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祁河散文】儿子的高考

2018-06-08 10:11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今年6月6日高考前一天,刚好巧遇芒种的日子,十年寒窗仰或一载耕耘劳作都到了收获的节气。虽然气温已经开始热燥,却难抵崔永元手撕范冰冰,捅开了娱乐圈丑陋冰山一角的网爆。看了老友“老金聊天室”这一期节目,不免为在京学习影视策划的儿子前程担忧。
  事情不知是喜是忧,三年前他跨越龙门考入中国电影最高学府,说起来也是一波三折。不必讲艺考的千军万马与考前专业的辅导培训,仅是奔波辗转于“中戏”“上戏”“中传”等院校的一试、二试、三试、四试,就扯人肝颤、杀人神经。
   不知是天资聪慧还是受流行影响,他从小酷爱表演,曾师京从京剧名旦王丽华和话剧名流刘远学艺,终于如愿以偿走进“北电”——“梦想开始的地方”。没想他一年级与三年级拍的作业,一部《香半》、一部《北胭脂地》,分别写明代的同性恋和民国的花柳巷,其中第一部还获得学院“金字奖”的提名奖。真搞不懂是社会发展过快,我这老古董跟不上时代,还是教育出了问题或艺术需要多维探索。总之认为这 些不是主旋律,为儿子的创作导向忧虑,还好听说他又正在搞一个知青题材的本子,才稍稍将心脏的位置放下来几分。
   说起来也是内疚,从儿子呱呱落草,我就没有能尽到“养不教父之过”的责任,将养育的一切事务一股脑地都推给妻子和老师。直到自己因眼底出血视网膜脱落加患上严重的冠心病,不得不退出工作岗位,不想他已经到了高考的年龄。更没想到他要参加艺术类招生,并将目标锁定那些只招一个班仅二十来名学生的名校,不在不满18岁时做了摘掉眼镜、风险较大的手术。我知他平时爱买书看书,除语文、历史外,数学、外语等功课基本是一塌糊涂,就劝他将目标不必定那么高。
    2014年陪他去西北政法大学长安校区艺考,全省大约有6400多考生,他的专业成绩达到前100名,参加文化考试后也过了分数线,也被省内一名校影视专业录取。同时上海的谢晋影视艺术学院也愿意录取他,一位在沪影视大腕答应只要来沪可保证他能上上戏的管理班。但他考上戏的表演系未能进入三试,然后赶往北京的几个学校亦无功而返。
   当时在上戏陪他考试,我和妻子站在余秋雨工作室门外久久徘徊,甚至想在下榻处旁的静安寺为他焚香祈福。那些天上海下起了濛濛细雨,人的心境也特别地阴冷潮湿,但并不是没有退学路,就劝他可选择的余地很多,包括可曲线从北京迂回前进,即使当年还是大专的谢晋学院,毕竟培养出范冰冰与赵微。谁知他中了邪,从北京回来后,坚决要求复读,放弃陕西二本和上海大专的录取机会,我与爱人怎么也说服不了他。尤其是看他整天躺在床上,又不作复读计划,还不能说他,又急又气的我毒火攻心,竟用手杖抡了他三下。这下他也不争辩,夺门而去,害得我和他母亲找到凌晨三点。想想也是后怕,万一出个什么闪失,对整个家庭将会是万复不劫的灾祸。
   为此,我专门请吴克敬和保尔两位先生与儿子长谈。结果两位反劝我尊重孩子的选择,支持他实现理想。想想也是道理,你当时也放弃了高考,父母也没说你什么。你从小就没给孩子应有的关杯,又有什么资格来指导孩子的人生呢?于是还得支持他继续到北京、上海上艺考学校,找名师辅导,联系文化补习。只是好言劝他扬长避短,调整专业方向,由过去偏重表演转到编剧与表演并重。也是没料到儿子听了我的建议,2015年3月艺考季,北电、中传和中戏曲他都拿到了专业资格证,只等文化课过关。
   6月7号那天,考场在翠华南路的85中,事前看了考场,前一天妻子陪他住到附近的大妹家里。我大早从北郊乘地铁再换公交再步行,赶来目送他入考场再焦急等他出来。每天都重复地拿瓶矿泉水,在树荫下等他出来,又不敢问他考的如何,机械地将水递给他再默默地跟在后面回到妹妹家中。
   成绩公布后计算往年几所院校的文化课成绩要求,参考艺考的成绩排名与招生员额,认为北电文学系的可能性最大,填报了志愿。而担心的是他这次参加全省艺考,却大意失荆州差了三分,会不会影响投档。在焦虑地等待中四处托人打探消息,不过传来的信息还是不错,儿子却若无其事,好像胸有成竹。这也是我想起上年高考后,几个朋友为让我和孩子散心,一块上了临潼骊山南边的人祖庙,大家给祁宣同学卜得一卦,说他能得功名且在北东方向发展。
   果然,北京传来好消息。接到录取通知书,一大家子高兴的不得了,所有的朋友纷纷祝贺。如山的负重终于可暂时卸下,但暴打儿子的情节不知妻儿能否冰释前嫌。送他到北京土城路4号电影学院报到时,想和他在大门口合影时他竟不肯,也是我想不到的,也只能由他。
   我不求他原谅,只想让他知道老人越老越挂念他,希望他健康快乐地去实现理想……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