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左明莉散文】放下与拥有

2017-09-04 18:49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早上,拉开窗帘,天就阴着,他说:“起,起,起,别再睡懒觉了,你昨天呆在家里一天没出门,今天该出去透透气了,我们去新城人工湖转走……”。
俗话说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说起做好吃的 , 或者去野外溜达,我们几乎没有产生过分歧,总能达成共识,这也是我们多年来的默契和闲暇之余的共同爱好。
    说走就走……
    又坐上了通往新城人工湖的8路公交车。因为尚早,车上人并不多,选了个后排双人座,我们坐下,有种居高临下,君临天下的感觉,这是平日里我从未有过的体验。上班赶时间,怕拥挤,每次上车就捡离车门近的座位坐。他往我脸上看了看,诧异地问:“干嘛啊,不就坐了个公交车吗,至于这么兴奋吗?”我把身子转向他,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说:你说我是不是跟这8路车有缘啊?上下班坐8路车,再过一两年,儿子成家另住了,我来来回回就得经常坐这8路车呢。他瞪我一眼说:“美的你,人家成家了,过人家的小日子,要你啊?”我笑笑反问:那他们不吃饭吗?他没言语,等了一会,又说:“以后别犯贱了,该放手时就放手,你能伺候他们一辈子啊?把我伺候好就成了”。我要顶他两句,转眼看见坐在邻车门座位上,一个老爷爷看着我俩笑,就难为情的笑笑,坐端了身子,不再啃声。心想,这人怎么了,大清早的,喝醉了酒似的,说话一高一低的,没个正形。我盯着他看了看,想制止他别再说了,可他头抬的高高的,目视前方,并不往我脸上看。我用胳膊肘碰他一下,示意他别在车上胡说八道了,其他人听了笑话。我的制止不但没起作用,反而激起了他更甚的涮叨:“你啊,以后肯定就那贱样,缠着又要去给人家搞卫生啊做饭的”。前面座位上有两个女的回头看我们,吃吃地再笑。真丢人,他今天这是中了那门子邪?车上不好责怪他,我只好把头扭向窗外,看路边急速而过的风景,不再理他。这时那个邻车门而坐的老爷子说话了 : “唉!人啊祖祖辈辈都这样,只要活着,就有操不完的心,总是放心不下小的,这不,老奶奶炖的鸡汤让我给孙子送去呢。这人老了就主贱了,唉,不由人……”。
      这时我才看见老爷爷靠窗口的手里提着个铝合金的小桶和一个装了东西的塑料袋,估计是鸡肉或者是老奶奶做的煎饼吧。
     看老爷爷是个随和人,我就问,干嘛不让孙子来你家里吃啊,这大老远的提上送去,凉了不说,多不方便啊?这时车离终点站已经不远了,基本上到郊外了。老爷子眨巴眨巴眼睛,抹了一把茬茬胡子,停了一会说:“老了么用了,不会教育娃娃,也不会看着写作业,人家妈妈不让来”说完老爷子就沉默不语了,直到下车也没再说一句话。
    到了新城人工湖,我们照旧沿着湖岸边,边走边看。也许是天气阴着,抑或是还没有春的迹象,我的情绪也让他在车上影响的一落千丈,平日里爱拍照的我,此刻也没有了想要拍照的欲望。
    走着走着看见迎面走来一对爷孙俩,穿着厚厚的羽绒服,小孙子在前面像个小企鹅似的蹦蹦跳跳的走,爷爷紧随其后。眼前的这一老一少,顷刻间化解了我心中所有的不愉快,心顿时变得柔软了,也许是年龄的关系,或者是人性的本能,善念的传承吧。当我们互相走近时,小孙子停下不走了,拧着臃肿身子用笨拙的小手指着湖面,对他爷爷咕咕哒哒说着话,老爷爷笑着迎合着,一脸的幸福感,小孙子一番不连贯的话语,也许只有他爷爷能完全领会其中的乐趣。
    目送着爷孙俩渐渐走远,我猛的想起了车上那个提着鸡汤的老爷爷,就说,那老爷爷真辛苦,大清早这么远的给孙子送鸡汤去。“你将来和这老爷子一样,准提着鸡汤或好吃的送去。……我先给你说响,你若去看了脸色,受了委屈什么的,少哭着回来给我说,我才不听呢,那是你自找的……”。他又开始提这事了。去你的,尽说些不好的,你盼着我那样啊?他呵呵笑着说:“就怕你犯主贱,放不下……”。我才不呢,儿女自有儿女福,等他们将来成家了,另住了,他们就自个过他们的小日子去。我退休了有我的打算呢。“啥打算?”我啊,早起就去跳广场舞,锻炼完后,就回家浇浇花,听听音乐,看看电视什么的,要不就报个老年摄影班,或者是老年画画班,听说还有学吹葫芦丝的,我也想学学,总之想要做的事太多太多了,而那时,我会有大把大把的时间,想想都高兴。说着我转过身子,面对着他,倒退着走,用手做着很夸张的动作。“那我干嘛去?”你打你的游戏啊,打累了就喝酒,喝醉了就睡觉,其不悠哉!“放屁!你现在整天忙碌着不着家,连休息天不是值班就加班,退休了不在家好好呆着,还要胡折腾?”看他一脸地认真样,我也装作很认真的样子说,我才不在家呆呢,那不呆傻了啊?我打听好了,已退休我马上就去报名。
    他不再说话了,一脸的沮丧,低着头只顾往前走。看他一声不啃,我也装着不说话,顺手拽下湖边一根枯芦苇,拿在手里把玩,但心里一直再偷着乐。偷偷瞄一眼沉默不语的他,心想,这么强大的一个男人,也有他脆弱的时候,几句话就打倒了。
     就在我的视线和注意力被湖面上游过来的野鸭吸引住时,他突然说:“你以为你还十八啊,想上天,有那么大能耐吗?”
    我被他突入其来的问话,笑的差点就茬了气。你零智商啊,没看出我是故意气你的吗,谁让你在车上那样说我?
  “快看!好多野鸭……”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果然看见有好多野鸭,排成一行向这边游来,水面上划出一条长长的白线……。
    看着他拿手机对着湖面,一会蹲下,一会又把手高高举起拍照,和之前生气时判若两人,我觉得好笑,他有时候真像个孩子。
    人啊,无论男女,一辈子能有一个不弃不离,陪伴你一生,慢慢变老的人,也算是一件幸事。此刻的我,己经很知足了,有一个他陪在我身边,走走,看看,说说笑笑,即便是抬抬扛,拌拌嘴,也是幸福的。再美丽的未来,都敌不过一个温暖的现在。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