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小说纵横 >

【垚玥小说】看戏

2019-01-06 11:48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年底的河滩会分外热闹,商贩的吆喝声,人群的吵杂声,秦腔戏的吼声交织在一起,就像一支叫不出名的交响乐,嘈杂而又富有节奏。虽然前几天的一场大雪还未彻底融化,但却丝毫没有影响人们看戏的热情,特别是老年人。黄土高原上老一辈人对秦腔的热爱和痴迷,那是现在的年轻人无法体会的。在戏台下面的人群最前面,有一个年约七十的老大爷推着一辆轮椅,轮椅上坐着一个老大妈,又瘦又小,约么六十岁左右的样子。
  人群中窜出一个女人,她拍了拍大爷的肩膀大声喊道:“辛大爷,你又陪大妈来看戏啦!我刚还在咱村书记门口碰见柱子和他媳妇,他们是陪你们一起来的吧?柱子的轿车还就是快,这么早就到了。”辛大爷笑着点了点头。
  辛大爷是河滩会附近孝德村人,膝下有三个儿女,女儿远嫁他省,一年回不来几次。大儿子前几年得白血病过世,大媳妇带着孩子另嫁他人。现在家里就剩下了小儿子柱子。柱子一家住在面向南的新房里,他和辛大妈住在面向北的老房子里。平时虽是同锅吃饭,可几乎没有同桌吃过,辛大爷总是端些饭菜回老房子吃。
  今天早饭的时候,辛大爷对儿子说:“柱啊,今天有时间吗?带我和你妈去河滩会看看秦腔吧!”
  柱子正要张口说话,却感觉脚被人狠狠的踩了一下。他瞥眼一看,原来是他媳妇,她正目不转睛地瞪着自己。
“大大,妈那样能去吗?今年你们就不要去了吧!柱子还有事呢!”柱子媳妇边盛饭边答道。
“哦,忙就算了!”辛大爷似乎有些失望
  辛大爷刚出房门,柱子的手机响了。
“喂,全叔呀!有事吗?”
  离得有点远,手机的那边说什么辛大爷没听见。
“恩,全叔,我手机没电话了,等一下,我给你把电话回过去吧!”柱子挂断了电话。
“村书记找你啥事呀?”柱子媳妇问道。
“他老爸想去河滩会看秦腔,他家的车出了点问题,想让咱用车送送。”
“那快答应呀!”柱子媳妇连忙催促道。
“你不是给大大说我有事吗?”柱子故作为难的问道。
“你傻呀!送大大他们,车不烧油呀!现在油价那么高,看戏又不是啥正事。人家全书记让咱送那是看得起咱。村里今年的低保户不是快要上报了吗?给他说说让把咱加上,你看你大大和你妈两人每年低保可领不少钱呢!”
“恩,对,对呀!我现在就给全叔回电话。”柱子连声附和道。
“全叔,你一会儿收拾好了给我打电话吧!我媳妇也想去逛逛,正好同路。”
  柱子两口子说话的声音虽不大,可辛大爷却听得清清楚楚,句句都如针刺般扎在他的心上。
  老房子里传来辛大妈阵阵的呻吟声,辛大爷背过她偷偷抹了一把泪。岁月已让辛大爷处于崩溃的边缘,病榻上辛大妈的生命已进入了倒计时——癌症晚期,似乎一切都来得太突然,来不及反应, 甚至只是一个呼吸的瞬间,整个天空就灰暗了下来。辛大妈此生最爱秦腔,年轻的时候还时常喜欢吼上几声。如果今年不去河滩会看秦腔,恐怕以后再也没有机会了。她十四年前中风,做了开颅手术,不会走路,也不会自己吃饭,吃喝拉撒全靠辛大爷照顾。
“老婆子,来,我扶你吃点药,咱们去河滩会看秦腔!”辛大妈暗淡无神的眼睛似乎有了一丝光彩。中风瘫痪这么多年,辛大妈肌肉萎缩的已经不成人样,病痛折磨的她话也越来越少。有时候一整天除了呻吟声,一句话也没有。其实很多时候她都在极力的控制自己,只是常常力不从心。
  辛大爷给辛大妈吃了药,穿好鞋,先把她抱到三轮车上,给她腿上盖上棉被,戴上口罩和手套。再把已经准备好的馒头和热水瓶装进袋子,放在三轮车上。最后像往常一样把轮椅绑在三轮车后面。到了河滩会,辛大爷又小心翼翼的把辛大妈抱下三轮车放在轮椅上,虽然她骨瘦如柴,但是辛大爷抱得还是有些吃力,毕竟年龄大了,一年不如一年。
  正在辛大爷秦腔看的过瘾的时候,忽然听见人群中一阵骚动。
“刚才孝德村那个村书记出车祸了,听说开车的司机伤势挺严重的,已经被县医院救护车拉走了……”
“是呀!地上一大摊血呢!吓死人了!”
  辛大爷再也顾不上继续听下去了,赶忙将辛大妈抱到三轮车上,绑好轮椅骑车往医院赶。
  经过几个小时的抢救,柱子总算度过了危险期。柱子媳妇和全书记父子也只是不同程度的骨折,并无大碍。夜幕降临,辛大爷蹬着三轮车拉着辛大妈来来回回穿梭在家和医院的路上,住院需要的换洗衣物,生活用品,辛大爷跑了好几趟才拿齐。当辛大爷推着轮椅,提着饭盒站在柱子和柱子媳妇病床前的时候,这个手术台上都没有落泪的男人终于忍不住掉下了眼泪,柱子媳妇的眼眶也湿润了。
“大大,等我和柱子病好了,我们带你和妈去看戏!”柱子媳妇接过辛大爷手里的饭盒,饭盒里装着家里刚出锅的鸡汤,似乎有些哽咽的说。
“好,我们一起去看戏!”辛大爷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