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会宁南渡散文】红旗飘过会宁(一)

2017-09-02 21:46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夕阳把最后一点余晖带走之后,大墩梁慢慢地沉寂了下来。偶尔还有游客起动车子的声音,车门关闭时发出的嘭、嘭声。沿路的食品包装袋、冰激凌的外壳、奶油雪糕的执手横七竖八的躺着,记录着白天旅游的盛况……
    如果没有农家乐零星的灯光,大墩梁便淹没在黑暗中了。
我不知道络绎如织的游人是否都是为了感受因油菜花的盛开而带来的旷野的噪动。但油菜花确实是为了收获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把颜色绽放到了金黄,把氛芳馥郁到了极致。惊动了十里的蝶,引来百里的蜂,让万千少男少女春心荡漾不已,众里寻他千百度,原来她在丛中笑。
   当夜暮降临时,似乎还有一颗朝圣者的心在跳动。
   公元一九三四年十月,国民政府称之为共匪的一个共产主义幽灵从江瑞金出发开始了举世瞩目的大迁徙,这恐怕是世界历史上仅有的一次由退却走向成功的战略转移。他们从罗霄山脉走向青藏高原,从亚热带季风走到冰天雪地。跨越长江,横渡黄河,前有国军,后有民团,一路上对手围追堵截,饥饿寒冷陪伴在左右,一个个鲜活的生命顷刻之间会长眠于一个个不知名的沟沟坎坎。就这样他们走过了十余省,历经二万五千里,走一方,撒一地,不忘初心,牢记信仰,把共产主义的种子撒遍了大江南北,创造了人类战争史上无可逾越的奇迹!
    公元一九三六年十月九日,一个身穿灰布军服,衣衫褴褛得和普通士兵无任何区别的将军被几个士兵抬在担架上和他的军队一起来到了地处会宁南部的华家岭顶峰,海拔二千五百米的高度让这位几天前在通渭战役中负伤的军人,因伤口化脓、营养匮乏而极度疲惫的将军,心情还是为之一振。对于一个经过血与火的考验、无数战争洗过礼的将军深深地懂得地利和天时、人和一样的重要。而且在局部的战役中,地利有时还会是战争的决定因素。华家岭,这是挡住敌人前进步伐绝佳的天然屏障;华家岭,这是以微小的代价获取更大利益的有利地形,他便不急着追赶已到会宁县城的大部队,决定在这里打一场以少胜多的阻击战,以减轻国军对红军的合围。
    十月十日,红一方面军特别先遣部队红一师与红军总部、红四方面总指挥部及直属部队在陇中会宁西津门(今会师门)文昌庙前举行了规模空前的会师盛典。
此刻,红五军副军长罗南辉将他的指挥部设在了华家岭南麓的大墩梁上的一个堡子里面,华家岭各个山梁上人头攒动,五星闪耀,官兵一起热火朝天的抢修工事,没有人能分清楚那个是官,那个是兵,他们都有一个信念一一为天下劳苦大众得解放。
    华家岭阻击战的序幕正在徐徐拉开……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