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运涛散文随笔】双子山森林公园游记

2016-02-18 18:34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到方正旅游,最有名气的是莲花湖,它是同纬度面积最大、有莲花最多的一处天然莲花湖,当然也是黑龙江省最大的天然莲花湖。现在全国各地都在大搞“文化搭台,经贸唱戏”,尤以文化基础比较薄弱的偏远地区最甚,都要挖掘本地最能叫响的旅游景区或特色产品,最好是本地独有,外地所无,或者属本地最大或最正宗的,弄一个什么什么节出来,每年在某一特定时间,邀请著名文娱明星大唱特唱,引进外地,最好是国外的世界五百强企业来签订合同,热闹一番,也算当地的文化盛会了。方正最能利用的资源,就是拥有约五百多万株莲花的莲花湖了,每年七月二十八日,就成为方正县的“莲花节”。
十分遗憾地是,我们去方正的时候,不是赏莲花的七月盛夏,而是飘雪花的十一月寒冬,不能躬逢盛大的庆典和多姿多彩的娱乐活动。哈尔滨的朋友非常热情,要请我们看方正另一个旅游名胜-双子山原始森林公园,这个季节去森林,同样不合时宜,但朋友说那里的石头非常好看,他同米芾一样“探瑰抉奇久为癖”,是个奇石爱好者,他看中的石头,一定是非常值得看的了,所以我们欣然而往。
    森林公园距离方正县城三十七公里,我们去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多钟,天色正逐渐黑下来的时候,公园已经关门,没有游客了,特意为我们重新开了门。从大门到公园停车场是七公里,如果没有车,在这里步行走,这个时间肯定是不可以的。
    双子山,望文生义,也一定是有两座山了,那就是位于宝兴林场施业区的大白石砬子山和小白石砬子山。森林公园始建于一九九七年,是个体经营形式,原名方正原始森林公园,二OO九年县林业局收回公园所有权和经营权,进行重新修葺,扩大浏览观光规模,目前属于省级森林公园,位于长白山脉、张广才岭西坡老爷岭北麓的中低山丘陵地带。海拔二百到八百米,公园占地面积六百八十公顷,森林覆盖率在百分之九十八以上。
    数千年的原始森林得以保存,有清朝封禁政策的因素,清政府为保护满族固有习俗,防止受到汉族的影响,对东北地区实行长达二百多年的封禁政策,造成东北地区政治、经济、文化的落后及边防的空虚,唯一的好处就是保存了一些地方原生态的环境,比如这片丛林密树,鳞次栉比的森林。但又因为人烟稀少、边防空虚,历史上曾遭遇两次大的劫难,一次是二十世纪初,沙俄趁修筑中东铁路之机,将魔掌伸向了方正县原始森林,他们采取拔大毛,掏腰窝等卑劣手段,将大批优质木材通过水路运往俄罗斯,使方正县的原始森林遭到重创。另一次是日本鬼子侵占东北后,再次遭到了灭顶之灾,他们除了对中国人民进行残酷镇压、迫害外,还对森林资源实行掠夺式采伐,通过松花江用火轮运往日本,使方正县六万三千公顷的原始森林几乎损失殆尽。只有地处南大山里,交通十分不便,给采运带来了诸多困难的地方,约十分之一的森林得以劫后余生,有幸保存下来,成为今天的双子山原始森林公园。
    从入口长廊开始游览,沿木制栈道前行,或许以前是私人经营,出于资金和效益方面考虑,栈道不是全程都有,断断续续,因此,原生态相对保持较好。植被以红松针阔混交林为主,山坡上多为柞木、黄菠萝、水曲柳、色木槭、胡桃楸、青楷槭、常混生白桦、山杨等高大树种,低矮的有毛榛子、山梅花、刺五加、五株梅、黄花忍冬等,草本则是苔藓和蕨类之属,较多的有凸脉苔草、乌苏里苔草、升麻、野芝麻、唐松草、花葱等。树木各自可能在夏季有穿红戴绿艳丽的衣裳,现在则统统为洗尽铅华的赤裸,让人想到希腊的大卫雕塑或徐悲鸿的《愚公移山》国画,没有任何赘肉,毫不掩饰地展示其轮廊和骨骼的魅力,越是承受风霜寒冻越坚强不屈的精神。
    公园有四个景区,第一个是野鸡岭景区,路标所指,有神鹿迎宾、百树苍翠、神树、丁香桥、浮云桥、聚财石、树妖、枯木吐翠、财神庙等景点。
    一直在头里领路,陪同我们的当地美女忽然高声喊了一句“帅哥”,引得几位男士全抬起了头,自我感觉还不错的都认为美女是在与自己说话,可是美女的手却指向一棵挺拔的松树,说:“帅哥在这儿呢!”呵!笔挺溜直,好象天安门上国旗护卫班的士兵,帅气十足,被人用红漆在树干上写着“帅哥”两个字,一副当之无愧、舍我其谁的神态。
    神树之下有人用水泥砌了个小小的“老爷府”,供奉着山神老爷之位,写着“入深山千年修炼,保八方游客平安”,并有人放了一瓶酒。人们居住在熟悉的城市中,平时是不相信鬼神的,即使有所信仰,也是“没有金钱是万万不能的”,无论是豪宅、是名车、是高官、甚至是人,几乎有了金钱付出金钱就能拥有,可是,到了这不知是几千年几万年形成的原始森林中,看到连森林“帅哥”都有三、五十米的高度,连苗榆树、云杉都有三百、五百岁的年轮,不得不感到了自己的渺小,感到在这森林中人类能力之有限,所以对于无所不能的神,也宁愿信其有起来。
    浮云桥和丁香桥下覆盖着薄薄的白雪,当地美女说,夏天底下是有水的,我们注意到脚下,石隙间有薄冰存在,证实夏天确实是泉水潺潺。两座普通的木桥之所以被当做景点,是因为它们是这里人工雕凿不多的痕迹,其他地方没有象样的路,脚下所走的,也就是没有森林覆盖的空隙,常常是比篮球还大的石头,人只能踩着石头走。有一整块比人还要高的大石头,被叫做聚财石。财神庙并不是有人照料的庙宇,也只是如老爷府一样的微型建筑。游人到原始森林中来,本是想暂时忘掉尘世中金钱至上的法则,却还是遭遇了崇尚金钱的景点,对于阿堵物,难道人们真就念念不忘么?也许,聚财石、财神庙不是为远来的游人修建,而是公园经营者自己的家庙,感谢游人给他们带来了源源不尽的财富,是为了满足对金钱日益膨胀需求而设的,不过,对于打原生态牌的旅游景区来说,却无疑是一个败笔,人们到这里来,本想感受的其实是一种超凡脱俗的舒畅、一种超然物外的放松,而不是“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进入第二景区鸣石塘景区,首先是密布大小石头的跳石塘路,人在凸凹不平耸立着的石头上跳,一不小心就有掉下石头扭伤的危险,谁都不敢有丝毫放松和懈怠。当地美女说,不知道为什么这里有这么多的石头,也不知道它们从哪里来,怎么来的,好象是从天上如下雨一样掉落来的。相对于眼见为实的百姓来说,确实不知道这些石头什么时候来的,从哪里来的,因为这些石头是二百五十万年前的第四纪冰川运动遗迹,那时还没有现代人类能亲眼目睹这一地质奇观的发生过程。
    石头最壮观的地方被圈了起来,命名为“鸣石塘”,又称“鸣石海”,也就是哈尔滨朋友津津乐道的地方,一片怪石嶙峋的池塘,由无数不同形态的巨石层层堆叠而成,在四周苍松掩映下,约四千平方米的旅旅其石,重叠竞秀,可惜没有学会黄初平叱石成羊的法术,否则唤醒成千上万的石头活转过来,该有多奇特。据说在“鸣石塘”下,夏季流水淙淙,只闻其声,不见其形,所以才得“鸣”之名。
    “鸣石塘”对面有指示牌,是“抗联遗址”方向,但只见“水车转运”,旁边有房子,空空如也。
    天色入暝,夜里是猛兽活跃的时候,如东北虎、黑熊、棕熊、野猪、狼、狐狸等,走遍四千米的大圈,安全系数没有把握,我们也缺乏照明工具,所以我们就绕小圈回返,玉女峰景区和抗联遗址景区就不去看了。

    脚下根本就看不出路的样子,完全是在山阔木瘦的石头和荆棘中穿行。当地美女说来过这里许多次,从来没有在这么黑的天色里走过,雪越下越大,给黑魆魆的森林一些微光,我们六、七个人不时前后喊着话,使彼此不至离开太远。
    为了使后面的人不至于气馁,鼓舞士气,前面的经常喊“快到了,加油!”,实际还是从林莽莽,根本看不到路的影子呢。
    公园中,我们是唯一的一群游人,向哪个方向走,走多远,做为外地人,我是没有任何概念的,当地朋友也非职业导游,只不过走的次数多了,就熟悉了路,不至于走错方向。
    终于到了白色的水泥路面,是下坡路,太陡了,有会开车的人说,这路车是无法开上来的,也无法开下去的,有人说,骑自行车下去肯定快,但招致大家的反驳,这么险的路,刹不住车的,只适宜步行走,但步行下坡也累,累小腿肚子。
    到停车场,白雪已经把汽车都包裹了起来,坐到车里,冷飕飕的,大家同意,返方正,到新城朝鲜村喝狗肉汤暖暖身子。下车时,风狂雪虐,于是庆幸今天下午游了森林公园,否则,这么大的雪,明天哪里也甭想去游了。
    带着微醺的醉意,看着进入城市时车窗外涌动的万家灯火,忽然就有非常温馨而昏昏欲睡的感觉,在每次游览原始森林时,我都听到有人发出“退休后在这里建一幢小房子居住”的愿望,可是人们真的喜欢住在离群索居的地方么,我想自己肯定没有那样的想法,因为天黑时,在森林中,我想到的是尽快逃避,不想体验面对黑暗和与虎狼为伴的恐惧,而在看到城市中有时被我们讨厌的人流车流时,想到的却是归属和安全感。
    在城市中,有生活压力时,去纯自然环境做短暂旅游,无所羁绊,是心灵的放松,而长期居住于大自然中,面对的恐怕就是难以想象的艰难了,逃离拥堵的城市,只会存在于一闪念间,原始森林的吸引,在于是相对的远方。人的心情在城市与自然之间,正好像歌词中唱的那样“在纤绳上荡悠悠荡悠悠”。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