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陈耀光随笔】妈妈,我快崩溃了

2021-07-25 12:59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读小学二年级的孙子,平日家庭作业并不多。
     那天是个例外,语文老师要求孩子们,听写本学期所学过的全部生词。这个任务是分两次布置的。课堂上布置听写的生词,孙子晚饭前就完成了。听写全部生词,说是老师通过家长微信群提的要求。说是次日要考全部生词,分数将计入期末考成绩。
我散步回来近九点了,见媳妇还在给他儿子听写。因她们住在另处,还有些路程,我说:“你先走吧”,于是自己接下了帮孙子听写的任务。
     孙子说:“爷爷,任务加码了。妈妈说老师要求今晚听写全部生词。”
    “你听写到哪里了?”
    “这里,第十三课。”孙子指给我看。
    “你才做了一半,还有一百多个生词要听写呢,咱们得抓紧。”
    “今晚别想睡了,我得写到半夜。”孙子道。一个八岁孩子,哪么能让他搞到半夜三更呢,我想抓紧些,早点听写完,孙子就不用太熬夜了。“愿意、吃惊、难为情……”我有节奏地用较快的速度唸生词。
     孙子仔细听,认真书写。他时而低头写得很快,时而仰头眨巴着眼睛,偶尔他说“下一个”,但更多的时候他是说“我还没有写完呢”。多数生词,仅两个字,怎么要写那么久?原来一是因为我不想让孙子熬夜,“加速度”了,没等他写完,又唸下一个生词。二是因为他的“自我加码”,对自己不太会写的生词,他会强令自己写十遍八遍、有的甚至写几十遍。“永远”的“永”字,左边他常写成“冰”字的两点,被我纠错后,他居然强迫自己一口气书写了五十遍之多。我说写一二十遍足矣,他却说,这个字他常写错,一定要罚自己写五十遍,不然记不住。
     这种透着认真和执拗的傻劲,呆萌、好笑,我暗自欣赏,但他的死心眼和“愚顽不化”也让我气晕。书写的遍数多,进度就慢了,不知不觉就夜里十一点了。
    “很晚了,还是先睡觉吧”,见孙子一边说“下一个”,一边打哈欠,我跟他商量。
    “不行!今天一定要写完。”孙子那口气,是没有商量余地的。
    “那就要改进方法。要不,真要写到下半夜了”
    “怎么改进方法?”孙子问。
    “这样,爷爷唸的生词,你一听就会的,只写一遍,需要仰头眨眼想一想才会的写两遍,需要我提示才会的写三遍,这样进度不就快了嘛。”
孙子说:“不,写得太少,我记不住。你说的,我乘以二”, 小家伙许多事都有自己的想法,有时还挺固执的,这事就依了他吧。再说纸在他的笔下,笔在他的手上,我也只能任其“独断专行”了。
     各退一步,我和孙子达成了折中方案。
     明亮的灯光下,我戴着老花镜继续唸生词,孙子依旧歪着头认真听写……
     夜越来越深,瞌睡虫出来袭扰,孙子频频打哈欠,不时揉眼睛。继续听写,他显然是强打精神,尽力而为、努力坚持。即使没剩下几个生词,我也不忍心让小孙子哈欠连连继续坚持,再次劝说:“只有十来个生词了,明天早上一会儿就听写完了。你太困了,现在我们都睡觉去。”
    “不,我不睡!”孙子把头摇得像货郎鼓似的说。
    “不睡也得睡,爷爷不给你唸生词了,看你怎么听写”,我放下了语文书。
     听我这么说,孙子急了:“爷爷,真的不行。今天没复习的内容,明天考到了,我不会就糟糕了。”他一边说,一边垛脚、踢腿,一不小心,用力过猛,人就出溜到桌子底下了,他仰面朝天躺在了地板上。
     孙子已经连续趴在桌子上三个多小时了,看见他不时转动着脖子和紧握铅笔的小手,我知道他很累了,脖子和小胳膊、手腕也酸了。但他为考试、为好成绩在困倦、疲劳和烦腻中强令自己坚持、再坚持。
    “起来吧”我将孙子从地上扶起,墙上的挂钟,长、短针都快靠向十二点。
    “爷爷,既然没几个生词了,就更要继续完成作业。”孙子说的也有道理,我终究还是没能把他劝上床,爷孙俩继续这夜半听写。
     过了几分钟,孙子问:“爷爷,快完了吧?”
    “还有两、三个生词。”
    “ye!太好了”,孙子高兴得伸出双臂叫道,同时催我:“下一个”。
    “下一个是:害怕”。
     孙子听完,先是楞了一会儿,然后“哇!”的一声大哭。
    “怎么回事?不哭,不哭….”,孙子不理睬我的安慰,哭,仍旧哭,大声地哭。
    “写吧,快写吧,一会儿就完了”我不知其然,小心地哄着他。
    “这个害字真是害人啦,我想不起来怎么写了,呜…..”。孙子本来一直耐着性子,克服困难,想完成作业,知道只剩下几个字的时候,他以为大功就要告成了,却没想到这个害字,竟成了最后的拦路虎。这一刻,疲倦、困乏、痛苦、委屈和遗憾一起袭来,他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在我的安抚下,孙子很快平复了情绪,经我简要提示,“害”字也不是拦路虎了。
     孙子的任务完成了,皆大欢喜,大家可以安睡了。孙子刚躺下,旋即起身说想起一件事,得找妈妈。他用我的手机跟他妈妈视频说:“妈妈,生词我全部听写完了….但是,我大哭了一场….因为刚才我快要崩溃了…”不知道他妈妈是怎么安慰、鼓励的,我只知道小孙子结束视频时,很高兴地对他妈妈说:“嗯,好的。妈妈晚安!”
     晚安!是的,夜已深了,愿我的小孙子晚安!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