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小说纵横 >

【清风天渺小说】遗憾

2021-04-27 18:43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喂,急救中心吗?这边有人心脏病犯了。”魏大爷在拨打120。
  魏大爷抽空又给张强打电话:“强子,你娘送医院抢救了,你赶紧回来一趟。”
  张强跌跌撞撞地跑进太平间,院方负责人通知他:“老人突发心梗死亡。”
  他见“娘”身上蒙着白床单静静躺着:“娘,我不该让您一个人留在县城,娘啊!”他用手捶着头眼里充满了血,张强撕心的哭声让在场的人脚都站不稳。
  这时院方负责人提醒他:“需要你娘的身份证开死亡证明。”他疯也似的往家走,他的车速开得快100迈了。
  刚进家门,张强看到厨房里有个人影。“真倒霉,贼也来添乱。”张强头发都要竖起来了,他拿起凳子直奔厨房。进来一看他傻了眼,见他娘正在包饺子,张强一屁股坐在地上。
  他娘上前扶他:“强子,你咋一个人回来了?”
  他揉揉泪水未干的眼:“娘,您,您今天没出去吗?”张强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的左腿,疼得他一咧嘴。
  “没出去,晚上才去跳广场舞呢。” 娘看着他,眼神有点怪。
  张强一骨碌站起来:“娘,朋友找我有点急事,我还得出去一趟。”
  他娘望着张强的背影:“这孩子,今儿是咋了急三火四的。”
  张强跑下楼回到医院,院方负责人交给他半张照片:“这是死者留下的,她说是来寻亲的。”张强揣好那半张照片急得他一头雾水。
  第二天早晨,张强下楼要回省城上班时,见几个邻居在一起聊天,还不时笑着和他打招呼。他觉得人家在取笑他,张强一直没胆量把医院的事告诉娘。
  他怕娘说:“强子,你咋连亲娘都不认得呀。”这是扎在他心头最疼的刺。
  事情才过去两天魏大爷又打来电话:“强子,你娘下楼时崴了脚,我把她送到了医院。”
  张强听后很冷静,他开车先回了家,这次他却扑了空。
  病房里张强坐在娘的床边,他给娘揉着脚。他去给娘取冰袋冷敷时,恰好路过太平间,他又想起那个“娘”。
  回来后张强端详那半张发黄的照片,上面的小姑娘分明就是娘小时候的样子啊。
  他娘翻了一个身,目光也落到那半张照片上:“这是我的照片啊,谁给你的?”娘这么一问张强的头更大了。
  他娘说着从贴身的兜里也拿出半张发黄的照片:“这个是我双胞胎的妹妹,我们六岁时你姥爷死了,家里再也不起我们姐俩,你姥姥决定把我妹妹送到离家很远的地方寄养。我妹妹临走的那天,你姥姥起得很早。她把我妹妹洗得干干净净,给我妹妹穿上刚缝好的新衣裳,又帮我妹妹系好衣扣,梳好头扎上花头绳。我妹妹把新衣裳看了一遍又一遍,单纯地傻笑着。你姥姥跟我妹妹说了很多话,在她前额上吻了一口又一口。她把我们姐俩唯一的一张合影撕为两半,让妹妹拿着我的那一半,我拿着妹妹的那一半。”
  张强扶着娘坐起来活动活动腿,他娘喝了口水接着说:“后来远处传来马蹄声,那家的叔叔骑着马来到你姥姥家门口。那位叔叔给我俩每人分了几块软糖,当时你姥姥躲了起来了。那时我想如果你姥姥也在,那位叔叔也会给她一块软糖。我妹妹坐在那叔叔的马上,回头向我招手。我哭着追出老远,摔了几个跟头手都出了血,风中传来妹妹的叫姐姐的哭声。后来你姥姥把我叫回了家,她眼睛也肿了。你姥姥没收了我手里的软糖,她把软糖锁到掉了漆的柜子里,说等日后我们见面时再吃,那天晚上我和你姥姥的泪水湿透了枕头。”
  “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我总吵着去看妹妹,其实我多一半是为了那几块软糖。这一等就是半辈子,我不知道她过得咋样?你姥姥临终前一直嘱咐我找到我妹妹。如今柜子里的软糖早已发了霉,这半张相片也变成了黄色。我真不知道这辈子还能不能见到我妹妹,听说那户人家已搬了家。”张强娘叹了口气。
  张强瞪圆了迷茫的眼,他把两个半张照片拼在一起。
  他娘接过黏在一起的照片,泪水顺着照片的接缝滴下来,她忍不住小声哭了起来。
  “娘,您先别急,那个躺在太平间里的人或许就是您失散的妹妹。”他用轮椅推着娘往太平间走,讲述着他认错娘的经过。
  他们进入太平间,院方负责人揭开了蒙在张强那个“娘”脸上的白布。
  张强娘揉了揉发花的眼,她扑了过去:“我那苦命的妹妹啊,你还没见到姐咋就走啦?”
  张强娘用手拍着床,哭得失去了意识,她瘫倒在地上。张强扶起娘,他也成了泪人。
  这时魏大爷提着水果来找张强,魏大爷见状眼神里划满了问号:“强子,大爷对不住你,那天在火车站大爷认错人了。”
  “大爷,您没认错。”
  庄严的哀乐响起,殡仪馆里传来哭声。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