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祁河散文】难舍一碗尖火的葫芦头

2017-10-03 12:52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久居长安,便习惯了那古城的晨钟暮鼓、从容豁达的日月与深街小巷美食飘香的味道。谈起西安的珍馐美馔,立马眼馋口涎,尤其是寻常百姓咥不够的小吃,如羊肉泡、油泼面、凉皮、饸饹、肉夹馍、糊辣汤、甑糕和麻花油茶皆是最爱。特别是离家远行回来。下了飞机或火车第一件事就是逮住一样,美美的咥上一顿过一下嘴瘾。
        味蕾大致是有记忆的,儿时孩提不论酸甜苦辣咸、五味杂陈,最初的味觉总是难以忘怀与蜕变的。3岁生日,保姆陈姨用炸花椒、辣角及葱花的铁勺煎的鸡蛋,至今余香仍在唇齿之间;5岁随双亲到东大街   西安饭庄,千层油酥饼的黄焦酥脆就再也挥之不去;15岁时去南院门尝了“春发生”的葫芦头,那妙不可言、绝佳的滋味,即任何美食佳肴亦难替代了。
        47年前的“春发生”虽然还躲在粉巷不起眼的陋街小院,不大的门面,开门打烊还需上下油漆斑驳的门板,但从早到晚总是顾客盈门、熙熙攘攘。入内前庭后堂与两厢摆满粗糙的木质桌凳,中间有个不大青砖铺就的天井。食客们在锅碗瓢勺叮咣和吆喝叫号的交响中,有的排队开票端饭,有的掰馍剥蒜或要份泡菜喝着啤酒,等候那一碗热气腾腾的葫芦头泡馍上桌;有的或坐或站或干脆圪蹴在昏暗与氤氲缭绕的厅堂里大快朵颐。我是因参加学校劳动栽入井下右腕骨折月余,下放至汉中的母亲赶回西安带我到红会医院拆石膏,才有幸穿大南门进“春发生”尝到这“汤浓肉嫩馍筋”的美味。当时正值年少、肚大无油,足足掰了三个饦饦馍,抱着海碗、就着生蒜,连肉带汤鲜香地咬咂下去还觉不够。望着母亲怜爱的目光,问了句这是啥?咋真好吃!
        后来参加工作在南门外的锦华木器厂上班,离“春发生”近了,便成了常客。慢慢知道葫芦头源于唐时以猪肠肚为食材的“煎白肠”,因得益药王孙思邈指点并赠送的几味去腥解腻、健胃益气的中药及药葫芦,而得名与流行千年。1923年民国时小贩何乐义在南广济街开店专营葫芦头,除选大肠与小肠连接处形似“葫芦”的肥肠外,配以猪肚、白肉、鸡肉、大骨汤,使其味肥嫩鲜美而不腻,一时独树一帜、闻名遐迩。一位山西客商品尝后大加赞赏,借大诗人杜甫诗句“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给小店起名“春发生”,亦近百年,长盛不衰。记得每到发薪时,机修组的赵文龙总领我们几个来改善生活。让人赞叹的是他与“春发生”大厨相熟,酒足饭饱时会问人家要一老碗泡菜水,每人喝上几口,酸爽利气、沁人心脾,心旷神怡。
       20年后到南院市委机关工作,期间“春发生”平地起楼,旧貌新颜,饭馆升级为饭店。除一楼大厅,二楼以上设置了雅座包间,装饰古色古香,除经营普通、优质葫芦头泡馍,还新添了海味、鸡片、时鲜系列葫芦头品种,同时依据《千金要方》:肠属金,降火止渴;肝属木,明目补血;肾属水,理气足水;心属火,解烦忧;肚属土,健胃脾的养生理论,挖掘研发出五行菜,声震三秦,成为招待四海宾客的招牌。加班爬格子累了,来一碗尖火滚热的葫芦头,的确能解疲乏。据说1935年东北军来西安水土不服,张学良在尝过葫芦头后,感觉通体舒畅,将葫芦头定为病号饭,食用后大有奇效。陈忠实和贾平凹对“春发生”也情有独钟,说“只有写出精彩的篇章或完稿后才会到南院门的春发生饭店奢侈的吃上一碗葫芦头,作为对自己的犒赏和激励。”陈忠实特撰联一幅:“两千年世纪交替春去春来春发生,八十载沧桑难改原汁原味葫芦头”以示赞扬。
         然好友晏老先生以为大谬,常舍近求远去离南院门足有两站的报恩寺街的“春发芽”咥葫芦头。理由一是店小平实亲切,可直观炉头操作,方便添汤佐料;二是掌柜为“春发生”退休掌勺,得真传秘方味道更嘹;三是洗肠须用清水洗涤、包谷面揉搓,不用化学药剂才得真味;四是老店太豪华了,客多招呼不过来了。我到太阳庙门工作,更是近在咫尺,常在编审完要闻后移步晏兄推荐的馆子,要一碟梆梆肉,煮一大碗尖火软滑、喷香冲鼻的葫芦头,放些香菜、油泼辣子,吃个通体透汗以解疲劳。
        时逢工友刘富荣下岗,夫妇在东关鸡市拐路南开了间刘记葫芦头泡馍,生意甚好。当时我住索罗巷便常去光顾,还带母亲吃了一回,老人家夸与“春发生”不差上下。问其诀窍,回答关键是洗肠,须经挪、捋、刮、翻、摘、回翻、漂、再捋、煮、晾等十多道工序,花几个钟头才能达到去污、除醒、去腻的要求。当然熬汤更看功夫,要以猪骨、牛、鸡、鸭肉与花椒、八角、桂皮、草果等香料熬制,且不换煮汤。看着老刘因漂洗肥肠被浸泡变形的双手,陪感味美来自辛苦。可惜因街道拓宽改造,老刘也一把年纪,他的“刘记”不得不关张,但也挣下不少银子,足够俩口子养老。
退休闲来无事,尝试自制葫芦头麻烦亦不得要领。虽搬至北郊周边也有不少卖“葫芦头”的,但只要想起“春发生”的味道,便迫不及待乘七八站地铁,再走上两三站或去“春发生”或至“春发芽”要上一碗。只是再也吃不下三个饦饦了。
  
(2017.10.3于大雨中的文园,1930字)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