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静水深深散文】忙年儿

2019-02-12 11:21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小孩儿小孩儿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只要一看到这句话就想起小时候的年来。记得我小的时候,过年可是一件非常隆重的事儿。
       那时的农村里,一入腊月就开始忙年儿了!因为那时候,生活条件很艰苦,吃的东西很单一。一个冬天,几乎都是吃咸菜和葱蘸大酱,偶尔熬一次白菜粉条,吃过之后,还要念叨很长时间。吃肉也只有过年的时候,才可以多。过年最神圣的梦想,就是可以吃猪肉馅的饺子,穿洋布做的新衣了!
      农村里忙年儿,是从烙年馍开始的。那时候,家家户户都要烙年馍、蒸豆包、菜包,还有一种白面的上面顶着红枣的花卷。蒸菜包的菜,一般都是干的萝卜叶和老的白菜叶,再加一点鲜萝卜。过水之后剁碎了,再半机械半人工地挤去多余的水分,然后加上调料面、猪油、碎粉条,用发好的面包了上锅蒸熟,出锅后热气腾腾的,吃着可香呢。       因为冬天比较冷,过年烙的膜、包子也多,晾凉了放到很大的陶缸里,一般都要吃到二月二,这年才算是过完了。玉米面做的豆包容易长白毛,奶奶就哄我们说,长了毛的豆包是出汗了,会越发地好吃。然后就把这些长了白毛的豆包,再上锅蒸一遍。很多时候,那豆包都长了白毛长黑毛,却依然舍不得扔掉,到后来发酵后做成了一年四季饭桌上不断的甜面酱了。
       记忆中最难忘的是不仅家家户户都忙年,连生产队里也跟着忙年。队长选派青壮年劳力漏粉条:(也有做豆腐的)漏粉条是一门技术活,掌握不好火候就会跑芡。一般从一入冬就开始了,先是支起一口特别大的锅,然后把秋天准备好的红薯粉,调成糊状,盛到漏粉条的漏斗里,锅里的水要烧得滚开,然后几个青壮年的小伙子,轮流抖动那个漏斗,粉条就慢慢地漏到开水锅里了。一边漏粉条,一边有人把煮熟的粉条,捞出来,用棍子挂起来,一排一排,放到外面冷冻,最后再风干打捆,分到各家各户。
       俗话说:三祭灶四扫屋,五蒸馍馍六杀猪。其实这前边都要冠以‘腊月二十’才对。
到了腊月二十几,就开始杀猪宰牛了。宰牛的场面我没有见过,但杀猪的场面,我还是见过的。也是先支起一口特别大的锅,把水烧开了。然后几个人一起把猪杀死,在腿上割开一个小口,向里边吹气,当整个猪都鼓胀起来时,用开水烫了,去毛,开膛破肚,非常血腥的场面。我因为胆子小,只远远地看。到了晚上,小孩子大都会在胶质的猪蹄甲里,放一点猪油再做一个灯芯,点起来举着到处跑!那时候,觉得一看到这样的灯火,年就来了,就可以吃肉了!心里的那种欢欣雀跃,真的是不可言喻啊!
       现在好多人都说,过年越来越没有年味了。细细想来,主要还是现在生活好了,不渴望过年吃肉,也不渴望过年穿新衣了;而且,玉米面馍也不用烙那么多,偶尔买些现成的,也就不用那么大张旗鼓地忙年了,年味儿自然就淡了很多。不过那时虽然过得忙些,可的确真有意义呀!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