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王宝成散文】乡贤崔煜

2019-01-10 17:36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结识崔煜先生已经是十年前的事了。
面对他,我常想,与有些人交往应该是命中注定的。
那晚,几个朋友在一个金碧辉煌的酒店用餐,因为是老朋友,气氛很宽松,也因为是老朋友,谈着谈着就没话了。正在无趣时,银行的刘女士电话响了。她一看电话,随即莞儿一笑。两人通了好长时间话,看得出彼此很熟,调笑不断,电话那头发出爽朗的笑声。最后,刘女士收住话头,命令对方:你过来吧,给你介绍个新朋友。
对方答应后,刘女士咯咯笑着说:等会儿来一个老哥,人很好,你们肯定谈得来。
过了约莫半小时,刘女士介绍的老哥来了,一进门就嚷道:给我介绍的老弟在哪里?粗喉咙大嗓门,说话极富感染力。
大家站起来,互通名姓,老哥一直拉着我的手不放,让人有些不自在。从一进门开始,他就一直面带笑容,换成我,早都僵硬了。老哥抖着我的手说:几个朋友早就提到你了,说得我心痒。又指着刘女士责怪道:这么好的兄弟藏着不让见,怕抢了你的风头?
这次别开生面的开场留下了很深的记忆,不由人生发一种久违的况味。
那晚我们谈了很久很久,气氛一直很热烈。已经忘记谈了些什么,总觉着很亢奋,有说不完的话,结束时居然夜半丑时,酒店早就打烊,大家不得不摸索着离开。
那晚得知,崔煜兄是我同乡,长我十多岁,双方约定,今后以兄弟相称。
自此,我们就黏在一起,每月必见一两面。崔夫人对人称,那弟兄俩好得像“情儿”一样,“情儿”这词很新鲜。听得出崔夫人对丈夫“贤贤易色”的幽怨。
经崔兄介绍,我认识了他很多朋友。每次介绍我时,他都把“君子”“才子”之类词挂在嘴上,使人有“我的朋友胡适之”之荣。每次出场,把我像宝贝一样推出,更增加了我的惶恐。“我有嘉宾,德音孔昭;我有嘉宾,鼓瑟鼓琴。”我掂出了朋友这个字的分量,体会到人世间别样的温暖。
崔兄为人豪放,四海共天涯,落落洒脱,了无俗气。每与人接,辄推仰再三,甘居尘后,不争一分短长。
他的朋友也真是多,干什么的都有,几乎都有一个共同处:待人坦诚。我知道,这些人都浸润了他的长者之风。敬人是一种风度,敬人而人恒敬之,这笔账很划算,聪明人尽在此处占尽风头。
我发现,很多人对崔兄的为人都推戴不已,与他相处,能感受到春风和煦的温情,这也是他经秋冬而不凋的原因。
豪放而不粗俗,率性而不自任,一切都恰到好处,这是久经阅世的流风余韵。
中和而不庸凡,世故而不浮滑,崔兄在接人待物处,自有一番力透纸背的功力。
从众而不从俗,随和而不枉比,崔兄把自己的真实掩饰于一串爽朗地哈哈大笑中,这一点骗了不少人。看透何妨,看不透又何妨,糊涂难,难糊涂,少一份清醒,兀自少一分烦恼。
十余年来,我一直试图还原一个真实的崔煜,但后来连我也糊涂了。搞三国的人易受《三国演义》影响,易中天讲了一通三国,可能连他自己也搞不清自己讲的是《三国志》还是《三国演义》。真也崔煜,假也崔煜,无论怎么变化,崔煜其人则一。
一个人活出真实不易,活出风神备至更其不易。
印象最深的还是他的侠骨柔肠。崔煜兄是以朋友为生命的人,离开了朋友,他的生命之水也就枯竭。“满堂而饮酒,一人向隅而泣,则满堂为之不乐。”朋友的需要可能是他最自傲的价值趣向,这种满足感,使他一直能哈哈大笑。我很担心他耐不了寂寞。
他是连夫人都要训练成朋友的人,为此,如夫人常叫苦不迭。有次夜里,我们痛饮之后,余兴犹有未尽,他请我们到他家里小坐。他所谓的家一直没有个固定,经常处于孟母三迁的状态。近几年,又学做候鸟,冬去春来,三季在北方,冬天就去海南猫起来。
这晚去的却是他儿子家。三五洒家坐定,请出来一大嫂,貌相周正,身材富态。崔兄介绍:这是你们前嫂子。还没等我们适应过来,他已经与前嫂子斗起嘴了。“前嫂子”绷着脸,话很少,句句都很结实,直骂得崔兄嘻嘻,让人佩服他的好面皮。《战国策》有一故事:“楚人有两妻者,人挑其长者,詈之;挑其少者,少者许之。后其夫死而取其长者。或谓之曰:‘夫非骂尔者也?’曰:‘在人欲其报我,在我欲其骂人也。’”崔兄一如那个楚人,挑妻而欲其骂者也。
崔夫人有二,一继一及,崔兄皆愿与为友,而不乐夫妇之道,怎奈夫人不懂风情,这也是勉强不来的事。
我与崔兄忘年而交,被崔夫人接受,竟而至于登堂入室,作为朋友,甚矣其可也!
一段时期,崔兄与现任夫人不和。如夫人是川人,好手谈博戏,崔兄厌;崔兄治家如治员工,约束夫人如儿女子,夫人怨。闹到不可开交,双方邀我作和事佬调解。在一个风清月高之夜,我居中而坐,崔兄夫妇两旁陪侍,听我一一决判。每说一句看崔兄,崔兄点头;看夫人,夫人点头,两人格外老实服帖。那晚,我手执一瓶酒,说至得意处,浮一大白,子夜过后,竟不知不觉喝罄一瓶,感觉特别痛快。
好江湖的人好风情,崔兄自有一副柔肠。盖有肝胆者皆多情,故项羽在垓下有《虞姬之歌》。崔兄内心有一份经不住触动的柔软,高迈处隐约可见小桥流水的细腻。他的天分高,阅世丰富,对感情的理解更有胜人处。恰好我也喜欢附庸风雅,常做一些雕虫小句,崔兄每见,都喜不自胜,每常索求不已,使我颇感局促,以是欠文债不少。文怀沙自负“平生只有两行泪,一为江山为美人。”崔兄好酒,好朋友,好诗文,好美人,凡生活中的景致无一不好。热爱生活的人有激情,热爱生活的人有趣味。
曾记一段时期被人横遭排挤,愤懑难抑,一次小聚时,借酒向崔兄苦诉,情至浓处,泣不成声。他受我感染,垂怜有加,竟也泪水横流。醉人的不知是情,抑或是酒,酒与情交融,别是一幅动人场景。那晚我醉倒了,躺在崔兄膝上,他提供我一种可堪信赖的安全感。
乐他人之乐,忧他人之忧,不带任何做作,这应该可称为真性情。
朋友小聚,恰好崔兄不在,扯来扯去扯到了崔兄,话到高潮,崔兄电话来了,惹得众人好一顿发笑。
微信圈里,几个朋友互相打趣,不意身处海南的他突然插进一句,不禁让人解颐。
崔兄离不开朋友,朋友也离不开他。
崔兄一生经历丰富,做过农民,做过手表,做过酒,做过房地产。任职团委书记,乡镇干部,酒厂厂长,后下海经商,只身闯广州、深圳、海南,在大风大浪中弄潮。他是个幸运者,越活响动越大。善于和人打交道,是他成功的秘诀。
我有一个同学,早年在深圳与崔兄结识,不过因为老乡,泛泛之交而已。转眼过去二十年,再见崔兄时,感慨万端。他啧啧称叹崔兄当年的风光,由衷赞道:那时谁能结识此人,不发达都不行…。一副艳羡不已的神情。
如今,崔兄老矣,虽“蒲柳之姿,望秋而落”,而“松柏之质,经霜弥茂”,杯酒举觞之际,犹自一副梗概之气。
乡贤崔煜,淳淳友与,嘤嘤其鸣,差池其羽,与我齐飞,古风习习,音有余响,扣之莫及。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王宝成,西部文学作家、西安市作协会员、签约作家,著有《史记札记》《三余堂随笔》,曾在《延河》、《各界》杂志及多家报纸发表过百余篇散文、诗、词等。好史书,须臾不可离手。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