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小桥流水散文】老乡见老乡

2021-11-10 21:00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今天是八月份的第三个星期天,虽然天气仍然十分炎热,但早上还是比较凉快的。于是起个大早,草草吃点饭就骑着电瓶车去赶王桥,王桥又叫十八铺,位于妙境北路274号,是川沙区最大最全的菜场。
        菜场里有各种干货、蔬菜、肉制品、冻品、腌制品、水果等等。品种很多,东西很全,价格相对小店较便宜。特别是早上,人很多。但环境不太好,就像我们农村赶集的大市场。
        挤来挤去地在菜市场绕了一圈,却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买什么菜,今年的蔬菜不便宜,连大白萝卜都卖两块多,青青菜更贵,大都好几块一斤,舍不得买呀。最后就买了点土豆、白萝卜、芋头、水白菜,一块五花肉,今年这段时间猪肉到是较去年差不多便宜一半,十多块就能买到好点的。
       临街两边几乎全是水果摊,品种多,整条街从头到尾随便挑随便选,时令的、反季节的都有,想吃啥买啥。
        市场的桥头上有一块较大的停车场,但都是电瓶车、自行车、小三轮,汽车是进不去的,只能停在市场外的马路边上。正当要离开时,却看到了一个熟人迎面走来,她从上海回老家快两年了,今日突然遇见,着实有点惊讶!
        她也是刚刚买好菜准备离开,一见面便忙着打招呼,真是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她看上去比之前精神许多,还是那么爽朗。我手扶着电瓶车,她就站在我车旁,手里拎着几袋瓜果蔬菜,我们就这么聊,过了一会儿,她把手上拎的菜放到地上,大概是较重袋子把手勒痛了,嘴上边说手上边比划,我脚杆都站麻了,她还滔滔不绝,我只是偶尔附和一下,根本插不上嘴。
        她说话语气很平稳,但从她那闪忽不定的眼神可以看出,她经历过一些事,是个有故事的女人。
        原来,她从上海回去后正好赶上过年,本来这喜庆的日子却偏偏遇上了“新冠肺炎",于是封城、封村、封路……举国上下大部分人精力都投入到抗击疫情中,虽然居住在偏僻的山村,但还是不可避免的受到了影响,生产、生活都比较困难,没有收入,物价却飕飕地涨,带回去的钱根本不经花,尽管家里还有粮食、地里还有蔬菜,可油盐酱醋和其它生活用品是要花钱买的,心里虽然急,可疫情一时半会儿又控制不了,只好天天待在家里耗着。
      这时有人来取车,我干脆把车架起来,她也往旁边让让,换个姿势站着,继续着她的经历。内心再强大的人也是需要倾诉的,如若不然,那就是沒有找到聆听的人。一晃两个月、三个月、半年时间过去了,地里的庄稼该收的收了,该种的也种上了,可一直出不来。原本说回去就不再出来了,可就凭自已那家境,那靠天吃饭的自然条件,钱从哪里来呀?早知这样,当初就不该回去,好歹每月还能挣点。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熬下去,在惆怅中艰难的又渡过了漫长的一年。面对家庭的窘境,这漫长的一年真的是煎熬啊!
        ……
        交谈中,我才知道她是前两个月只身到的上海,同村的两个姐妹暂时出不来。之前因一直跟以前公司里的同事保持着联系,老板也觉得她人挺不错,一听说她还想回来,老板就直接打电话给她,还每月给她加二百块钱。所以说一个人,无能在哪,做事都要凭着良心实实在在,你做了,你的好,终归是有人记得的。
        我告诉她,你前面打工的经历我都写成了文字,既然你又再次进城了,我还准备写下去,因为写你的同时也是在写我自己。她说好啊,前面的我都看过了,这后面的,每写好一篇都必须先发给我哟,因为我是第一读者。说完,我们俩不约而同哈哈大笑起来。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