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华山论剑 >

【寇宝昌书评】丹嵋文集《大野山林》序评

2016-01-18 11:46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受丹嵋兄长之邀,为其文集作一短评。我本人只是一中学教员,才疏学浅,哪有能力堪此大任,但见兄长之心拳拳,便从其唤命,谨以蚍蜉之功担椽木之重。虽未能曲尽其妙、入木三分,徒求不枉费兄长之一番美意耳。
    展阅丹嵋兄长之美文,可以说卷卷爱不释手,篇篇不忍卒读。这部《大野山林》集散文、诗词、时评、(议)论文、对联为一体;游历、怀人、美食、生活等内容无所不包;丰富广博,情趣斐然;篇篇锦绣,字字珠玑。每个精心营造的文字无不体现出作者丰厚的人文素养和雅致的美学追求。在如此浮躁、功利、媚俗的世风之下,能有这样的固不可拔的精神坚守,这样雅气横俗的生命涵养,能呵护内心的圣土而把文学进行到底,不禁让人油然钦敬。而喟叹称服、击节赞赏之余,也把丹嵋兄引为同道知己,虽不能至,心向往之。对文字和自由有如此的信仰和追骛,其于当世,能几人哉?
    丹嵋兄生长于书香秉传之家,其祖父就是一位老知识分子,外婆也是为数不多的、当时受过女中教育的女性;包括父亲、母亲,都是涵养丰赡、诗礼传家的典范。这样浓郁的家学氛围怎能不影响至他?而让人惊诧不虞、陡然生敬的是,其高祖父的弟弟竟然就是为民撑腰,除暴安良,大名鼎鼎的“燕子李三”!看到这些文字时,我才似乎更加理解了丹嵋兄为人为文的内因渊源。可以说丹嵋兄不仅才学高雅、兴趣丰润,他更是一位有担当、富正气,抑恶扬善、是非分明的人。他的散文《秋夜》笔调沉郁、苍凉;情感隐忍、激愤,内含极强的张力。其寓意直斥邪恶卑鄙之辈,有些词句竟如一颗颗即将爆裂的炸弹,充满着遒劲、刚烈横扫一切的战斗力量,其文风颇得鲁迅先生之遗骨。照片上的丹嵋看上去温文儒雅、和善可亲,骨子里的丹嵋却是刚正不阿、嫉恶如仇。我一直认为,知识分子不应该只蜷缩于自我的小天地中把玩消磨、独善其身,而应事事关心,以天下为己任。可以说,丹嵋兄不愧于这样的文人。
    丹嵋兄用华丽而不失浑厚的语言,营造着属于自己的精神家园。他的文风优美洗练、自由无羁,上可翱翔于九天之上,下能悠游于四海之中;词语的运用更是娴熟无碍,信手拈来;他的每篇文章都写得精到唯美,若有所思:时而壮怀激烈,时而温婉和惠;时而悱恻动人,时而穷极幽深。他在《生命如杨》里写到:“沧桑是一种生命的履历,是一种生命的资本,是一种生命的风骨。”“伟岸丽姿的幕后往往是悲壮的境遇以及英勇的固守。”他的文集中总是不乏这样厚重大气而又充满智慧的句子,览读之余,每每让人掩卷沉思,叹赏不已。对生命的体悟是我们每个人毕生修行的功课,而真正的智者如丹嵋,绝不是单调地记录生活的轨迹,而是以艺术的直觉、哲学的思维、文学的笔调抒发自己与生命、与生活、与万物相融相通的心灵感受。作为一个读者和知音,我又为能读到这样的句子而感到深深的喜悦和自豪。
   丹嵋在散文《我的父亲》中饱含深情地写到:“您那光明慈祥的双眸,就像黑夜里指引方向的明灯,哪怕默默燃尽了最后一滴流光的神采,而我,却,在迷失的旷原上拥有了绚烂。”父爱如山,一个羞于向父亲启齿表达儿子之爱的北方汉子,就是用这样的诗句把他滚烫的情感裹藏在文字之中,作为他献给父亲的最好的礼物,还有什么比这样的礼物更恒久、更有价值呢?
   哲学家说,美是心的产品。丹嵋兄笔下的文字美得晶莹、美得彻骨,美得丰润,美得醉人。我常常想,一个人的内心世界要多么的光华无暇,才能流淌出这样丰腴优美的文字?《花之恋》、《月光秋色》旖旎缠绵,纯洁静谧;《荷塘夏日》、《逸荷书屋》清雅闲适,情趣盎然。代表作《追山忆》更是以他自身对佛道儒的情感渊源和亲历故事为主线,最终成就了此篇以非常见题材为创作内容的散文作品,既有亲临仙境的文学美感,又引用了传统道教中对道的深层阐述和理解,情感饱满,笔调活泼。
    朱光潜先生认为,如果自然要上升到美的程度,就一定要经过人情化和理想化。丹嵋兄正是发现美、加工美、升华美的人间使者,可以说,与他每一篇文字的邂逅,都是一场美的盛宴。
    其实,不管是哪个时代,对文学的追求,都是一种美好的情怀。许多人的中学时代,都有过文学梦。走上社会之后,也曾追求过,狂热过。随着成立了家庭,特别是在有了孩子之后,种种琐事的烦扰,也就渐渐远离了文学,能够坚持下来的为数不多,丹嵋兄就是坚守理想与追求的其中一位。而从这个意义上说,他才是人生舞台上精彩的歌者。在文学面前,我是个败下阵来的勇士,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感受更多的是青黄不接式的“贫穷”和夹杂在缝隙中缓慢萌发和生长的激情,还有一个作为孤独的人想拥有一个美好的精神家园的简单而奢侈的梦想。而难能可贵的是,丹嵋兄依旧保留着孩童般的纯真和灵气,不染俗尘的高贵与质朴,他的文字一次次完成了灵魂的飞翔与蜕变。
    文学是神圣的,像母亲,无论我们贫穷还是富有,她总是以温暖、博大、慈爱的胸怀收容我们的倾诉。丹嵋兄永远有一颗年轻的心,他是真诚地把自己的一生交给文学的人。因为他懂得坚守,不迎合世俗的喜好。有人说,文学就是作家与世界的相遇。只有相遇,才可以发现和揭穿世界的秘密。是的,丹嵋的文字就是火焰,根植于低处的裂痕而向上呈现,带着呐喊的光环。
    这是一场请缪斯女神担当导演,由丹嵋兄为自己举办的独唱音乐会,每一个文字都是他心灵的律动,奏响了他对真善美的无限亲近与热爱;每一个音符都是汇入人生的美丽和弦,跳跃出他生命存在的意义和价值。丹嵋的文字是对青春或岁月的一次告慰和延伸,却没有忧郁的底色。正如一个人独自品酒却没有寂寞的情绪,虽然黑夜往往要经过漫长而痛苦的嬗变,但丹嵋的文字却分娩出带有阳光和露水的七彩黎明。
    丹嵋兄的舞台就是迄今为止他的人生历程,具化为我们眼前的这本凝注着美与感悟的文集。
    当你翻开这本文集的时候,他的个人音乐会也便由此拉开了序幕…… 

寇宝昌:男,1978年生人。哈尔滨市作家协会会员。高中语文教师。近年来在《星星》《山东文学》《天津文学》《北方文学》《诗选刊》《诗歌月刊》《牡丹》《大河诗歌》《文学界》《湛江文学》等刊发诗多篇。诗歌入围“张坚诗歌奖”,诗艺网四周年特别征文三等奖,“苗夫之韵”杯绿色中国梦诗歌征文三等奖,诗作入选《中国当代短诗选》《当代文学精品300家》。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