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王永志散文】离情别绪

2018-02-01 19:49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当汽笛声把两颗长在一起的心撕裂开来时,我失落惆怅的站在寒星下,耳朵被冰冷的空气敲打,带着阴冷的寒风,无奈的离开几分钟前还四目相偎厮磨的淮安站。
  两颗心粘连在一起时,时光犹如白驹过隙,匆匆即逝。
  说好的在一块时让我好好照顾照顾整日辛劳的你。可每天等我下班回到宿舍,餐桌上已摆好了面条的各种佐料。等我放下电脑包,一会功夫,你就会从厨房间端出热气腾腾的棍棍面或是麻食,每天变着花样把家乡风味在淮安城恒大楼尽情发挥。
   每次我都是急不可待风卷残云般狼吞虎咽,饱嗝后细细回味,每一顿饭对我来说都是饕餮。
   转眼间,临近年关你又得踏上归途,临走前几天每天忙碌,给我做好十几天的食物。三种不同口味的饺子每顿一个小包共八九包,擀好的面条煮熟放凉,蒸好的菜疙瘩和那么多的馍,直到冰箱里塞的满满当当才停止。
   望着臂弯里那张逐渐苍老的容颜,横七竖八的沟壑里填满了留守的艰辛与孤寂的心酸,忍不住用我满脸的略腮触摸那道道沧桑,刻画出内心难以磨灭的愧疚与亏欠。
   作为一个人夫,我未能尽责尽职,从未遮过风挡过雨;劳累时未能提携接手。纵然心力用尽,也难以弥补曾经的伤害。
难熬的岁月让重逢的心语难以停止,彻夜长谈曾经美好的流年,和离别的日子雨打竹叶的孤寂。
   自己的无能让我们聚少离多,家门口连最起码的温饱都难以解决,不得不为了升斗之需远离家一千六百公里。
  “家常饭,粗布衣,知热知冷自己妻。”临近知命之年,越来越离不开家,离不开那个小乡村和妻子儿女。
   只愿风雨中飘荡的小船早日停靠在整日期待我的温暖港湾!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