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小说纵横 >

【闰土小说】一张车票

2021-11-14 17:23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佳奇考上大学了,消息不翼而飞,全村人都为佳奇考上大学而高兴,人们奔走相告,就连村干部也交口称赞,这个娃争气了,终于考上了大学。
  佳奇父亲前几年拉水泥时出了车祸,经抢救无效身亡,家里剩着年迈的爷爷、母亲、弟弟和他,四口人之家,艰难的生活着,虽说对方赔偿了几万元,但“死水怕勺舀。”加之他兄弟俩上学,虽舍不得吃穿,但几年下来,赔偿的钱所剩寥寥无几,好在国家政策好,组上、村上审报,吃上了低保,虽说车水杯薪,但添不了斤,也能添两。
  佳奇母亲自男人去世后,吃斋念佛,烧香磕头,把一切心思放在两个儿子身上,总想“灰里刨出点火星”, 盼两娃成才,有人多次给她说媒,让她改嫁,她怕耽误娃前程,一一婉言谢绝。
  忙罢的天气,热得人喘不过气来,人常说“夏无三日墒”, 更何况近两个月没有下雨,天干得象着了火一样,苹果树都搭拉着叶子,人们的心,也跟着天气的变化,烦躁的。佳奇一家,像盼麦黄一样,盼着大学的分数出来,佳奇的母亲,天天早晚给菩萨看香,祈求佳奇考上大学,给这个多灾多难的家庭带来一点福音。
  时间不长,喜星降临,佳奇以高出二十分成绩考上了一本,全家欢乐,爷爷高兴,左邻右舍也登门祝贺,但佳奇妈妈眼圈红了,她伤心地哭了,她想如果佳奇爸爸在世多好,那他也一定会高兴,一定夸儿子,那啥事也不用她这个妇道人家操心,她多年来既当爸又当妈,忙完大田地里麦子、又忙二亩半地苹果树。两娃上学住校,只有在冬天夜长天短的情况下,她睡不着觉,才感到孤独,她偷偷的不知流了多少次泪,她偷偷地不知多少次骂短命的男人,早知这样,她说啥都不会到这个家庭••• •••。
  佳奇考上大学,本是件十分愉快、全家、全村包括亲戚朋友都高兴的事,但她那晚又偷偷哭了,而且哭的很伤心,她回忆她苦命的半生,回忆起了娘家爸妈,又狠狠骂起了死鬼男人,如果他活在人间,就不会对他儿子这样宠爱,这一切都是她一手造成的。
  今天的事,历历在目,什么也抹不掉今天点点滴滴。
  那就是今晚她所伤心的《一张火车票》。
  半大小伙在家里无事,又离开学时间还早,佳奇她姨给佳奇在西安找了个饭店跑堂的差事,每月两千元,干四十天,人走结账,也好给他挣个生活费。
  昨晚佳奇电话上说,让她拿上入学通知书和身份证,今天去县城买去重庆的火车票,他被重庆某大学录取了,她和佳奇把日子说好,买了一张有座号的硬座,上面规定学生有录取通知书,可享受半价,她高兴了,肚子饿了,座在擀面皮摊子上,顺便掏出了来时带的馍,就着吃了一碗,她舍不得喝一碗一块钱的稀饭,讨好的向面皮老扳要了一碗凉水,连吃带喝够了,不知她肚子饿了还是什么的,她感到今天这四块钱一碗的面皮份量太少了。
  吃完擀面皮,刚擦完嘴,她电话又响了,她忙掏出手机,还没等佳奇说话,她高兴的告诉佳奇,车票已买好。
佳奇问买的啥票,她忙说“硬座,听售票员说,咱运气好,还有座号。”
  只听那边佳奇发话了“你为啥不买个硬卧”。
  “你也没说买个硬卧,何况硬卧价高”, 佳奇妈说道。
  “退了,买个卧铺,要不我不去了”, 还没等佳奇妈说话,佳奇已挂断了电话。
  佳奇妈像个泄了气的皮球,蔫塌塌的,她两腿有些发软了,此时她才后悔了,他爸过早的去世,使她过分痛爱两个儿子,有时娃回来了,她也不让娃帮她干活,现在家庭这样困难,学费还没着落,虽说低保户有上大学的救助款,现在还没发放下来,能否指得住,这还是个谜,现在把车票买下了,娃又要退掉换卧铺,年轻轻的,饱汉不知饿汉饥,说话不嫌圈腰痛。卧铺是要拿钱买的啊!
  夏天火辣辣的太阳还不依不饶的照射着,天还继续旱着,曲指一算,近三个月天未下雨,人们一天不吃饭可以,一天不喝水万万不行,还听说街道商店、超市把矿泉水都卖断了,农民钱缺,出门都带着水瓶瓶。
  她迈着沉重的脚步,缓缓又走向售票窗口,要求售票员退票,买个硬卧,售票员从窗口一看,又是刚才那个中年妇女,一只手拿着一顶半新不旧的草帽,一只手拿着一个布搭搭,炎热的天气,使她被晒的黑黝黝的脸上淌着汗水,打眼一看,就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农村妇女。
  “退票是要收退票费的,何况是个学生娃,我看你是农村人,给娃说一下,就坐不到二十个小时的车么,白花外钱干啥,何况卧铺学生还不优惠”。
  售票员语重心长地说道。
  佳奇妈听售票员说的有道理,也感到家里的特殊情况,又忙拨佳奇电话。
  不知是佳奇忙,还是估意不接,连拨三次,都无人接听。
  中午十二点多了,太阳当空高照,大街上稀稀拉拉的人群,都行走在树荫下,有些在树荫下乘凉,有些找些报纸铺上干脆睡在树下,就连做生意赚钱的人这时也在遮荫伞下丢盹拉梦,昏昏欲睡。售票厅的小窗口还在开着,不知是迎接未买票的那位客人,还是等侯这位退票买卧铺的乡村农妇。
  佳奇妈这时也不知道困乏和炎热,她思想激烈的斗争着,并不是自己掏不起一、二百元卧铺费,这把娃惯坏了,以后咋办,她越想越多,唉,还是古人说的好“真是儿大不由娘啊。”
  佳奇妈又一次拨着儿子的电话,还是关机,她牙一咬,就是今天抽血卖钱,也要圆了儿子的梦,只要儿子高高兴兴上学去了,她就是拿着枣棍要饭吃也是高兴的,幸亏,她今天出门时多长了个心眼,多带了二百多元,要不还得来一趟县城,来回车费又得二十多块,还不算吃饭。
  她又一次来到窗口,慌称娃身体不好,不说钱多少,恳求购买一张卧铺票,售票员看她坚决的态度,不太情愿的给了一张上卧票,佳奇妈接过票,回头细细一算,共多花了一百八十多元,现在身上仅剩三十元,呵,好险啊。
  等把票买好,打开手机一看,下午三点多了,天还热得受不了,舌头在嘴里都转不过向,她原想买一瓶矿泉水喝,又一想不到一个小时就回家了,能省就省些。
  上车把票买了,只走了几公里,手机又响了,她一看是儿子打来的,只听儿子问到“票买了没有”。
她高兴了,忙告诉把票退了又买了卧铺,这时又听儿子说到“不行,退了得提前买一天的”。
  这是商量好的时间啊,咋又是退票,又是重买,她纳闷了,出了一身虚汗,自己毕竟是个妇道人家,她拿不定主意,又是退又是买,她不知如何是好,班车不停的向前走着,她也苦苦的思索着。
  突然,她急中生智,慌忙向司机大喊“师傅停车,我把东西忘在县上了”。
  在一声急刹车中,她急急下车了,下车后,才记起没有让售票员退钱。
  她又急急忙忙赶到售票窗口,售票员刚准备下班,看到她又一次来了,以为她找错账了或把啥东西遗了,当听完这位妇女的叙述,售票员说到“你说的外时间,去重庆的硬座、卧铺前两天就卖完了” 她无奈地转身走了。
  售票员从窗口望着她远去的背影,长长叹了一口气说道:
  唉,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