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王宝成随笔】太原是一个迷

2018-07-04 10:54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晋国行之一
太原是一个迷
 
王宝成
 
   来过太原很多次了,老实说,对这座城市既熟悉又陌生。北方很多城市来过三次以上,就可以基本了解,但对太原,不可以这样说。至少对我来说,太原的形象至今还没有准确把握。
   太原的城市特质是什么,远不是几句话能说清的,要了解这座城市,不住个一年半载不行。
   镜头再拉远一些,从整个山西省来看太原。你会发现,不只是太原,整个山西都是一个谜,太原竟是谜中之谜。山西省西临黄河,东向太行、恒山,天然的形成自我封闭。中国地理版图上,有这种地理属性的,除了四川,就是山西了。相对独立的地理属性产生独特的人文个性,蜀文化、晋文化与此断不可分。相较而言,蜀文化受地理环境影响的痕迹清晰可见。而山西情况就复杂了,你难以准确或者概括的指认出来。晋文化是一个独特的指称,要相

     对准确的定义它恐怕不易。很多人对山西的了解可能仅限于汾酒和醋,同是北方,为什么晋人那么喜欢吃醋,其中表现出一种什么样的文化传承,有什么文化密码?
    我有半酲之瘾,也喜欢汾酒、竹叶青,酒性醇正绵长,唇齿之间还留有一种药味。究是五谷之味,抑或是水性?不得而知。
     相对独立的地理环境较易造成割据,阎锡山即一例。四川也如此,历史上有许多四川王。为了遏制这种情况的发生,历代朝廷费尽脑筋。以明清为例,在划分省界时,有意破坏各省地理上的完整性,造成互相牵制、羁縻之势。现在的省界划分基本沿袭明清,仍然会发现其中的蛛丝马迹。各省版图奇形怪状,不是自然形成的,而是人为干预的结果。甘肃省版图最能体现这种用心,它如一柄长剑直刺河西走廊,一路豁开青海、宁夏、西藏,直达玉门关,西接新疆。因为有甘肃在,各省虽处卧榻而不能安睡,可见其政治上的分量。安徽省也如此,北控鲁、豫,南牵江西、江苏、湖北、浙江,一省逼五省,政治意味也很浓。即使一些看似不经意的行为,也能发现统治者的良苦用心。今天的河南省数倍于昔日的河南府,它北界直达邯郸,牵制河北,南界穿越大别山,直接楚地。陕西也如此,本来它的南界以秦岭为限最为完整,偏于秦岭以南割出安康、汉中二地给它,在楚地、蜀地家门口打一个楔子进去。如此一来,当初汉高祖刘邦拥有长安这个四塞之地,骑天下之背的政治图谋就难以成功。其他试图凭借黄河、长江之险,打造铁桶江山的政治野心,也会因这种地理割裂打消念头。自元朝设行省制,以至明、清,诸侯割据很难形成,地理的不完整性是因素之一。
    山西、四川有别于他省,你可以逼近它,却无法割裂它。一旦天下有变,两省马上封关,这也是莫可奈何的事。
    尧分天下为九州,太原属于冀州,舜分天下为十二州,它又属于并州。太原还有一个古称:晋阳。晋是一条河名,围绕这条河,至今还有许多争议。春秋,晋国领土很大,包括今河北、河南、陕西一部。进入战国,韩、赵、魏三家分晋,赵国的根据地在太原,后来又迁都邯郸,这也是晋人独立而不封闭的原因之一。晋人的天下很大,进退有据,黄河与太行山无法阻挡他们北上、东进、南下的步伐。春秋二百余年,晋人东与齐、西与秦、南与楚争霸,东伐西讨,南征北战,从来没有局于一隅而苟安。山西能产生影响中外的晋商,与这种历史有关,他们的祖先就是这样走过来的。
同处北方的陕西、甘肃、山西,都葆有顽固的地方习性,但唯有山西绝少封建意识,不为地方习性所囿。
    如今的太原,建设十分现代,规整而有气势,呈现出古都气派。汾河水流经城市,太原人很聪明的利用了这条河,围绕它做了很多文章。华灯初上,汾河大桥美丽壮观,散发出绚烂的色彩。两千多年前,这条河曾被作为攻城的利器。那时,晋国六卿争夺势力范围,互相攻杀。起初,智伯最为强大,贪婪无厌,向诸卿索取土地。韩、魏等惹他不过,忍气吞声,负心地满足了智伯欲望。唯赵简子不服,拒绝了智伯的无理要求。于是,智伯胁迫韩、魏,发动了晋阳大战。数路大军将晋阳团团围困,晋阳成为一座孤城。多亏晋阳城池坚固,久攻不下。智伯计穷,竟决汾河水灌城,晋阳岌岌可危,城不浸者三版。在此情势下,赵简子偷派使者出城,劝诱韩、魏二卿与己联合,倒戈智伯。韩、魏被说服,三家联手反攻智伯,竟把咄咄逼人的智伯灭掉。兵败之后,智伯喟然感叹道:“吾今而知水之可以亡人之国”。此役,太原成为赵国牢不可破的“方城”,意味着其拥有了依北方之险与天下争雄的资本。迨迁都邯郸,赵国虽实现了凭陵中原的目的,却因无四塞之固,直处齐、秦、韩、魏、燕诸国交攻之下,终于经长平之战一蹶不振。与邯郸相比,太原可以用险,而迁都邯郸纯属弄险。
    民间传说中,山西是天下百姓的故园,山西大槐树见证了明朝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迁徙,普天下的人都来这里寻根问祖。然而,今天的太原人还有多少汉人血统?秦汉以后,太原就处于胡、汉战争的前沿,是汉人抵御胡骑南下的桥头堡。魏晋南北朝时期,太原为前赵刘豫所据,继而没于石勒。冉闵灭羯胡,前燕慕容燕乘势取太原。慕容氏势衰,前秦苻坚复取之。其后拓跋氏、尔朱荣、高欢又先后据以抗中原,太原次第沦于五胡之手。隋、唐并天下,似乎恢复了汉统。李渊镇守太原,兴师问鼎,而李氏的血统也很复杂,并不是纯粹的汉人。唐末,藩镇割据,沙陀人李克用据太原,与朱温对抗,太原成为后唐篡天下的资本。宋初,太祖亲征后汉刘知远,夺得太原,后 又沦入金人、蒙古人统辖。直至明代,太远才重回汉人治下,结束了被诸胡蹂躏的历史。这是一座饱经苦难的城市,它的沧桑史与我们民族的历史相一致。
    晋国封国,有一段颇具喜剧意味的传奇故事。唐叔虞是周成王的弟弟,一次,成王与叔虞嬉戏,成王似乎不太会玩游戏,竟拿天子封赏之事为戏,削桐叶为珪,交给叔虞,说:“我以此封赏与你”。珪是礼器,公卿大臣上朝时必须执珪,以显示身份。成王游戏之后,就把这件事忘到脑后,史官忠于职责,把它记录下来,并提醒成王兑现承诺。成王想赖账,说那不过是玩笑而已,史官正色道:天子无戏言!最终叔虞被封唐地,也即太原。后来李渊立国后称唐,渊源即此。周天子封唐这件事最具浪漫色彩,透过这件事,可以看到天子的权力及制约权力的力量。权利可以作为游戏,自有其游戏规则,                       一旦游戏进行,就受到另一种力量的制衡,这就是周人的“公器”观。
    晋祠又名晋王祠,后人为纪念唐叔虞而建,经历代修复,如今成为著名的古典园林游览胜地。其建筑风格、规模、布局均可见故人的匠心。那天,我们一行人步入其中,深为其典雅端方,古朴厚重叹服,自觉地整齐衣履,放慢脚步。园中时有凉气袭来,那是经千年岁月侵淫已久的一种古风。
   太原是一个谜,它在历史长河中走得太远,罩上了层层历史尘垢,我能稍稍揭开它的过去,却无法准确感知它的现在。太原人,以及太原精神到底是什么,还所知甚少。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