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罗爽】窗花,开在新年里的祝福花

2019-02-03 21:42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窗花,开在新年里的祝福花
                     
文:罗凤霜
 
    要说寻找乡愁记忆,便是贴在窗户上的剪纸“窗花”。在华夏大地,窗花它该算是一种特殊的文化符了!
    小时候,我们农村大都住土坯房,南面开窗,窗子不大,窗棂一般都是用木条做成的格子形状,窗棂成为一方小天地。在玻璃窗还没有进入农家的年代,春夏秋三季,大多数人家的窗子是空的,只用纸把窗子的下半截糊起来,既能遮挡生活的隐私,又能透进新鲜空气。到了冬天,家家户户都习惯把整个窗子用报纸或白纸糊起来。寒风一吹,纸就瑟瑟战栗,发出蚊蝇般“嗡嗡”鸣叫的声音。久而久之,纸会被山风扯开小口子,随之,小口子会越扯越大,甚至到了褴褛不堪。
     为了抵御寒风,使家更暖和更温馨些,整天忙碌的母亲就把糊窗户的重任派给比我大十五岁的姐姐。姐姐糊窗户总是别出心裁,她在白纸上贴些千奇百怪的窗花。这样,窗户既隔风又保暖还特别漂亮,也显得特别明亮干净,村里人直夸姐姐心灵手巧。
    姐姐爱剪窗花。她的这手绝活是从远方亲戚巧姑那儿学的。
    比我大十五岁的姐姐,她白皙水嫩的皮肤,大大的眼睛,梳着两根长长的黑辫子,纤纤瘦腰,在十里八村真算得上数一数二的俊妹子,她特爱美。冬天一到,姐姐会到村里的供销社里,买回几张红纸粉纸,还有绿纸,剪成各种各样漂亮的窗花,她先从里面贴一张白纸,再把她那些漂亮的窗花有规律地贴在用木头做成的,四四方方,二十五个大方格子上。
    记忆里,大雪纷飞的冬天,姐姐叫来村和她要好的几个姑娘,盘腿坐在热炕上,铺开一张大红纸,对折了又对折,手握剪刀,用她那水灵灵的双眼,仔细地揣摩。然后,哼起《白毛女》插曲或好听的歌谣,剪刀一路蜿蜒曲折,回绕旋转,随着碎纸屑不断落地,再把红纸打开时,一幅漂亮的红双喜字就剪出来了,接着又剪出大红公鸡,取“双喜临门”和“大吉大利”之意。怎么贴这红双喜也挺讲究。姐姐先把往年已经泛黄的窗户纸和窗花一点点撕掉,然后用鞋刷子细心刷掉窗户格子上的尘土,再用湿抹布把窗棂格擦得一尘不染,然后在擦拭一新的窗户贴上洁白的纸,屋子顿时亮堂起来。接着用小火熬的黏黏的糨糊把红双喜贴在窗户正中央,站在远处端详半天,直到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有很多邻居不会剪窗花,就买来红纸请巧手的姐姐帮她们剪。姐姐也乐意展示自己的手艺,等一个个窗花剪好后,邻居们喜不自胜地拿着窗花回家,把一个个的漂亮窗花贴上,然后满意地等待着新年的到来。
    我最喜欢的就是姐姐用红纸粉纸剪成各种花朵的形状,然后用绿纸剪成叶子或枝条,把这些花朵叶子剪好后,用浆糊把它们一一都分别链接贴在窗户上,这样一株完整的花形就出现在了窗户上。她再在花的周围再贴些小动物,一个完美的童话世界就展现在了我的面前。那时候,我只有四五岁,站在窗户前,看着那一幅幅色彩缤纷,栩栩如生,有耕种、纺织、牧羊、养鸡场景;有人物、山水鸟鱼、珍禽猛兽;有盛开的花朵和饱满的硕果的窗花,总是浮想联翩,似乎进入人间仙境。
贴窗花是山里人祖传的带有山乡文化基因的欣赏习惯和审美趣味,透出对春节这个重大节日的尊重和礼遇。它还有驱灾消难,降临富贵之意。其实,北方的冬天太冷,花草树木在寒风中都枯萎了,此时,家家户户贴上一幅幅栩栩如生、活灵活现,鲜艳的窗花,加上姑娘、孩子们的花衣裳,山村犹如鲜花盛开、春色满园,越发争奇斗妍了。
    长大后,我也学会了剪窗花,去城里工作了,住进了高大的新楼房,窗户是更大更明亮的塑钢窗,有兴致时,我也会剪窗花贴几朵。
    那些二十五个方格子的木头窗早已被淘汰,姐姐也变老了,她的手有些颤抖,闲暇,她仍会拿起剪刀剪窗花。当姐姐一拿起剪刀,混浊的眼睛中立刻绽放出灿烂的光芒。等窗花剪好后,姐姐小心翼翼地展开那些美丽的窗花,看着那些窗花,开心地笑了。可就在去年,我那可怜的老姐姐不幸得了中风,手脚不再灵便,走路来摇摇晃晃,端起饭碗时时颤巍巍的。从此,我再也见不到姐姐昔日那娇嫩俊美的容颜和她剪得一手精美的窗花了。
     可无论我在何方,对多么偏远的乡村,只要有一扇窗户,开一朵窗花,岁月深处就会透进阳光与温暖。
     故乡的窗花,相伴我童年时期多少个明媚的清晨和星光点点的夜晚,难以忘怀……摆在那张大桌子上,放着一沓沓、一摞摞的窗花。都包含着那说不完的动人故事,多少个冬天,我的童年就是数着窗格、看着多彩窗花度过的。

     窗花是纸,虽说它不是花;可它在我心里是贴在窗户上,镌刻在新年里的一道温馨的祝福花,它是开在我心窝子里的一朵文明幸福花。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