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小说纵横 >

【王文琴小说】十七个未接来电

2021-10-14 10:32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李师是梁川煤矿的正式职工,前年退休。李师的媳妇叫柳妍,农村人,没有正式工作。以前她在梁川煤矿后勤上干过几年临时工,做单身职工宿舍楼道保洁员。根据国家相关政策,李师给他媳妇补交了四万多块钱的养老金。所以,李师媳妇现在也和正式退休一样,每月能领到退休工资。
  李师两口子人很勤快,退休了都闲不住。他俩同时在一家物业公司找了两份活干,李师看自行车棚,他媳妇打扫小区一栋楼的卫生。柳姨每天的工作内容是:早晨将责任区的卫生打扫一遍,包括路面和楼道卫生拖擦,下午路面保洁一次即可。下午保洁花费一个多小时,保洁完后,即可回家。柳姨每天下午保洁完,有充足的时间给她和老伴做晚饭。柳姨每天按时做饭,雷打不动。柳姨与李师,老来相伴,形影不离。
  李师有两个女儿,两个女儿都嫁出去。两个姑娘都嫁在城里,住在不同小区,离娘家都不远,时常过来看望父母。李师身边没留一个姑娘,反比留一个姑娘招倒插门女媳好些,不受女媳的气。
  前天下午四点钟,柳姨保洁完回到家,跟一位邻居大嫂相约去附近超市买点日用品。到超市后,恰好赶上超市搞活动促销大米。平时大米一斤5元,活动价一斤4.6元,每斤便宜0.4元,每人限购20斤,可以节省8元钱。所以大米摊点前很快排出长龙队,柳姨与同行的邻居也赶紧排队买米。
  当天下午6:10,李师按点回到家,发现冰锅冷灶,不见柳姨人。往常这个时候,柳姨已经将饭菜做好。李师一回来,柳姨马上端饭菜上桌开饭。他不知道老伴去哪里了?所以他给柳姨打了个电话,电话正常响铃,但无人接听。李师紧接着又重拨了一次电话,照样无人接听。当时柳姨在超市排队,人声鼎沸,手机在手提包里,柳姨压根没有听见。结果,李师以为柳姨出现了什么意外情况,难道她在路上晕倒了?还是怎么回事?李师于是接连给柳姨拨打电话,手机始终没有人接听。李师一时着急,一口气拨了十七个电话,还是没人接听。李师气急败坏,将手机摔到布艺沙发上,心乱如麻。
  缓了一会儿,李师相继给两个女儿打电话,问老伴是否到过她们家?两个女儿都回答母亲不曾来过。女儿问有什么事?李师见事情在没弄清楚之前,不想大惊小怪,神经兮兮。女儿均已成家,都有自己的家庭,一旦早早说出老伴找不见的情况,会联动到两个小家庭,两个女媳也都知道了。老伴说不定一会儿平安回家,他要是满世界宣布人找不见了,让两个女媳会小瞧他,认为长辈办事没有个稳重气,两个女媳会在心里笑话他这个丈人叔。两个女儿复问李师有什么事?李师假装平静地说:“没事,你妈下午出去锻炼,我见没有回来,随便问问。”
  柳姨排队半小时后,她和邻居都如愿以偿地买到特价米。柳姨与邻居拎着大米开心地往家走。超市离柳姨家不远,也就一站路的距离。还未到小区门口,柳姨就远远看见李师在小区大门外站着,焦躁地东张西望。
  走近,发现李师的脸色铁青,不对头。李师一看到老伴提着大米回来,紧张的表情,瞬间松弛下来。他快步迎上前去,接过老伴手中的大米,抱怨道:“你怎么不接电话?我给你打了那么多次,我都快担心死了!还以为你遇上什么事。”柳姨解释到:“我排队买米,人多嘈杂,根本没听见手机铃响。”她从手提包取出手机,一看,十七个未接来电。
  柳姨嗔怪地望着老伴笑了。李师此刻像个小孩子,表情有些不自然。柳姨细心地看到,李师的眼角明显因情绪激动涌出一滴豌豆大的泪滴,李师就像在集市走散的小孩子找到母亲时瞬间喜极而泣的情形。
  李师内心刚才所有的焦虑、担心、牵挂,在这一刻,尘埃落定。

作者简介:王文琴,韩城作协会员。系《现代作家文学》签约作家、编委。用文字记录生活。已发表散文、诗歌、短篇小说、专业类文章三百余篇。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