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要闻风范

当前位置:主页 > 要闻风范 > 文化资讯 >

【翔鹰随笔】狗狗的悲惨命运

2018-04-13 10:48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懵,突然听到村里的女人说“这狗太能下崽了,一年下两窝,太烦人了,要是不下崽就好了,下了还得扔出去”。
  我抱着孩子出去转悠,就看到了村西头的两个女人站在路边聊天,这孩子打从天一热开始就在屋里待不住了,其实何止是她,我又何尝不是,一个冬天我们躲在屋里不敢出门,因为她太小,而且整个冬天流感不断,医生也曾叮嘱,不要带孩子去人多的地方,因此,我便只能陪着她躲在屋里,整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简直就是过着与世隔绝一般的日子。如今好不容易盼来了春天,天气一回暖,我们便迫不及待地走出那牢笼一般的房子,顺着村子里的柏油路,四处地转悠,看看天,看看地,天上飞的,地上跑的,对于刚刚出生不久的孩子来说,这世间的一切都是新奇的,有魔力的。孩子虽小,却也知道凑热闹,她总是比我的耳朵与眼睛还灵光,每次总是顺着她听到的某种声音,与看到的某种新奇东西,而伸出她的手臂,告诉我要去的方向。
  今日自然也不例外,既听到了声音,又看到了一只跑来跑去的小狗,女儿便兴奋地直指着要去的方向。我如今的任务就是照顾好孩子,当然一切都是以她为准,必须无条件地顺从着她,每次,她一看到什么猫猫狗狗的,眼睛就会发亮,而且兴奋的直晃着她的小身板,恨不得自己冲上去,一把抱住它们,可惜她还不会自己走路,想走,也必须要人牵着她的小手才可以。
  这次也不例外,一见到狗狗,她就蹭着要从我的怀里下去,伸着手去抓摸狗狗,可是狗狗哪会乖乖地就范,她进一步,那狗狗就忙跑开一部,根本不让她碰触,这小人儿老是抓摸不到狗狗,便急的咿咿呀呀地叫嚷,于是狗狗的主人便将狗狗摁在地上,想圆了孩子的心愿,让她抓摸狗狗,但我仍然担心,不管是谁家的狗狗,一般都是无论主人家怎么摆置它弄它它都会乖乖的,但一旦换了旁人那就不好说了,冷不防对着你来一口,那也只是正当的防卫。见我不让孩子抓摸,那女主人便说“不要紧,我家的狗狗可乖了,从来不下口咬人,没事的”。“不行吧”,我依然很不放心,抓着女儿的小手,不让她太靠近狗狗,“我家以前的狗狗也是,不管我们家人怎么对它它都是乖乖的,很温顺,也很会讨人喜欢,可就是一旦见到外人或者来家里的亲戚朋友,它就变的很凶残,而且还会下口咬人,不得已,我们便将它送人了”。其实,一说起我家的然然,至今,心里还很惦念呢,毕竟,它是我们从小养大的,而且它总是有一种亲和力,很会讨人欢心,加上它真的很认真很负责人的看护着我们的家,可以说是一个很称职的,很忠心的狗狗。也许正是因为它太过认真,太过忠心,所以才除了我们家的人之外,逢人便凶,深怕有人对我家有什么心怀不轨,而令它失职。
  一说起狗狗,便有了共同的话题,她告诉我“这是我婆婆家的狗,但她们老爱打它,所以它就跑到我们家里来不走了,我走到哪它就跟到哪”,“哦,那也是啊,它是受不了被虐,你对它好它自然就会粘着你”。“这狗狗可聪明了,就是有一点太能下崽了,下了崽没办法,就叫我婆婆给扔了,没想到它二回下崽就藏到别人家去下,可也让人家给扔了”。听到此话的瞬间,心里很不是滋味,试问天下间的母亲,有哪一个不疼爱自己的子女,即便是动物,它们也是母亲啊,除了不会说,他们也有着自己的情感啊!何况,世间的生命本该是平等的,它们也该有自己的生存的权利,我们怎么能如此无情,如此冷酷地剥夺它们的爱与被爱的亲情与生命呢?蝼蚁也懂得爱惜自己的生命呢,何况这狗狗母亲想方设法地想要保护自己的孩子,想要给它们生的权利,可惜,竟就被如此地剥夺了。
  我也知道,她们的想法无非就是,现在大家一到冬天就会搬进城里去住楼房,这样一来狗狗就没人管了,怕它们饿,受冻,受罪,因此便不想再养狗狗了,可现养的狗狗毕竟已经养了几年,跟家里人都有了感情,再说煽情点就跟自己的家人一样,因此,不忍心将它丢弃或者扼杀,于是只想着好好的将它养老,直到它死亡为止,但若再让从头来养狗狗,那就不会再有那份心思了。只是,我觉得不管怎样,既然它已经身为人母,育养出了生命,我们即便是它的主人也无权这样随意地处置它的孩子们的生命,剥夺一个身为母亲的权利,这太过残暴,太过不近人情,哪怕让它将自己的孩子自己想办法去养育成人之后,将它们归于野狗的行列。其实,这也不是不可行的,我家屋后的邻居就是如此,每年他回县城去时,就将自家的狗放开,给它卸去锁链,枷锁,还它自由,让它四处去打野食,等春上他们回来了,便再将狗拴在门前,继续喂养。
  都说狗是人类最忠实的朋友,这话一点也不假,狗的本性就是忠诚,一旦认定了主人,受了主人的豢养,就有一份受人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的豪情与执着,这一点十分值得我们学习与敬佩。就像我的邻居,即便他们放了它,它也不会真的离开再也不回来,而是就在村子里打转,觅食,等到主人再次回来时,它便会毫不犹豫地回到主人的身边。她们也完全可以这样做的,可她们居然就将那些活生生的生命,硬生生地从它们的母亲身边拿走扔掉,让它们活活地饿死,这是何等的残酷啊,这也是狗狗母亲的悲哀,转来转去它还是在那个主人家,只是它得不到一个母亲应得的尊重与礼遇。
其实, 村里还有许多留守的人,村庄是一棵大树,留守的人就是树上的叶子,不到凋零头的时候,他们就会一直守在枝头眺望,依恋着根,他们一直会守到凋落的那一刻,便会毫不犹豫地落向根的底部,在此期间,他们深爱着育养自己,一直将自己向上托举的大树,他们深爱树上的任何细节。哪怕是一只流浪的阿猫阿狗,只要见到,便会始终惦念着,给它们准备一些口食,绝不会冷眼旁观地,任由它们饥寒交迫。只是,那个主人家似乎并不知道这一点。

作者简介:姓名:尚丽英  职业:农民  学历:初中文化
寄居地:新疆沙湾县四道河子镇三道坪村【832104】邮编
作品在《诗歌周刊》《燕赵文学》《绿风诗刊》,本地的《沙湾文学》都有发表过。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