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秦晋杯”西部文学孝德文化征文】亲兄弟

2017-09-04 19:43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秦晋杯”西部文学孝德文化征文】亲兄弟

    母亲去世早,是父亲一手把我兄弟两拉扯大的。
    记得哥哥结婚时父亲非常高兴,逢人就说,这下他可以给我妈有个交代了。父亲前村跑到后村,生怕把谁家漏了都一一通知。哥哥婚礼的场面在那个年代算很大,家里喂了一年半的二百多斤的一头大肥猪宰了,待客就待了50多桌,前后热闹了三四天。婚礼过后的那个晚上,父亲把我和哥哥叫到跟前算账,家里的积蓄华光不算,外债还欠了四千多元,这可不是个小数目。既然是给哥哥结婚,这个钱哥哥应该给父亲还,可哥哥一言不发。从此父亲、哥哥和我开始相互埋怨,父亲嫌我不大度,哥哥觉得父亲给儿子结婚花钱是应该的,我觉得应该让哥哥承担债务,我和哥哥之间从此像隔着一张无形的网。
                                                       
    我结婚的时候哥哥已经分开过活,结婚的费用很紧张,父亲总是说凡事有他,不让我要操心。结婚那天,哥哥给我随了1000元的礼再没有下文,过后父亲算账,借外边亲戚邻居也有两千多元的债。父亲说他老了,还不动了,这个债应该由我负担。我当时就觉得很委屈,应当和哥哥算一算,可父亲拉长了脸说,都是亲兄弟,哪有卡尺等寸算账的,一把筷子长短都不一。从此,我和哥哥一家形同路人不再说话。
    又过了几年,哥哥盖房子托父亲给我捎话,想把老宅临街的院子占了。我不同意,院子是老先人留下的,坚持一人一半。哥哥又找村长说和,村长说一人一半都盖不成,还是让了,村长保证我盖房时他给想办法。结果哥哥房子盖起来了,我家想盖房时,村长换人了,宅基地审批更严了,我老两口一直蜗在老宅里。
                                                              
    那一年因妻子和嫂子吵架,父亲请舅舅来说和,我和哥哥多年都没坐在一块了,谁都不说话。妻子和嫂子各说各有理,舅舅一直重复那句话:看在你爸年龄大了,生不了气了,让你爸多活几年吧!可我们两家早成了冤家,谁都不让步,可怜舅舅饭也没吃摇头而去。过了不长时间,父亲脑溢血离开了人世。

    转眼几十年过去了,儿子和侄子、侄女们都长大在外工作了,儿子把老宅重新翻修,过年过节回来吃顿饭就走了。侄子把哥哥两口子接到了城里住,房子钥匙也交给了我,让我们给照看,一有时间就回来看我们,还拿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说是他爸他妈给我们捎带的。
    去年身患高血压,儿子带我到县医院检查。刚检查出来,看见哥哥让侄子搀扶着也来检查。哥哥憔悴的面容,苍白的头发,绝望的眼神,似乎随时被风吹倒。哥哥也看到了我,手伸到胸前,拉长了脖子想说话,可说不出来。刹那间两人热泪涌流,儿子和侄儿们都知道老弟兄两互不待见,以为要吵架,谁知我们各自背过孩子们放声痛苦。
    春节前,我和哥哥早早约好,让侄子把哥哥拉回来,趁都还能走动,弟兄两一块给父亲上了次坟。
                                     



     商山迪克,真名:段开瑞,男,陕西商洛人。大学学历,中共党员,教育工作者,文学爱好者。有近百篇散文发表于《商洛日报》《商洛教育》,主持编写《商洛市中小学安全教育读本》系列丛书一套,《西部文学》2016年十佳。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