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且听岁月散文】红尘心语(四题)

2018-06-08 07:44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或许是因为某一首歌,某一个人,会让人不经意间,去追寻起关于风花雪月的记忆。
                                                        风
       它由远及近,还未到达山谷的时候,我隐约听见空荡的山谷里,已经有了轻颤的回应,像吹着哨子的声音,在蜿蜒曲折的山谷里,荡起了一阵回响,仿佛万马奔腾的前奏,在夏日的午后里,嘹亮而悠长。
       山谷的尽头是一汪清泉,顺着那杂草丛生的水道,缓缓流淌。一风拂过,水面竟然有了褶皱,我试图去抚平它,却显得手足无措。当手掌接近水面的时候,那褶皱的水面上,更多了几分印痕,便只好作罢。
       起身站在水道的前方,伸出手臂,顺着风吹来的方向,感受它奔跑的速度。我曾试图抓住它,放在瓶子里,细细观察,可最终瓶子里除了空气,再无其他。
       回到城市的高楼里,听着它在黑夜里肆虐狂啸,那股声势,折煞了我入梦的清香。辗转反侧的清晨里,沏一壶茶,望着它来的方向,细细思量,它要去往何方。

                                                        
       芳香四溢的味道,洒满了整个花圃。那途经的路人,也只是轻轻一嗅,就已经迷醉其中,不知归路。
       那玫瑰的芬芳,牡丹的雍容,月季的艳丽,玉兰的清香,让原本行色匆匆的我们,多了一个慢走的理由,更多了一个停下来观赏的借口。于是,这样一个花圃,竟让我们有了诸多共鸣。
       “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的诗情画意,就这样在我们面前触手可及,恨不得折一堆最美的花儿,放在离眼睛最近的地方,慢慢欣赏。这一瞬间,抓住那短暂的美,已成了爱花人的心声。
       城市街头的花店里,摆满了各色妖艳的花枝,有说得出名字的,也有说不出名字的,熟练快捷的包装后,一束束精美的花束和祝福,就这样带着芳香,传遍了每个角落。
       把这些折来的美丽,放在空荡的花瓶里,浇上水,静待它的谢去和枯萎。
  
                                                         
        皎洁凄冷的月色,照着雪白的大地。
        踩着过膝的积雪,穿行在夜幕下的村落。那鞋底与雪花轻微的摩擦,“咯吱咯吱”的声音,有如一串轻柔的乐符,陪着那风雪之中的夜归人,一同行走在静谧的道路上。
        月光照射下的那个身影,像一个坚定的跟随者,始终在夜归人的身后,在每一个清晨乍起和黄昏迟暮的日子里,不曾离弃过。
        它既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气概,也有那“晚来天欲雪,共饮一杯无”的情怀,在飘雪的时节里,隔窗望雪,温酒畅谈,不失为一种雅致,或者在微醺略醉的情景里,站在那鹅毛般的雪地里,伸开双臂,任凭那雪花飘落在额头上、肩膀上、眉毛上、手心里。
        对着空气轻轻一呼,便是和雪花一样的白气,悄然融化了那几片白雪。伸出手掌,接住降落的雪花,看着它在手心里化成水滴,短暂的冰冷换来了滚烫的热浪。
        站在雪地里,蹲下身去,抓起两把厚重的积雪,想把它快速融化成水滴,却突然感到苍白无力。
                                         
                                                          
        春天的夜晚里,你只有迷茫的身影,泛着黯淡的光芒;闪烁的夏夜里,你有着灿烂的星河,照亮过回家的路;丰收的秋天里,你依旧明亮闪耀,穿插在无尽的夜色里;萧瑟的冬天里,你变得凄冷傲然,即便没了那么耀眼的光芒,却依然注视着苍茫大地。
       那折柳成眉的弯月里,深藏着一位国色天香的嫦娥,那树荫隐现的半月里,出来过持斧砍伐桂树的吴刚,那满盘光亮的圆月里,衬托了万千人民群众的期盼。
       你和太阳一样,肩负了大好河山的光亮,你和星光一道,指引了我们行走的方向。那光亮下的灵魂,都对你心存感激。若不是你,恐有人找不到了方位,若不是你,恐有人寻不到家门。
       凝望夜空里,你并不孤单,那颗启明星,曾一直陪伴左右,还一直陪伴着。
       
       那一场风花雪月的事,还在身边,不曾远离... ...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