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华山论剑 >

【崔迎春书评】失孤介锦绣全抛 挥青丝缁衣独卧

2015-09-14 20:56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失孤介锦绣全抛 挥青丝缁衣独卧——说惜春》
  惜春,是繁华中的冷艳,喧嚣中的孤介。是一个清奇女子,在水墨间独自寂寞;是一幅最美的画轴,在岁月里笃自蹉跎;是最洁白的曼陀罗,守着自己的佛性与尊严,对人间只那么冷冷地一瞥,就解下绫罗,披上缁衣,剃去繁华,挥掉三千青丝,青灯古佛独卧。任黑海老去芳华,梵音婆娑。
  写惜春总有一种心痛,一种无奈和不解。是一捧热泪,是一抹心酸,是不忍污垢的泥潭,是心头对这个小女孩深深地惋惜与爱恋。
  惜春是贾敬的女儿,是贾珍的胞妹,是宝玉的族妹,是宁国府堂堂正正唯一的一位大小姐。她与亲生哥哥贾珍年龄相隔悬殊,比侄儿贾蓉还要小很多。她从小没有母亲,父亲弃官不做,常住道观,炼丹求仙,家事不管,后中毒而亡,与雍正死因相似。
  因贾母喜欢女孩,命王夫人抱来抚养,可见生母在其襁褓间就已离开。她不是贾母的亲孙女,也不是元春、迎春、探春的亲妹妹,只是寄居在荣府,在大观园里寂寞独自地活着。在整篇脉络里,曹侯设计了大观园这样一个杜若香飘,叠翠柳绕的世外桃园,不仅是想让自己的灵魂有个休息的场所,更是为了纪念他与姊妹们在一起的那段纯净时光。是一个极静极舒心的去处,是想让这帮洁白清静的女儿,有一个干净自由美好的生存空间,所以执笔让这位族妹也入园生活。
  惜春是四艳中最小的一个。曹公用墨不多,但塑造得形象生动,性格鲜明。很多人管她叫冷美人,实不能苟同。真正的冷美人是宝钗,惜春更多的是孤高,是清绝,有着百折不回的个性。就像探春说的:“我们是再傲不过她的。”她看破红尘,厌倦虚假,远离丑恶,缁衣顿改,这也是无奈中的潇洒,孤僻中的泪花。
  惜春第一次出场是第三回,黛玉初进荣国府。那时,她年龄尚小,身量不足,在书中只是随众众一笔。第二次出场是第七回,周瑞家的送宫花,他和小尼姑智能儿在一起玩笑,对周瑞家的说:“我这里正和能儿说,我明儿也剃了头同她作姑子去呢,可巧又送了花儿来,若剃了头,可把这花儿戴在哪里呢?”这时的她,还是一副天真烂漫的小女儿之态。但在这里,已对她的命运和未来埋下伏笔,也可看出她自小向佛,遁入空门是自愿的,不同于智能的被迫,妙玉的多病。是心灵的向往,是看透,是了悟,事虽一样,心却有别。以后不会像智能儿那样凡心不改与秦钟私相幽会,也不会似妙玉那样六根不净,尘心不了。她是真正地抛弃繁华,心甘寂寞。
  惜春,是泥中的荷,住在“藕榭”;是佛心染性,独清!“穿云、渡月”想逃避这个污秽的尘世,是极度的绝望和想不开。
  惜春貌美,在刘姥姥二进荣国府中,就借刘姥姥之口夸她是神仙托生的。八七版红楼惜春的扮演者胡泽红,也是所有演员中最漂亮的一个,清亮的眸子照得见水,赢得了很多观众的疼爱。我最钟爱用得最多的就是“惜春作画”这幅图,内中人物自有她袅娜的丰姿和韵致。
  惜春冰雪聪明。第七回,周瑞家的看见智能儿,就问十五的月例香供银子可曾得了没有,能儿回说不知道。惜春就反问周瑞家的:“如今各庙月例银子是谁管着?”周瑞家回说是余信。惜春听了就笑道:“这就是了。他师父一来,余信家的就赶上来,和他师父咕唧了半日,想是就为这事了。”我们通过这段惜春、智能 、周瑞家的三人对话,能看出惜春这个几岁孩子对事物的判断和机心,是智能儿无法比的。
  惜春不工诗,但善画,是一个内心清净,能静下心默默做事的人。她丹青很好,曾做《大观园行乐图》。在姐妹中年龄最小,不显山,不露水,但有着自己独特的思想和见识。她的极清与宁府的极浊形成了鲜明对比。
  惜春命苦,无母,也无父亲的呵护,哥嫂的照顾,一生孤独。其实人就是环境的产物,世界上最奢侈的不是绫罗绸缎、金银珠宝这些身外之物,而是温暖的亲情,自由的思想。财富是附属,性格决定路途。在红楼中无父无母的很多,被拐被卖的很多,身世不清的很多,在花团锦簇,红摇绿动的背后,我们看到更多的是眼泪,是孤独,是千红一哭。所以表现出的个性也不尽相同,惜春的性格多少和她缺少家庭关爱有关,出家也只是想与这个污浊的尘世来一个彻底地了断。
  惜春最出彩的章节是七十四回抄检大观园,她派人请尤氏过来说话。就是这姑嫂间的一席对话,让很多人瞠目结舌目,也让惜春背上了自私冷漠的黑锅。入画是惜春的贴身丫鬟,起小服侍她,因替自己的哥哥保管贾珍赏赐的银两鞋物,在查抄中落得私相传递的罪名。事情可大可小。尤氏、凤姐都替入画求情,但惜春就是认为丢了她的脸,死活让尤氏把人带走,并说或打、或杀、或卖我一概不管。还说“不但不要入画,如今我也大了,连我也不便往你们那边去了。况且近日我每每风闻得有人背地里议论什么多少不堪的闲话,我若再去,连我也编派上了。”真实的想法就是想杜绝同宁府的来往。
  尤氏说她是个心冷口冷心狠意狠之人。惜春狠吗?要说狠也是对自己狠,她从小就没人疼,没人爱,也没朋友,温暖多少会来自身边的入画。她要出家,就要先舍弃入画,方能对自己更狠心。就像她自己说的:“我不了悟,我也舍不得入画了。”她的想法心性与我们常人自是不同,入画也是她生命里的一部分,就像当初释迦摩尼出家要舍弃妻儿,宝玉后来出家要舍弃宝钗麝月一般。
  其次她还要舍弃她的家,一个她认为肮脏不堪,不想被连累的家。有多脏,柳湘莲曾对宝玉说过,你们东府除了门前的两个石狮子,连猫儿狗儿都未必干净。也就是说主子奴才都不会干净,简直一网打尽。尤三姐曾托梦对尤二讲:“然已将人父子兄弟致于麀聚之乱”,也就老子、儿子、兄弟同一个女人,确切地说就是贾珍贾蓉贾琏同一个女人。作者就曾痛借焦大之口放声一骂:“没成想生出这帮畜生,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贾珍和儿媳秦可卿通奸是事实。养小叔子的红学界一直未果,有人怀疑是凤姐和宝玉,简直风马牛不相及,因她俩不是东府之人,焦大再喝醉也不会拉扯别人家的事,很有可能是尤氏不干净。七十四回,尤氏被惜春抢白后,书中道:尤氏心内原有病,怕说这些话。听说有人议论,已是心中羞恼激射,只是看在惜春份上不好发作。
  另贾珍和贾蔷也有断臂之嫌;还有,国孝家孝间聚赌,席间又有娈童,也就是男妓;代甄家瞒脏等等。更厉害的可能更多,像凤姐杀个人都是儿戏,何况我们的珍大爷。这样的家,惜春决绝地要一刀两断,不想同流合污,这就是她的孤傲。
  再者还要舍弃她的美好年华和奴婢成群、锦衣玉食的生活。在二十二回,贾政猜灯谜,惜春的谜面是“前身色相总无成,不听菱歌听佛经。莫道此生沉黑海,性中自有大光明。”
  庚辰双行夹批:“此惜春为尼之谶也。公府千金至缁衣乞食,宁不悲夫!”是说侯门千金之女,最后的结果是穿着黑色的衣服,吃僧家三种饭中最低等的一种,沿街乞食。真的很可怜!并不是像妙玉那样悠闲地住在贾府的家庙里,还用着“绿玉斗”那样的古玩。惜春的出家绝决而又干净,是一切的抛弃,是彻底的心死,只剩下一个空空的躯壳行走于世,灵魂能否超脱不得而知。
  其实作者在红楼的字里行间里,多次无情影射佛家、道家的虚假黑暗、坑蒙拐骗。我们唯愿惜春是自己的一尊佛,能独善其身。
  惜春是冷静的也是清醒的,自保是她的性格。她是“看破三春景不长,缁衣顿改昔年装。”她看到三位姐姐无论怎样,都逃脱不了命运的魔掌。她的出家是在抄家之前,繁华尤在,苟延残喘之时。她预料到了贾府的下场,与其最后被拖到菜市口被杀被卖,流落烟花柳巷,还不如自己抢先超度,自保干净。蒙回末总批:‘惜春年幼,偏有老成练达之操,世态何常,知人何难!”就像她自己对尤氏说的,我虽年轻,话却不年轻。
  她的思想境界同三尤不在同一精神层面上。其实人的一生都是在舍与得之间挣扎,有的人想出来,有的人想进去;有的人想舍弃,有的人想得到。三尤是慕荣华,也算是三姐妹共一夫。大尤自保,无子,不是扶正就是续弦。二姐三姐是家贫年幼,被异父异母的姐夫贾珍哄骗上手。三姐有见识,有肝胆,后来渐醒事物,但悔之晚矣。她们是想得到荣华,靠近宁府,惜春是想放弃荣华,远离宁府。惜春同尤氏的思维不在一个水平面上,说话自是对牛弹琴。
  再看惜春冷漠吗?那么看看这世间谁又温暖了谁,看着迎春死去,只有宝玉的一捧热泪,谁又出头;看着香菱被抢,都在帮薛蟠运筹,谁又告诉香菱她的真实身世!在虚情假礼的背后,只要你不害人,做不成君子,也不去当小人;能自清,出污泥而不染,就是很高尚的了。
  自保有时也是一种明智的选择,惜春自保的不是个人的利益钱财或地位,只是一份难得的干净,是无可厚非的。
  惜春是四艳的收尾,看过了死的死,亡的亡“白杨村里人呜咽,青枫林下鬼吟哦。”没了眼泪,就多了绝望;没了心酸,就多了木然。没了春天,没有了鲜艳,她的暖香坞就是最安静孤寂的冬天,只有任黑海沉浮,不再回头看上一眼。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可以再能打动她,桃红柳绿,春荣秋谢都成了云烟。
  总之贾府四艳都是不同凡响的女孩,有才有貌,有见识有内涵,虽各行其道,但殊途同归。书中王夫人曾道:“ 如今这几个姊妹,不过比人家的丫头略强些罢了!这是曹侯用的反笔,就像说晴雯貌美偏也由王夫人讥讽而出。就是这些曹侯的奇奇怪怪之文,让我们近距离地接触了这四位侯门千金的风采,也看到了她们冰清玉洁的容颜,殉落在那个冰冷的没有人性的社会。给后人留下的就是一捧热泪,作者宁不悲乎,为之一大哭!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