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红叶无霜随笔】寒夜速写

2021-11-19 14:21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老天爷的事情,谁也说不清楚。太阳和云这对冤家,相互挤兑着,永远在争。
这个时候,云占据了主动。风是两边讨好,谁赢了跟谁,盖头换面的又叫寒风了。
咳嗽是种信号,健康迟到早退的更严重了。年轻人尚且能够抵挡,老人和孩子就不妙了,一不小心,命会丢掉。
浑浊的河水里,爱贪小便宜的鱼,替人背赃受累,贪污犯似的早已隐身它处。不要紧的是,通电、布网后就可以逮了。
趁着黑,工厂白天冒白烟的大烟囱,放心大胆又冒起黑烟,与夜色保持协调。
霓虹灯在任何时代,都自我感觉良好。
车辆的噪声,在睡眠的田野上奔跑。
牌桌上,一些正在掏空江山的手,不忘记掏空朋友。
洗浴中心,议价处理的屁股,急切的等待被人打包。
冒充精神富翁的吸毒者,为了一点感觉,爬开城市的肚脐,失去遮挡的下水道,暴露于散发腐败的味道。
广告完虚假的嘴,被酒商的化学制品犒劳的很惬意。
乱如团麻的心事,交给乱如团麻的网线,心心相印或者相扰。
无家可归的乞讨者,紧贴城市的墙根,牛皮癣一样无法去掉。
不甘寂寞的呐喊者,在歌楼封闭的包厢里歇斯底里,感觉如何自己知道。
十字路口,一个醉酒的汉子,拿空酒瓶子找电杆的麻烦,唐吉坷德一样胡闹。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