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笑山荡溪散文】 走进半坡

2018-03-14 11:31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阳春三月,西安浐河这几年种下的垂柳,已扬扬洒洒地飞絮了,橡皮坝堵截的河床,一段一段地聚满了台阶式的泓水。水波不兴的河水,款款飘来陶埙优扬的乐曲,使我思神穿越历史时空,徜徉在时光倒转的史前浐河岸边。
   春风轻抚下的吹埙青春女子,是一位漂亮的牧猪姑娘,有十七、八岁的样子,她端坐河岸绿草丛生的圆石上,用心在吹奏很美的曲子。群猪撒欢,拱食河边的嫩草。两个七、八岁的顽童纠缠在一起学习摔跤。不远处两个汉子用木棍拴线、绑有倒刺的鱼钩在专心地垂钓。一声大笑,赤裸上身的汉子,用鱼叉刺中一条足有2公斤重的大鱼,兴冲冲地高高举起,向人夸耀。
练摔跤累了的顽童,开始吹起了陶哨,追逐奔跑。一位少女一提一背两个灌满河水的陶制尖底汲水瓶,轻快地沿野桃花盛开的林子迎面走来。她妆饰俏丽,胸挂石珠和兽牙,手腕戴陶珠,黝红的脸庞,笑得灿若夭桃,最能让人重温唐代诗人崔护的“人面桃花相映红”的情景。
  我尾随姑娘婀娜的身姿,缓缓爬上了土坡。坡上有群人在被火燎黑的土地上,奋力地用石刀和削尖的木棍,点种谷子。呐喊声起,另一伙人持石斧、弓箭围猎,追撵惊鹿奔兔。一只被石制箭头射中的野兔,忽得倒在了我的脚下。
  村庄就在背靠斜坡向阳的浐河东岸。一条深约5米,宽约6米的大鸿沟,横阻了我的脚步。这是为护卫村落,防备外来部落和野兽侵犯所挖的。此沟下大雨时还具备泄洪的作用。
  踱进村子,女人们挤堆坐在一起,用骨针缝制皮衣,有的用荨麻纺线,看见了我这个不速来客,友好地尖声笑叫,但没有人上前与我拥抱。我仔细地打量四周,村落很大,约5万平方米。这边有七、八个人用和好的草泥涂抹立木盖的半穴式茅草房顶,有人在铺木地板,有人在挖取暖的火塘。不少女人在房前围栏里忙碌地喂圈养的狗、鸡、猪等家畜。那边有陶窑,膛火正旺,有人埋头添柴加火。两个胸挂兽头的女画师专注地坐在平扁的石板上绘画。她们用矿物颜料把陶罐、陶钵、陶壶、陶盆绘成彩陶。有张口鱼、蹦跳鹿、鸣叫蛙的形象写意,有三角形、方格纹、编织纹的几何图案。神秘图腾的人面鱼纹陶盆,寄托了氏族部落对想往中神的崇拜。她们还用原始文字认真地作简洁的叙述。我不识这字,琢磨不透,也没有可供交流的共用语言。
   半坡人也有悲伤的时候,我眼见在屋旁的空地上,缠绵悱恻的两个大人伤心地哭泣着,把一个刚刚死去的两岁女孩安置在瓮棺里。这是刻骨铭心的创痛,其实死去的稚童,仅仅因为伤风、发烧、感冒。不少女人围在一根70厘米高,顶部呈椭圆形的石柱前叩拜,并念念有词地和神灵对话。叠压有核桃般大小的陶器皿里,盛满了奉献的祭品。一个脖子上挂人头骨的女首领,用谷子酿的酒祭神。我知道她在求神护佑她们这个没有阶级、没有剥削、集体劳动、共同分配的部落平安兴旺。虽然生活很苦,劳动艰辛,前途蹭蹬,但是她们为创造更好的生活环境,正在努力奋斗。
  我为这草根意识、平民情怀动容,想去握女首领的手,却结结实实地让前额重重地受到了碰撞,原来这是一幅涂在墙壁上的画。撞醒了我寻觅的梦幻,回到了21世纪的位于西安东郊浐河东岸半坡村北的半坡博物馆。
半坡博物馆是我国第一座史前遗址博物馆,也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在史前遗址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博物馆。1953年发现,1957年建馆,1958年国务院宣布为全国第一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半坡是我们打开被岁月尘封久远的史前文明之门的钥匙,遗址属新石器时代的仰韶文化,是黄河流域六、七千年前的母系氏族公社和村落遗址。博物馆就地发现、原貌保存了村落一角,面积约4800平方米,分居住区、制陶区和墓葬区3个部分。发掘出房屋遗址45座、圈栏2座、储藏地窖200个、墓葬250座。出土生产品石制斧、锛、凿、刀、铲、砍伐器、磨棒、鱼钩和鱼叉等,装饰品有骨笄、石磺、兽牙、石珠、陶环等和大量的盆、瓮、罐等陶器,约万余件石器、陶器和骨器。
  半坡人创造了灿烂的史前文化,这么美丽的文明足足沉睡了几千年。彩陶残片出现的60多种刻划符号,这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文字,至今无人识读。鼓腹尖底瓶可以自动汲水,水满自立,这是世界上最早认识和应用重心物理原理。陶甑是人类最早认识和运用蒸气原理,制造的炊具。全套绘画用具和陶埙,是世界上最早的发现。兽皮软化的鞣皮办法、浸沤荨麻的脱胶方法和纺织技术,发酵谷物的酿酒技术,是人类最早掌握的化学知识和实践过程。
  现代有个痕迹检验专家发现了半坡制陶者的指纹,正在努力申请,欲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发现人类最早指纹的人。我衷心地祝愿他取得成功,半坡人会助他出人头地。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