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笑君散文】合肥有个小三亚

2021-10-18 13:44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偶然间,听说合肥有个小三亚。有些不信,更有些吃惊。合肥是内陆城市,离海离江……
即便,我没有去过三亚,却也知道三亚应该是个什么样子。
三亚,古称崖州,别称鹿城,地处海南岛的最南端。因其具有热带海滨的独特风景,人称“东方夏威夷”,是著名的旅游城市。
忘了一样,合肥有个巢湖嘛。可是,巢湖能跟三亚面对的汪洋大海相媲美吗?还别说,就有人以不同凡响的气魄与胸襟,把巢湖比作大海,在“大海”的边上建了一个“云水湾”,还斗胆称作“小三亚”!
为了一探虚实,辛丑年的中秋前夕,我乘上旅行团的大巴,从合肥市区出发,不足一个小时,便到了。
所谓的小三亚——云水湾,就驻足在长临河镇与黄蔍镇的交界处,距合肥市区不到50公里的巢湖岸边。我曾几次开车从此经过,只是没有注意到这个所在而已。
其实,这是一家商业机构投资开发的一个住宅小区。特别之处,在于这个庞大的建筑群落,如同一步妙棋,被摁在巢湖北岸那个“凹”字形的大湾里。靠北是耸入云端的高层,中间是可以仰望的小高层,临湖涉水之处则是只有二到三层的别墅。整个院落,与湖与水,紧密相连,错落有致,自然形成一道风景。
云水湾,不仅是个名字,还有着更深层次的含义。云蒸霞蔚,烟波浩渺。衔水而生,濒水而存。云也,水也,都在一个大湾里酿着,岂不妙哉!
不难看出,商家的着眼点,设计师的思路,都在这个“湾”字上。
这一“湾”,依傍着一汪碧水,还有一面郁郁葱葱的水岸之坡。坡不长,差不多1000米的幅面,纵深大约300米。没有开发之前,定是荒芜一片,乱石横陈,杂草丛生。不过,被改造过的新坡就是另一番景象了。
从云水湾的大门处,依次到湖边,分组、分段地修成了台阶状的通道。有或圆或方的休闲平台,有高低不等的连绵阶梯,有分隔的栅栏、女儿墙,还有绿化的草坪、花木、竹林。在距离水岸线约50米之处,平添了一片有两三个篮球场那么大的沙滩。沙是赭色的,很细,很均匀,可供运动者蹦跳,也可供游人踩踏、玩耍。
沙滩的东面,是大片的草坪。临水处,有几个通透的亭子供游人休憩聊天,也为“驴友”们解决了“到此一游”所需要的场景。沙滩的西侧,有一片树林。林子里树木不多,仅能遮挡东方射来的缕缕阳光。树下,安置了几只用木头制作的椅子。没有椅子的地方,则有几块大石头分散地躺在树根底下。不用说,这里是游人观湖赏月的最佳之地。
我从沙滩上走来,把身体置放在一块毛石上,几丛小草垫在脚底,像一片轻柔地毯子,很是舒服。阳光铺在树叶子的上面,时不时地将点点金辉洒在我的脸上、身上,似在激励着我的情愫,令身心时刻都在兴奋之中。风一阵阵地掠过湖面,触摸着浪峰,吹到了树林里。风,很柔和,也很清爽,牵扯着我的衣襟,也缭乱了我的头发,倒使人满身的轻松,更有心旷神怡的感觉。
我定定地坐了下来,放眼向远处望去。阳光下的湖面,没有多大的浪,却蒸腾着层层的雾。雾,像山坳里的烟,像天边的云,似浓欲淡,交错堆砌,既看不清水的真实景色,也看不透雾的立体氛围,更分辨不清水与雾的差别在哪里,只能感觉那最苍茫的地方便是水天之界。
目光所及之处,还能看到几艘船,却不知道是什么船。从外观的大体轮廓,以及静止不动的状态看,应该是水中吸沙清理航道的作业船。湖中间,隐隐约约的像是有座山,却不是青山,只是浪涛中一个固定的黑点。无论是船,也无论是山,那立定的形象,让人感知到“她在水中央”的真正含义。
看雾,看水,看船,对于我这个常年生活在都市里的人来说,很新鲜,也很刺激。但是……
我把目光移向沙滩,呵呵,什么时候人多了,多到一岸都是人。沙滩上,有人脱下了鞋子,在互相追逐着。还有人抓起一把沙子,在砸着玩呢。只不过,沙子是不听话的,砸不着人,倒随风扬起,眯着眼睛了。有意思的是,无人反感,却引发了阵阵的笑声。
再看亭子处,男男女女,一个个,一群群,搔首弄姿,追风引蝶,与天留影,与水争名,仿佛不记录些东西,岁月就真的流逝不再了。
看着,看着,思绪却漂移了起来。眼前的巢湖,似乎又回到了曾经的巢州,街市分明,巷道纵横,人头攒动,物阜民丰,岁月峥嵘。
巢湖这一区域,乃“吴头楚尾”之地。自“成汤放桀于南巢”始,便与战争结下了不解之缘。吴楚争雄,撼动姥山。魏王征吴,涛声依旧。宋金对峙,龟隐寒潭……1949年,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过大江,巢湖是南下的通道,也是水上练兵和船只集结的重要之地。千百年来,舟楫连樯,竞相驰骋,何等悲壮!
唐代文学家刘禹锡在《陋室铭》中说:“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不得不佩服啇人的眼光与胆略,利用巢湖的一色水天,一湾波涛,一脉清风,营造了一处清爽宜人的云水湾。
三亚之美,在于天涯海角,水阔云白,骄阳似火,椰林浩瀚,是不可复制的独特风光。
合肥巢湖一角的“小三亚”,不及三亚的壮美与高远。倒也有水,有沙滩,有绿树,有轻风,更有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