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华山论剑 >

【崔迎春书评】处夹缝腾挪不易 聚人气水到渠成

2016-01-18 11:37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处夹缝腾挪不易 聚人气水到渠成——说平儿
  文菡萏
  看过一帧照片,朋友拍的,一方浅绛彩瓷花盆的一面。图中月牖轻悬,桐阴低蔓,牖下女子衫薄春软,云松髻绾,正在揽镜自照。美极!有题曰:“错把钦䲹当凤凰,纷纷恩怨漫相偿,一到孤女零仃托,不枉梧桐泪几行。“说的是平儿,是画师根据改琦的本子绘的平儿,为红楼四十四回平儿理妆场景。
  平儿理妆, 要从凤姐过生说起。凤姐寿宴,贾琏得便偷人,凤姐窗外听到淫夫浪妇床上狎昵,咒其死,要把平儿扶正等语。顿时酒涌醋翻,回身先打了平儿,再踢门而入。平儿抱屈,抓打鲍二家的,又被贾琏踢骂。凤姐荼毒,贾琏欺辱,可见平儿一直生活在夹缝中,腾挪不易,稍有不慎便成为他们夫妻的出气筒。事情闹罢,安静下来,贾母知其原委,让他俩安慰平儿。先是贾琏顾不得,赶上来道:“姑娘昨日受了屈了,都是我的不是。奶奶得罪了你,也是因我而起。我赔了不是不算外,还替你奶奶赔个不是。”也就是赔了双重不是。但平儿没等凤姐开口,先上前跪下磕头:“奶奶的千秋,我惹了奶奶生气,是我该死。”这就是平儿,可以无视贾琏,却把凤姐放在心上,即便受尽委屈,也要给足自家小姐面子。阅此,读者几欲坠泪,这样的丫头哪里去找,焉能不让人喜欢。同时也知,平儿伴虎,好则便好,不好就是这个下场,是最真实一面。
  所以一直想写下平儿,因为她是红楼里最聪慧的丫头,没有之一。红楼四大丫头:鸳鸯、金钏、平儿、袭人。分别为权利核心和重要房中的首席,亦系湘云送绛纹戒指得主。金钏娇痴火热,死了。袭人老成笃定,自诩蠢笨,结党上攀,也算通房。鸳鸯,胡兰成曾赞其洁净,不染烟火。但平儿的出色,是无人比拟的。聪明的虽多,晴雯、小红、紫鹃、莺儿等,但聪慧的却少。若想从这个丫头身上找出瑕疵,实难,也就是那么点俗气,连这点俗气都是凤姐和贾琏给的,是长期复杂环境熏染历练出来的。王熙凤是个痛快人,声口简断,看不得扭扭捏捏,哼哼唧唧之人,说过平儿难道必定装蚊子哼哼就是美人了?所以后来,平儿无论在处事的机敏果断上,还是话语简便处都与之毕肖,只是不乏宽容迂回,初衷善心,这是可喜的,亦和她出身有关。
  平儿,是凤姐从娘家带来的,属陪嫁,亦活动嫁妆。小时既伺候凤姐,无父无母,系王家购买。凤姐出嫁时,与其他四人同来,遂归贾府。那三个呢?书中没表。39回平儿曾透漏:“先时陪了四个丫头,死的死,去的去,只剩下我一个孤鬼了。“孤鬼二字触目,可见如履薄冰,活着不易。所以李纨说:“你倒是有造化的,凤丫头也是有造化的。” 也就是双赢。至于旺儿家的应该是整房陪送,全家齐来。细看红楼,会发现凤姐用的都是自己人,平儿贴身,旺儿媳妇府内跑腿,旺儿在外得力,像放高利贷,追杀张华,金哥案嘱文修书类,全赖他。72回,来旺妇倚势霸成亲,想要彩云。贾琏听管家林之孝讲,来旺子吃酒赌钱,无所不至,便心下犹豫。凤姐就说了:“我们王家的人,连我还不中你们的意,何况奴才呢!”可见旺儿子亦属王家,旺儿起初绝不会是贾府之人,并年长贾琏凤姐很多,儿子已17,到了婚配年龄。亦看出,奴才随主子过来,能依靠的还是自家主子,主子荣耀自己方能得势,虽不至呼风唤雨,但遇事好办,是真。周瑞家的也是如此,所以千万别错打算盘。
  那么那三个陪嫁丫头为何不在了呢?答案很简单,也就是随环境变化抵牾渐生,得罪了自家小姐,因而被清除。无非春色泛滥,与贾琏有染,令凤姐不适。贾琏虽粘,但温情,一般不强人所难,只淫不威,威的是凤姐,所以平儿才能从容应对,顾忌的多半是凤姐。而那几个敁敠错误,自以为聪明,认为只要讨得男主人欢心,便可借力高扬,青云直上,只可惜终是无根之絮,死路一条。她们没看看是在同谁争男人,凤姐是有名的醋瓮,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她来贾府之前,贾琏房中就放有两个,这两个也未能幸免,皆被解决,何况带来之人。后来凤姐是怕名声不雅,说她不贤良,才让平儿做了通房大丫头,也就是那几个想做没做到的位置。为何别人不能,平儿却行?一是平儿洁身自爱,无非分之想,没能成为她的嫉妒目标。二是赤胆忠心,处处维护凤姐,时时替她着想,也就是贾琏说的你们一口贼气。三是能清醒分析事态,知道有些事情的严重后果。这是明智,也是智慧,能保命就是大智慧。
  曹侯定义平儿,用了一个“俏”字。书中多次渲染,光回目,平儿的笔墨就占去四回,如俏平儿软语救贾琏,俏平儿情掩虾须镯等。可知她温软可爱,这需和凤姐的脸酸心硬对看。很多人说平儿是俏也不争春, 实际这不是争不争的问题,关键是拿啥争,姿色、心机、地位还是背景?姿色自不用说,是个美人胚子,贾母说过,宝玉也赞其清俊,上等女孩,这都是见过世面有审美的人。李纨也讲过她模样体面,刘姥姥亦把她错当成凤姐,可知平儿不仅容貌清丽还气质不俗,但光有这些是不够的。王熙凤也不弱。另平儿本是王家旧仆,单枪匹马,拿什么和凤姐显赫的出身,强大的阵容相比,况贾琏又是一个喜新厌旧,靠不得之人。看一看赵姨娘,凭着一哥一姐和贾政喜欢,瞎闹腾,实狼狈。所以不争也罢,争的后果,不说那几个,尤二姐便是一例。
  何为通房大丫头?通房大丫头,也属男主人公开性质的女人,但不是妾,比妾低,介于丫头和妾之间。妾,一脚门里,一脚门外,属半个主子。月例提高,单立一房,有丫鬟伺候,如赵姨娘。但平儿不是,虽然宝玉说她是贾琏之爱妾,凤姐之心腹,但不是确切定位,尚属候选。意在说她不简单,既能博得贾琏喜爱,又能获得凤姐信任。我们通看历史,翻遍红楼,这样的女子有几个?无不是为一己之利,个人之私,弄得家翻宅乱。平儿本事,没有小家子气和私欲,“不像那媚魇道的” ,贾母言。所以宝玉叹以贾琏之俗,凤姐之威,她竟能周全妥贴。至于通房,也叫收房。有解是自己的卧室和主人卧室相连,得以近观春色,或上前伺候,甚至受邀参与。另说房是房事之意,与主人同睡一屋,床是拔步床,为房中房,便于夜间服侍。问过一个研究红楼建筑格局的朋友,言凤姐房是一进院落,三间正屋。书中第六回刘姥姥进府,也言明东屋是巧姐和奶母的,那么西屋便是贾琏凤姐睡,平儿也应居此。也许窗下有炕,白日贾琏凤姐吃饭用,晚上归平儿。评红楼很难,功夫往往在书外,自己知识匮乏,难以定义,只是因喜欢胡乱发点小心得而已。第7 回.周瑞家的送宫花,凤姐与贾琏白昼行房,丰儿坐在凤姐房门槛把守。少顷,传来贾琏说笑声,平儿拿大铜盆出来,喊丰儿舀水进去。此处虽书凤姐风月,也顺带出平儿的职责和角色。
  凤姐能留下平儿,是双方面的。一是她需要这么个人,作为心腹臂膀。像李纨说的:“凤丫头就是楚霸王,也得这两只膀子好举千斤鼎。要不是这丫头,就得这么周到了!”二是平儿至始至终做得很好,即便成了通房,一年也不让贾琏近身一次。深知唯这样,才能减少凤姐的妒意。凤姐醋大,若是平儿贾琏一二年间在一起一次,都要在心里掂几个过,极不舒服。平儿是她肚子里的蛔虫,焉有不知,便放弃,也就意味着不仅放弃了性爱的权利,同时也放弃了生子的权利,遂换取平安无事。
  第21回,巧姐出痘,贾琏外书房斋戒。半月搬回,枕头里抖出一缕青丝,系贾琏和多姑娘苟且之物。平儿拽在袖内,瞒下,并没告诉凤姐,转头来询贾琏,被抢去。贾琏喜其娇俏,搂着求欢,平儿夺手跑掉。文中有一句:“没良心的东西,过了河就拆桥,明儿还想我替你撒谎!”这是平儿对贾琏说的,可知平儿对凤姐不是愚忠,经常替贾琏遮掩,为此深得喜爱。她手里既有凤姐的把柄也有贾琏的短处,但到此为止,从不过话,矛盾处,颇见平和。所以她叫平儿,风平浪静,平息事态之意。平儿本也不是兴风作浪,逞口舌之人,知道啥该说,啥不该说,家里也就相对安静些。夫妻欢,妻妾睦,这是平儿的手腕也是痴心。
  回到上文,平儿跑到窗外,两个人隔着窗户说话,平儿说:“难道图你受用一回,叫她知道了,又不待见我。”也就表明自己的难处。贾琏发了会狠,无非惧内之人背后谇语,不可当真。这时凤姐走来,说好好的,咋不在屋里说话。平儿回说屋里没人,我在里面干什么?凤姐话中有话,笑说没人才好呢!平儿一听正色道:“别让我说出好听的了。”然后也不给凤姐打帘子,自己摔帘子先进去了。蒙双行夹批:“笑字妙!平儿反正色,凤姐反陪笑,奇极意外之文。”实际一点不奇!平儿为何敢一反常态摔帘子?那是因为凤姐理亏,在封建社会,妾对上虽是仆,但在性爱上是平等的,有权要求,妻不能妒,妒是七出之一,要被休掉。这些,我在妻妾关系里曾说过,就不累赘。所以凤姐不好发作,只说:“平儿疯魔了。这蹄子认真要降伏我,仔细你的皮要紧!”当然这属特例,只是一点小花絮,素日她对凤姐还是忠心耿耿,尊礼守制的,只是在性方面有那么点不可言说的微妙。

                                               二

  以上是情,我们再说钱,都知平儿是凤姐的臂膀,那么看她如何行事。
  先说平儿帮凤姐弄钱。第72回,贾府内瓤子上翻,开始穷下来。接二连三的事让贾琏喘不过气,就求鸳鸯暂且把老太太查不着的金银家伙,偷着搬运出一箱子来,暂押千数两银子支腾过去。怕鸳鸯不允,又让凤姐晚上去说,并说成了谢她。这时平儿开始替凤姐敲诈,一旁笑道:“奶奶倒不要谢的。昨儿正说,要做一件什么事,恰少一二百银子使,不如借了来,奶奶拿一二百银子,岂不两全其美。”你想想统共才押千两,就要抽去一二百的头,多不多,狠不狠。凤姐道:“幸亏提起我来,就是这样也罢。”贾琏一听就急了:“你们太也狠了。你们这会子别说一千两的当头,就是现银子要三五千,只怕也难不倒。我不和你们借就罢了。这会子烦你说一句话,还要个利钱,真真了不得。”凤姐当时就火了,翻身坐起说了一大堆夫家娘家的话,实是转移视线。贾琏听后软下来,说说句顽话就急了。凤姐也就借坡下驴,说后天是尤二姐周年,我们好了一场,是想给她上上坟,做冥资之用。先不说上坟需不需要这么多,只说凤姐机变,编故事,贾琏听后颇感动。凤姐是个没几句真话的人,都是胡扯,如果她和尤二也叫好,那就没坏的了。那叫俩命,活活的男婴被她假人之手弄掉,断了贾琏的血嗣,于己有利,对贾府那是罪。所以说人嘴两张皮。脂砚斋曾批,她戏贾琏如戏小儿。但抽头是平儿提起。
  。
  我们再看平儿替她瞒钱。第16回,贾琏和黛玉从苏州回来,在房里说话,王熙凤听到堂屋有人,就问是谁?平儿谎称是香菱妹子。待贾琏走后,才说是旺儿嫂子来送利钱,并说来旺家的越来越没成算,挑这时,让爷撞到咋办。一是表忠心,二是应变灵活。脂砚斋批:“一段平儿见识作用,不枉阿凤平日刮目。”到72回时,凤姐还在放高利贷,已过明路,当着贾琏的面对旺儿家的说:”你也忙忙的给我完了事来。说给你男人,外头所有的帐,一概赶今年年底下收了进来,少一个钱我也不依的。我的名声不好,再放一年,都要生吃了我呢。”并说了诸多迫不得已的理由和哭了一大堆穷。
  同是72回,贾琏对鸳鸯说,我正想找你呢,可巧在这里。前年老太太过生,有个外路和尚,孝敬了一个腊油冻佛手,古董账上有这么一笔,古董房里也问过两次。是老太太摆着呢,还是交到了谁手里,也好注明。腊油冻佛手,属古董。“腊”还是“蜡”,历有争议。有说蜡油冻是黄色蜜蜡,半透明。物理和化学成分与琥珀相同,属宝石。素有千年琥珀,万年蜜蜡之说。另说腊油冻,是冻石的一种,南方肥腊肉的颜色质感,罕见名贵。也有内行称,绝不是蜜蜡,蜜蜡半透明,不能称冻。应该是寿山石或青田石。寿山石中,冻是一个很丰富的品类,有的名贵程度,仅次于田黄。玩玉有蜡光之说,故倾向于“蜡”,形容玉之光泽。腊油,则不通。评说纷纷,不一而足。红楼版本诸多,甲戊本没有此回,有的影本不清,戚序本为“臈”,臈通腊,程高本为蜡。但不管怎样,是一件玉雕不假,佛手是一种植物,不是人手,不可混淆,总之价值不菲。这个东西需专门造册,由古董房收管。古董房有责任对明,账物两清,遗失不是小事,小事贾琏也不会郑重来问。鸳鸯是个精细人,说老太太只摆了几天就烦了,让交给你奶奶,并且连日子和派谁来的都记得。一看确凿,平儿忙说:“交过来了,现在楼上放着呢。奶奶已经打发过人出去说过给了这屋里,他们发昏,没记上,又来叨登这些没要紧的事。”若是鸳鸯记不得了,估计平儿也就没这番言辞,混赖便是。但平儿还是撒了谎,如若当时派人,咋会不记。这是涉及职责之事,凤姐协理宁国府,连杯盏打碎尚需描赔,何况这个? 有打发人去的时间,早就把东西交割清楚。大家族人多手杂,这是官中之物,不是老祖宗私藏。便是私房,李纨也说了,幸亏有个鸳鸯,要不还不知道被人诓骗去多少,可见打主意的颇多,凤姐不能除外。
  贾琏没过脑子,脱口就说:“既然给了你奶奶,我怎么不知道,你们就昧下了。”这是实话。平儿马上辩道:“奶奶告诉二爷,二爷还要送人,奶奶不肯,好容易留下的。这会子自己忘了,倒说我们昧下。那是什么好东西,什么没有的物儿。比那强十倍的东西也没昧下一遭,这会子爱上那不值钱的!”也就是明着继续扯白,这点像极凤姐,把球轻轻踢给了贾琏,并说得堂皇,有不稀罕之意。贾琏回思过来,当着鸳鸯,不好再说,便道自己忘记了,把事情揽下,关起来门来,他们才是一家,这是正经。鸳鸯本不是多事之人,也就顺话而下,圆过。
  平儿还替凤姐管钱。凤姐是个贵妇,不可能事事亲为,最信任的是平儿,所以平儿脖子上戴着一把钥匙。这把钥匙被李纨摩挲到,说要什么钥匙,你就是你们奶奶的一把总钥匙。也就是事无巨细样样明了,钱财事物比凤姐还清,尚可变通。尤二姐死后,贾琏等银子办丧事,凤姐说一个月赶不上一个月,现只有二三十两,要就拿去。后来是平儿偷了一包散碎银子悄给贾琏,大约200两,还说要哭远着点,别在这点眼。这里的偷是背的意思,本就她管。200两不是小数目,以刘姥姥的算法,够庄户人家活20年的。但还差,贾琏又赊了500两的棺木,加上乌七八糟的开销,应该欠一屁股债。这些窟窿咋填,应该还是贪,贪谁的?无非贾政的。鲍二家的死时的200两,他就让林之孝做到陈年的流水里。他和凤姐的月例加上丫鬟,统共就十几两,不够花三五天的,这是凤姐原话。贾琏爱钱,女人宠娈都占,开销极大,钱从哪里来?这里不纠,单篇再说。只说平儿一介丫头,在钱上比贾琏更自由更有权利。

                                          三
 
      我们再说权。凤姐权大,贾政这边大小事务全赖她料理,个人能力有限,平儿多有扶持。61回,判冤决狱平儿行权,林之孝家的查出厨房柳家藏有玫瑰露和茯苓霜,回探春,探春让找平儿回凤姐。凤姐武断,当时就说:“将他娘打四十板子,撵出去,永不许进二门。把五儿打四十板子,立刻交给庄子上,或卖或配人。”  非常狠,或卖或配,轻巧得如同处理动物。平儿依言吩咐,五儿哭诉,说出实情。园中有和其母不睦或想占位者趁机下话,收买平儿。平儿不为所动,暗查细访,果系冤屈,也见正义。此事又牵扯正房,太太正屋失窃,贼是彩云,玉钏和她对赖,大家心知肚明,晓得系彩云偷拿给环哥,赵姨娘便是窝主。但又怕起了脏,打鼠伤了玉瓶,探春面子不好看。宝玉就和平儿计议,自己应下。平儿为诫饬,唤来玉钏、彩云,晓理动情如此这般说了一番,彩云羞愧,磊落承认。事情告破,不费吹灰。平儿回去瞒下彩云,只说宝玉玩笑偷拿,凤姐老道,知道蹊跷,说:“依我的主意,把太太屋里的丫头都拿来,虽不便擅加拷打,只叫他们垫着磁瓦子跪在太阳下,茶饭也别给吃。一日不说跪一日,便是铁打的,也管招了。”这是硬办法,岂不知平儿早用软招解决,既保全了探春,又令彩云愧悔。平儿又趁机劝凤姐,何苦操心,得放手时就放手,什么大不了,乐得不施恩。咱们终归要回那边屋里去的,没的结些小人仇恨。况且自己又三灾八难的,好容易怀了一个哥儿,到了六七个月还掉了,焉知不是操劳所致,如今乘早儿见一半不见一半。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凤姐听后,笑说随你小蹄子发落去吧!也就默许了。
  第二天李纨和探春听见,也说“知道了,能可无事,很好。可见大家皆满意,足以显示平儿的沟通能力。彩云得益,探春感激,也算做足好人。这是在攒人气,只是出自本心,不曾刻意。
  再说尤二。尤二之事,是平儿先得消息,告诉了凤姐。旺儿虽知,却装不知,所以凤姐连用了三个好:好,好,好,这才是我使出来的好人呢!。凤姐问旺儿,审兴儿,得实情,布罗网,诓骗尤二进府,一步步扎紧口袋,以致最后二姐丧命。后来平儿看尤二处境艰难,颇有悔意,曾道:“想来都是我坑了你。我原是一片痴心,从没瞒她的话。既听见你在外头,岂有不告诉她的。谁知生出这些个事来。”尤二姐心慈说道:“姐姐这话错了。若姐姐便不告诉他,她岂有打听不出来的,不过是姐姐说的在先。况且我也要一心进来,方成个体统,与姐姐何干。”话虽如此,事却不同,早知晚知可谓天壤之别。
  贾琏极喜尤二,有别以往,可谓孤注一掷,大下血本。置了外宅,母、妹同住,一天5两银子的供奉,所以尤三姐才能有了金又要银,杀了鸡又宰鹅。贾琏还把自己的私房全部交给二姐保管,只等生个大胖小子,生米变熟饭,接进来,和贾赦一说便妥,那时凤姐便有天大的本事也无可奈何。岂料凤姐素衣素盖翩然而至,人财俱获。外宅曝光,小金库充公,尤二姐收囊。若晚些,孩子生下,将是另篇。在这件事上,不能说平儿没私心,毕竟她和凤姐一气,贾琏在外有人,多少有碍于她。只是底色好,有余温,背着凤姐常弄些汤汤水偷给尤二。
  平儿智力超群,不逊凤姐,绝非一般的精灵敏捷。贾琏从苏州回来,与凤姐、乳母家中闲篇。赵嬷嬷求他提携帮衬两个儿子,然后说些省亲接驾的杂话,可谓热火朝天。恰逢荣哥蔷哥前来回话,要去苏州采办。凤姐趁便说:“既这样,我有两个在行妥当人,你就带他们去办,这个便宜了你呢。”话说得滴水不漏,贾蔷乖巧聪明,忙陪笑道:“正要和婶婶讨两个人呢,这可巧了!”又问名字,凤姐问赵嬷嬷,赵嬷嬷听呆了,根本没往自己儿子身上想。平儿笑推,蒙侧批:“真是强将手下无弱兵,至精至细。“言平儿机敏,思维放得开,收得拢。
  金钏死后,几家不大管凤姐事的奴仆,常来请安奉承,孝敬东西。凤姐摸不着头脑,不知为何如此贴近,就问平儿。平儿冷笑道:“奶奶连这个都想不起来了?我猜他们的女儿都必是太太房里的丫头,如今太太房里有四个大的,一个月一两银子的分例,下剩的都是一个月几百钱。如今金钏儿死了,必定他们要弄这两银子的巧宗儿呢。”这就是平儿,凤姐回思不过来的,她心中一样有数,脑子颇够用。
  平儿的口才也是一流的,行权回已窥一斑,55、56回方是正传。探春理家,刁奴不服,欺蔽幼主年轻。岂不知探春心高,胸有成竹,要开刀做法,偏赵姨娘撞到枪口,弄得探春声泪俱下,一肚子气。平儿走来,看见探春哭过,正在盥沐,几个小丫鬟,跪着举盆的举盆,拿帕的拿帕,伺书不在。便连忙上前挽袖卸镯,接过毛巾,将探春面前衣襟掩了。这里足见平儿有眼色。平儿更会表达,说他们奶奶事多,有忽略没行到的,姑娘只管添减,第一于太太的事有益,第二也不枉姑娘待我们奶奶的情义。话说得和软在理又有情,弄得李纨和宝钗都说怪不得你奶奶疼你。探春是个厉害角色,想开端做法,首先就要驳凤姐。一是姑娘脂粉银两重叠 ,二是园子树木花草荒芜,便问你奶奶咋没想到?大有兴师问罪之意。平儿不卑不亢,每次都说奶奶原想到的,只是有不可办的理由 ,无非怕委屈了姑娘们,断说不出口。所以宝钗说她:“你张开嘴,我瞧瞧你的牙齿舌头是什么做的。从早起来到这会子,你说这些话,一套一个样子,也不奉承三姑娘,也没见你说奶奶才短想不······探春本一肚子气,看她来了,越发生气,想着主子素日当家使出来的好撒野的人,想拿她出气。没想到平儿毕恭毕敬,不仅支持她,还说不枉姑娘待我们奶奶素日的情意了。让探春的火全熄了,反而愧起来,滴泪说:“我一个女孩儿家,自己还闹得没人疼没人顾的,我那里还有好处去待人。”
  可见平儿到哪 ,哪就是一片锦绣。当然她也俗气,谙世故,知深浅,懂分寸。平儿威信,探春深知,也晓得这帮刁奴等着看她笑话,溜须平儿,蔑视她。所以吃饭时,提及宝钗饭菜,丫鬟出去命廊下的媳妇去取。她忙拦住:“别混支使人!那都是办大事的管家娘子们,你们支使他要饭要茶的,连个高低都不知道!平儿这里站着,你叫叫去。”这是反讽,高低是双关语。故意使唤平儿,让底下婆子看看。平儿答应出来,自然有人替她跑腿。众婆子簇拥她坐下,有拿帕掸石矶的,有铺坐褥的,有奉茶的,一片忙乱。平儿也说了一大堆,口气两头顾,不偏不倚,其中一句“她撒个娇儿,太太也得让她一二分,二奶奶也不敢怎样。”这,不是紫鹃莺儿那种老实人做得来的。
  平儿口碑极好,凤姐泼醋回,贾母说平日看着倒好,倒不像那媚魇道的 ,竟也这样的坏。尤氏等连道,是他们俩口子不好对打,拿平儿撒气,平儿委屈着呢。可见关键时,有人替她说话,并不只一个,这里还有个“等”字。李纨也多次夸平儿,替她打抱不平,说凤姐给她提鞋都不够,换个个才是。宝玉对平儿也极好,叹平儿孤苦,独自供奉贾琏凤姐使用。贾琏也说平儿是一肚子委屈。底下的小厮兴儿对尤二尤三称赞,倒是平姑娘为人很好,虽和奶奶一气,倒背着奶奶常作些个好事。凡有不是,奶奶容不过,求求她就完事了。有甚者鲍二家的咒凤姐死,说把平儿扶正就好了。看看吧!赞声一片,上中下主子奴仆无不说她好,哪人能比!袭人和她同为通房,李奶母说她一天到晚装狐媚子,底下丫头也说她是撒花点子的哈巴。而平儿不知不觉攒了不少人气,不说袭人,凤姐已大大不及,形成鲜明对比。
  凤姐看起来聪明,实傻。操了一世的心,落了一身的病,遭了满肚子埋怨,有钱无人,最后被贾琏休掉,伏笔是平儿扶正,也就真调了一个个。平儿之所以走得远,并不是处心积虑,而是水到渠成。也验证了舍得这句话,有舍才有得,起初看也许是失去,而日子一长就变成获得。不争是最好的争,退一步海阔天空。有些东西不适合握,越紧越漏,像沙子,所以凤姐的人生成了标本。
  我们再回到开头,看瓷上的诗,我百度了一下还真没有。所以要谢能保留下来的这些老物件,否则有些文化真要断档。“错把钦䲹当凤凰,纷纷恩怨漫相偿,一到孤女零仃托,不枉梧桐泪几行。”钦䲹是种鸟,是谁把钦䲹当了凤凰,平儿还是贾府?平儿从小随凤姐长大,早就互融,以其聪明焉有不知其为人。她俩关系微妙,凤姐用她,她也依靠凤姐,没有凤姐,她啥都不是,别说做好人,命都飘摇。这首诗是阅百二十回的感触,托没托孤,不知道。巧姐遭卖,凤姐被休,是实,若平儿果真扶正,那也是凤姐无形中为自己挖了一个坑。恩恩怨怨不必多说,反正心里俏丽,做点好事没错。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