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小桥流水散文】求生者

2019-12-07 17:32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从教授家回来,牛二嫂的心理好受多了。
         牛二嫂每天还像以往一样的早出晚归,里里外外,楼上楼下,无微不至;可学校毕竟不同于其它商务楼,学校是神圣的殿堂,老师们都很清高,大学生们的家庭太多非富即贵,阿姨们的头早已低到了尘埃里。
        牛二嫂自从调到学校来,没多久她就感受到了学校工作的难度,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学校方面脏、乱、差。学校的卫生特别是厕所很脏,厕所几乎成了学生吸烟的固定场所。他们蹲在大便池间吞云吐雾,鼻涕、口痰吐在地板砖上,加上烟灰、烟头,眼睛看得见的前面,被尿一冲,你不用到现场,闭着眼睛都可以想象得到那污秽不堪的场景,还有看不见的后面,屎总是拉在板板上,手纸一大团一大团的扔在便池里,走时还不冲厕所,一大坨屎加上大团的手纸,很多时候,便池就是这样被堵上的。阿姨们是弯着腰,低着头,眼睛盯着那大坨的屎,还有黄黄的尿,胃里早已是翻江倒海了。小便池里也是烟头、手纸,面盆台面上也是一团一团的纸,还有那五颜六色的颜料(因为是艺术学校,广告颜料很多),不时弄得面盆、台面上花花绿绿的,洗个手弄得镜面,地板上到处都是水,脚一走一串脚印,学生前面走,阿姨们拿着拖把跟在后面一直拖,一直拖……
       第二,学校的管理比较乱。学校有食堂,但大多老师是不会坐在食堂里吃饭的,他们会打包带到楼上力公室去吃,也许这样更能体现出老师的不一般,毕竟老师们不是教授、副教授,就是讲师级的人;有的师生不吃食堂点外卖,有些盒饭才拨弄一两口,不好吃,不合味口,便扔掉了,这样一餐下来,干垃圾、湿垃圾,不一会儿便装满了大垃圾桶,卫生间的面台上常常堆着高高的一摞碗。几块钱一瓶的水、饮料,喝一半,有的才开瓶喝了一两口就扔了,对他们来说,好像几块钱就不是钱似的,有的学生是不管自己喝与不喝,只要别的学生买一瓶他也要买一瓶,有钱就是这么任性。
        那些喝咖啡、可乐、奶制品的人,是阿姨们最讨厌的,他们一开瓶,那地板上准是一滩一滩的水,黑黑的还粘脚,过道上教室里你总也拖不干净,至于阿姨们的劳动成果,少有人尊重,在他们眼里,“你们就是扫地的,我不扔你们扫什么呢?”
        由于是艺术学校,学生都是艺体生,教室里经常有废弃的艺术品,泡沫板、纸板、木板等等扔到垃圾桶旁,更有满地的胶水,阿姨们是跪在地板上用铲刀,百洁布一点一点的铲,一点一点的擦……尽管如此,阿姨们还是经常被投诉,不是这没做好就是那没做好;第三是差。思想品德差、素质差。这些从农村来的人,历尽风霜,脸上早已写满了沧桑。在有着高贵血统的人面前,很是卑微,尽管小心翼翼,处处讨好,但大多还是热脸贴了冷屁股……
       第二个方面是保洁队伍的素质差,不稳定。这也是牛二嫂最头痛的事。由于招来的阿姨们几乎都是六、七十年代的人,都经历过苦难的日子,小农意识早已根深蒂固,为了卖点废纸板、塑料瓶,有人甚至不辞辛劳从几千里远的老家带杆秤到上海,生怕收废品的人少斤短两坑了她。她们会在卖废品的时候一直地叨叨,“别个废品站是多少钱一斤,你才给这个价,太少了",踮起脚看人家秤称够了没有,有没有少称,但最终还是沒有占到什么便宜。
        她们会不厌其烦地在牛二嫂面前没完没了地唠叨、抱怨,说工资太少、活太脏、太累……他们会到处找老乡,找亲戚帮忙打听,看看哪儿有工资高活又轻松的工作,她们就像街边卖菜的大爷大妈斤斤计较,但又从来不从自身找问题,年龄大、沒文化、工作不主动、总想占点小便宜。东西没了找领班,连拖把洗不干净也要找领班,认为自己是在给领班,给老板打工……
        这个团队不稳定,经常有人跳槽,随时都在招工。这不,三楼的阿姨才来做了几天,又要走了。这个来做几天,那个来做几天,走马灯似的换人,弄得牛二嫂这个领班早已焦头烂额,精疲力尽。
       保洁工的工资低,是因为进这个团队门槛低,不需要高学历,不需要什么技术,也不需要你有多年轻漂亮,但是随着物价的不断上涨(猪肉都卖到三十几块一斤了),在上海生活成本越来越高,三千块钱左右的工,除了吃住几乎没有什么余钱,好些人撑不到年底,便早早地离开城市回农村老家了。
        牛二嫂及她的两个老乡,看着瘪瘪的钱包,在家人的催促下,也终于鼓起勇气,准备在大寒来临之前卷起铺盖卷,随着返乡的人潮,踏上回家的列车……
                   2019.12.01上海

作者简介:任朝鹏,男。网名:小桥流水,四川绵阳人,中共党员。《西部文学》签约作家。《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签约作家。文字散见于《西部文学》、《精短小说》、《大渡河》、《江山文学》等期刊及其他一些文学网站。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