬,命在贫瘠亦泰然。集天地之精华,成婆娑之生态。无论风调雨顺,还是水涝旱灾,无论顺遂或多灾,长命或夭折,均不言不语,不喜不悲,静寂淡定,自守其身。生死且不惧,何辞苦与悲?便轻风中欢舞,便阳光下花开,便霜雪里落叶。没人见过一棵树喊苦,它知道,那没有意义。
    小树齐肩联片,大树独木成林。自知其弱,难敌风雨,便聚伙结群,同甘共苦;自有天秉地灵,气韵骨风,便傲然独立,藉地参天。自古人不同命,事不同运。知命而不忘修身,审时而不废度势,总是生存之道。树有"木""林""森",人有"人""从""众",知已知彼,活法自明。
    来到一座林木葱茏的山,我们会看到,山麓是阔叶林,山上是针叶林。这是自然选择,因地适宜。恰如"淮南为橘,逾淮为枳"。亦如荊在山野,柳植水岸。自然界的林木,总是择地而生的。此天性秉赋,亦是内外因缘相适的决择。信佛者之所以修来生,亦是面对今生的无奈而萌发的信仰。知天达命,不能简单地视为悲观的活法。好强争胜,妄加追慕攀比,或者妄自菲薄,怨天尤人,都是两个极端。知外守内,有度追求,便得深哲。
    隐者老死山林,是山林可资心境;佛释树下悟道,是树木足见人生。大地山峦,原野荒村,旅途家园,最多见而厮守的,便是树了。桑梓,是家园的代名词;杨柳枝,是牵挂的情思(青丝);松竹梅,是岁寒三友;桃花源,是桃花芳菲的心田……三毛的《橄榄树》、《如果有来生》(我愿作一棵树)、茅盾的《白杨礼赞》、杨朔的《荔枝蜜》、席慕容的《孤独的树》、余秋雨的《生命是一树花开》……所有的比拟与象征,都是在借树木的生态,来解读人生;以树木的品性,来标榜人品。身边最常见的树木,却是大地上无语的哲人。
    在近代的高僧中,我最崇拜的,是韩国的法顶禅师。其中最让我感佩的是他的散文集《山中花开》。一位地位显赫、名声崇高、功德圆满的大师,竟然离开他亲手营造的一座座高庙华寺和众多的信徒僧众,一个人到深山老林,住木屋,饮泉水,种荒田,修行到老死。——是为真僧!在他的笔下,最多的记载和述说,是与树会晤,和树交心,同树悟道。那清泉般叮咚的文字,像树一样淡定静雅的情怀,直入人心,荡涤尘埃。 
走遍山野平畴,大江南北,你会发现,凡是历史悠久的古村,香火弥久的古寺,大都会在村口庙台,见到一棵或几株百年或千年老树。它像一位饱经沧桑的老人,枝干嶙峋,巍然伫立,护卫着家园或古刹,同时,它也被视作神明,披红挂彩,享受着人们的顶礼膜拜。这样的现象,不在少见,不是偶然。是人赖树而滋生,还是树依人而延年?谁能说清其中的奥秘?
    在家中的房前屋后种几棵树,是中国人亘古不变的习俗。绿荫,不仅是凉爽的呵护,更象征着日子的生机盎然。果实,不仅是一篮甜蜜,更是生活的甜美。"绿树村边合",树,便成了与屋舍共存的村落标志。村口的老柳,石碾旁的古槐,果园的桃梨,都是定格在游子们脑海里不泯的记忆;孩子们伴着树长高,老人们随着树衰老,这是每户人家温馨的生活图画,也是无声的岁月之歌。
    可是,有许多时候,人们都在舍本逐未,去追逐一些旁枝侧节的东西。一味地向高攀,向外视,把身边距自己最近,最重要、也是最根本的淡视了,冷落了,忽略了。流连于炫目的鲜花,陶醉于醉人的蜜果,在蓝天欢舞,与白云缱绻,无视身植的土地,忘却根脉的滋养与真情,待到枝头花逝叶落,西风凋敝,再回过头来凝视那深沉的树根时,或许大地已经冰封,岁月已经走远,那些栉风沐雨、生根长叶、素淡无华的日子已成旧梦。
    无论在家在外,让我们去读那一棵棵相遇或相守的树吧。树没有高贵与低贱之分,没有高雅和粗俗之别。每一个品种,每一种形态,都极尽天然,各具特色,都呈现着自己的一派生机。“人为万物之灵”,那不过是人类的自行标榜;“万物有灵”,才是天地间最公允最清明的设计。风多狂,雨多大,树,依旧站在那里。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