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李永红散文】 银杏林那边

2021-11-06 18:03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去年暮秋的一个周末,我和妻驾车散闲。
   我们顺沿黄观光路南行,不远处路边一片黄灿灿的银杏林,在瓦蓝瓦蓝的天空和膨松的像棉絮一样的白云映衬下,美的让人窒息,让人留恋。十多辆周末休闲的私家车扎堆在银杏林临路那边,一字形排开。
妻说,咱也下去看看吧。
  这片银杏林不大,约摸二、三百棵树的样子。灰褐色的树干笔直高挺,树冠或纺锤或伞形,树间枝枝相交,叶叶相望。金黄金黄的银杏叶颇有底气地炫耀最美的秋装,大大小小的树冠撑出了一片阴凉、一片美景,也撑出了一片好心情。清风掠过林稍,银杏叶响声哗哗啦啦,那是溪流滑过砾石、春蚕夜食桑叶、屋檐长落急雨,那是少女开心的喧笑,那是情人私语喁喁。脚下铺满落叶,踩在上面,金色地毯般的柔软轻盈瞬间在全身蔓延。更惊艳的是,头顶一片金黄,脚踩一片金黄,在金色的世界里,你成了格林童话中的青蛙王子、玫瑰公主、或快乐的汉斯----
     人们周末的悠闲和快乐在这里尽情挥洒:衣着时髦的几个年轻女子随心所欲玩自拍;一家老少几口人变着法逗挑三四岁的小男孩共享天伦;一群户外打扮的男男女女,叽叽喳喳交流户外爬山的苦辣酸甜;只有几个还拖着鼻涕的小男孩,跟在高过他们半头的两个小女孩屁股后边,在林子深处任性地跑来跑去,那开心的尖叫追逐声在银杏林上空久久回荡。
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汤显祖《牡丹亭》)。妻情不自禁惊叹:太美了!给我来几张。她不断地变换姿势:坐着、站着、靠树、举手、提腿,我频频按下手机快门,不愿辜负这美景良辰。
    银杏林对面路边南瓜地摊围了半圈人,摊主是一个三十岁模样的女子,我们借机和女子聊了起来。女摊主告诉我们,南瓜是自家地里种的,又绵又甜,好吃还不贵。今年种的南瓜产量高,东西不愁卖,一大堆南瓜一会就销的差不多了。她指着对面的银杏林说,这是我家的责任田。沿黄公路开通后,村上搞起了观光农业,公公和丈夫买了一批银杏苗子栽到地里,没想到长得这么快,还特别好看,一到节假日,带着家人或邀上三朋五友来看风景的人越来越多。你看,我在自家地头摆个南瓜摊也有了收入。
  女子的南瓜有的像胖长的葫芦,有的像娇小玲珑的草敦,他们抱团扎堆在路边,忧心忡忡地等待未来的新主人。妻子伸出大拇指,老练地在一个胖葫芦的南瓜上掐了两下,看样子是老南瓜。女子笑着说,我这南瓜蒸锅煮饭还绵还甜,卖的都是回头客,拿它没错!后来妻说,吃过的南瓜不少,只有银杏林边的胖葫芦南瓜最让人留恋,后悔当时只买了三两个,以后有机会,再去一趟银杏林,买它一大堆,也让亲朋好友尝尝。赠人玫瑰,手留余香么。
转眼间快一年了,妻时不时提起那片银杏林,提起银杏林边那个女子的葫芦南瓜。我们和那女子仅一面之缘,不知道她的名字和联系方式,只能再去那片银杏林边守株待兔。
这个有点可笑的想法居然付诸实施了。那天,送朋友去华山火车站赶高铁,返回途经那片银杏林。二十多天的秋雨在这一天好容易收住脚。不知是雨脚收得太快,还是太阳来不及准备,早晨的天气扭扭捏捏不晴不阴,像一个空洞的眼神、或一张没有表情的脸,谜一样让人难猜。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土腥味。雨水多次冲刷的银杏林浑身上下湿漉漉的,眼巴巴等待太阳温柔的抚摸。杏叶亮绿泛黄,远没有完成草绿到金黄的华丽转身,可能想把惊艳的金黄留给深秋的某个蓝天白云。
  银杏林边没有停靠的车辆,更没有期待的那个南瓜摊摊。我们便向不远处地头撑着一顶红色遮阳棚的冬枣摊打听。摊主是一对六十多岁的农民夫妇。女摊主说,见过几回,她卖的还不是新品种,我们这儿务南瓜的不多,过了前面的大桥,新品种南瓜一大片一大片,叫什么一品香,个头不大圆圆的,黑皮,吃起来绵甜绵甜的,今年红卖的火。妻对我说,我在超市买过,只是不知道名字,疙疙瘩瘩的皮,还是没有胖葫芦南瓜好吃。
男摊主个不高,瘦黑,额头和眼角跳跃着或深或浅长短不一的皱纹,岁月的沧桑过滤了年轻时的精明。一头短发白多黑少,眼神中溢满了和善与包容。老人复姓上官,祖籍本地人,父辈早年移民到蒲城,三十多年前他们又迁回老家,先是落户在库区一个叫上官庄的村,后来又般迁到现住的村。他告诉我们,两个孩子大学毕业后,在外地都找到工作成了家有了孩子,他们老两口在家留守。这些年,村上兴起建冬枣大棚,他们趁自己腿脚还算硬棒,也在自家两块地里扣了几个冷棚,除了环割、下枣忙不过来时雇几天帮工,平时都是他们老两口忙活,每年的收入还不错,生活上根本不用向儿女开口。
  走进他的冬枣棚,棚内枝繁叶茂,密密匝匝的冬枣绿中泛白,白中挂红。更有不少枣暮绿中泛着青光。他说,今年雨水太多,棚里温度上不去,枣熟得慢,往年到这个时候已经空棚。你看,现在我棚里的这些枣还在找客。我问他今年收成怎么样。他说,枣价比不上去年,不过好在产量还不错,一亩差不多也能收入个万把块。女摊主接着说,我们响应政府号召,不打膨大剂,农药也用的少,枣个头不太大,但个个匀称红度高,入口既脆又甜-----咱不能为多卖点钱,降低冬枣品质,倒家乡冬枣的牌子。男摊主指着筐里红红绿绿的冬枣说,自家地里的东西,随便尝,买不买也不要紧。
   回家的路上,云开日出,秋阳暖背,是期待中的好天气。妻说,咱今天是守了“株”没待到“兔”。没买到上次的南瓜,妻多少有些遗憾。窗外,无垠的深绿色地毯一样迎面扑来的红萝卜地让人目不暇接;那边,大片翠绿中泛着金 黄的红薯叶在阳光下展露成熟的身段,期待破土时青睐的目光;这边,白花花的冬枣大棚膨胀着枣农的腰包,在这段观光路上,你收获的不仅仅是眼前的美景和悠闲,更被不断涌动的生机所感动、所震撼。
  就在本文刚要画句号时,妻说,洛河好像涨了,桥两边的玉米地里都见了水。她的话让我一丝隐隐不安。今年天气小姑娘一样任性,一会阴,一会晴,一会小雨转多云,一会大雨倾盆。黑云压顶、风雨欲来,你带了雨伞或披了雨衣要未雨绸缪,结果很快云开日出,似乎和你开了个不尴不尬的玩笑。出门时还是云多空晴,一抬头北边却蹿上来一大块乌云,忽而裹挟一股狂风,地上落叶腾空翻转,大树小树疯狂起舞,紧接着雨点噼里啪啦砸下来,暴雨如注,豆大的雨点打得人头皮发麻,激得人睁不开眼,慌乱的人群大呼小叫,性急的车辆喇叭乱鸣,一切都那么猝不及防-----果不其然,那天才晴了多半天,第二天开始又是阴雨连连。几天后的下午,一条洪水淹没大片农田的视频在朋友圈爆屏。
  多年不遇的持续降雨,河水漫槽,洪水肆虐,全县十几个行政村近五十万亩待收的庄稼被淹,多条道路、电力、通讯基础设施受损,两万多群众被紧急转移,二十余万群众受灾。前段时间我们路过的街道和逗留的那片银杏林如今一片汪洋。银杏林那边,大片的大棚淹没在浑浊的洪水里,只露出一溜白花花的头。一位六十岁左右的农民在齐腰深的洪水里曳着漂在水上的篮子抢收大棚冬枣的视频戳疼了无数人的神经。
一个阴雨天的早晨,雾色迷蒙,冷风嗖嗖。巷道里忽然飘来一声紧一声的吆喝声,冬枣,十元三袋----冬枣,十元三袋。听口音应该是本地妇女,声音嘶哑而疲惫。我似乎看到那个在齐腰深黄泥水中抢收冬枣的枣农,心里不由地一紧。妻说,赶紧下去多买些枣,不到难处谁会这么冷的天出门。谁知我刚下楼,吆喝声已在巷口急急的消失,一如她匆匆的来。
  在大灾大难面前,党委政府精心组织,干群携手,转移灾民,安置群众,抢险救灾。党员干部义无反顾冲在第一线,职能部门尽职尽责加班加点,兄弟市县施以援手雪中送炭,社会各界踊跃捐款捐物,上下齐动,帮助群众生产自救,重建家园。一笔笔数额不等的捐款来自四面八方,一宗宗急需物资小到几箱馒头面包大到数千棉被衣物承载着对受灾群众的美好祝愿纷至沓来,众志成城汇聚起的这股暖流,让即将来临的冬天不再寒冷,让银杏林那边大片的农田,和生活在这片热土上像南瓜女子冬枣老人一样的所有群众,蓬勃新的生机新的希望。正如那首火了很久的歌里所唱:阳光总在风雨后,请相信有彩虹,风风雨雨都接受,我一直会在你左右。
 
作 者 简 介:
笔名:走天涯 ,本名:李永红。男,汉族,中共党员,大学专科文化。当过教师、公务员,曾担任县报副刊编辑、报社编辑部主任、宣传部门办公室负责人、军休服务管理机构主要负责人。从事新闻宣传工作十余年,在省、市主要新闻媒体发表消息、通讯等新闻稿件一百余篇,多次荣获市级以上新闻大奖。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