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郭西安随笔】灯下走笔 一一不谈文学

2019-02-08 18:05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春节期间禁止在城市燃放烟花爆竹,利弊得失不谈,可有一点是庆幸的,那就是在喧闹喜庆一天后,可静卧在床头,想想有趣的甚至于无聊的任何一个时间节点的事情。
    1970年上初中时,我通过不同方式读了几本小说。突然有一天竟然异想天开想自己写写东西。那时家里经济条件充其量算作一般,转弯抹角找了许多借口,分几次给母亲要了几元钱,订了一份巜人民文学》。暑假,其他小朋友在院子疯玩,自己象做贼似的用了一周时间,把一篇课堂作文改头换面,添枝加叶改写一遍。在揉了几张纸后,终于有了一张自己认为比较满意的,然后按照杂志上的地址小心翼翼地写好信封,又趁着中午人少时来到邮局,买了邮票,用挂号信把信寄出去,长吁一口气。回家的路上心里又激动,又觉得象干着一件见不得人的事情,生怕别人看出点什么。
   后半个假期整个人是在焦虑且充满希望的等待中度过,不知道结果是什么,又不能与任何人交流。已经记不清隔了多长时间,收到编辑部来信了,用剪刀细心地剪开信封,生怕损害里面什么东西。回信是巜人民文学》杂志社制式公文便笺,手写钢笔字,工工整整,信中语言内容婉转,是几句鼓励的话,自己也明白什么意思,稿件未被采用既在意料之中也在意料之外。一个人躲在房间里把那不多的几行字反复默念着。过了好长时间,心情才从激动兴奋中慢慢平静下来。那封信一直保存着,时不时看一下,每看一次就兴奋一次,以至于有了更大的憧憬,相信终会有一天自己写的东西会变成铅印的文章。再后来,一次洪水淹没整个家属院,写作念头与那封信一块失去啦。在后来的          下乡、长期行政工作日了里,偶尔想起那封信,泛起过小小的冲动,但一直再没机会写过什么叫文学的东西。
      感谢这个突飞猛进、日新月异的时代,自有了智能手机,入睡前,起床后,把白天看到的,晚上想到的,甚至于奇思怪想通过微信写出来(现在仍然在电脑上操作不了,手机编辑等功能掌握可以说得心应手啦),发至朋友圈。一个偶然的机会,几首自由诗、随笔被几个文学平台刋用(征得本人同意的)。哈哈,是不是自己的文学梦又开始做上啦!加之现在自由支配时间更多,那就写吧,也不知能不能算文学作品,自己高兴,文学杂志、平台喜欢用就行。几年下来,省内外包括《三秦都市报》、巜西部文学》等一些规范管理的文学刋物及媒体平台已经采用自己原创诗歌、散文超过五百首(篇)。
     自己确实没有听过一节关于文学的课,没有喝过一滴关于文学的墨水,只是常常会梦到那早已不存在的《人民文学》编辑部的回信。
     文学依然神圣。文学大门依然向所有人敞开着,文学的门槛也依然向所有人设置着,但只要你有梦想,就可以跨越这道门槛,探索文学殿堂里的神秘和精彩。

作  者  简   介:
郭西安(陶然国),祖籍豫北平原,出生长安。煤城铜川漆水河畔度过学生时光。七十年代初响应伟大号召,下乡插队在关中以北延安以南,三年届满,进入师范,走上了讲案。贵人相携,辗转重回古城西安,同事戏言,圆了你名字的缘。供职省级教育行政部门,承蒙组织培养,做了不小的七品官。时值华甲,即释然归田。静心看看走过的路,虽无大为,问心无愧,苦涩也有甜,更多的是平淡。惟四世同堂,梦里喜上眉尖。西部文学是我新的家园,虽才识疏浅,不求其他,只望真实自然。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