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精华作品 >

【梓钧散文】秋日的思索

2018-11-03 10:20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秋天里有落叶。
    秋天才是落叶的季节。当阵阵西风把蓝天刷得更加高远,当陌上阡头的孩子望断最后一只南飞的大雁,这便是北方落叶的季节。万里秋风阵阵起,无边落木萧萧下,在那个严峻的季节里,几乎所有的乔木、灌木的绿叶都被秋风染成金黄或朱红,渐渐干枯。起初的坠落是一片两片,象是金色的蝴蝶飞离枝头,秋风劲吹,便是沙沙哗哗一阵阵金黄的阵雨,树下、路上铺上了金黄色的地毯,只剩下黑色的光秃秃的树干和枝桠,直刺高远的蓝天和恬淡的白云,本来绿色就不丰富的北方,更显得寂寥萧条,苍凉悲壮。
    树叶落光之后,便是寒冷的冬。在那寒凝大地的日子里,在北方,并非所有的绿色都销声匿迹了。当飞雪吻上床前的窗棂,我用热唇舔去冰凉的花,透过小小的圆孔,惊喜地发现了绿叶。那一团团一簇簇翠柏、苍松和冬青树的绿叶,仍然是那么碧绿苍青,郁郁葱葱,犹如冰雪世界中一片片生机勃勃的绿洲。雨雪之后,便是松更青、柏更绿,片片绿叶上都有点点水滴,象是散珠碎玉,使绿叶更加晶莹青翠,光艳夺目。冬日的绿叶是浓重苍青,仿佛是青绿中泼入了墨汁,绿得发黑,这是一种成熟的绿,深沉的绿,绿得好似名贵的翡翠,在冬日的阳光下闪闪发亮,更具诱人的风采。倘若这些绿叶也在秋天飘落了,北方的冬天也许会更冷、更漫长。
    漫漫冬日要来了,秋之神在明媚的阳光中欣然驾临,柳染鸳鹅黄,花绽新蕾,蜂蝶起舞,百鸟歌唱,红花绿叶杂然披陈于枝梢之上。在这大地回春万木争荣的时候,人们可还记得冬日里的绿叶。此时此刻,那些在风雪严寒中为人类奉献绿色的叶子,仍然是青苍未改,绿韵犹存,较之新叶的嫩绿,越发显得苍浓绿深,象是饱经风霜的老人。为了让经历了严冬的松柏和冬青,也和那些在秋天里落光了绿叶的树木一样,换上新鲜明丽的春装,为了让春天有更新更美更多的绿色,尽管它们的绿色尚未褪尽,尽管它们也贪恋早春的风光,却还是一前一后地悄然飘落下来,没有悲戚,没有伤感,只有对春天的不胜依恋。
    秋天的落叶,不象春天落叶那样纷纷扬扬漫天飘舞,还在秋风中如泣如诉地沙沙作响,春天的落叶是在新绿嫩黄、姹紫嫣红的掩盖下,悄然无语无声无息地飘落下来,在树下铺了一层墨绿色的锦缎。落叶们互相枕籍着,静静地躺在春日阳光下温暖了土地上,含笑注视着树枝上长出的片片新叶。几场春雨之后,那些春天的落叶便和大地融为一体,化作养分,去滋养枝头上那些娇嫩的新叶,为嫩黄的叶面注入青青的绿色。树冠枝头上春潮般泛起的新叶的波涛,便是它们生命的延续,亦是它们生命的赞歌。
 
    作者介绍:笔名:梓钧、左瞳。真实姓名:殷亚红,克拉玛依人,性别女,汉族,现供职于中石油克拉玛依石化有限责任公司党群工作处。2002年开始发表文章,消息、通讯、散文、诗歌、小说,作品散见于《中国石油报》、《新疆石油文学》、《新疆石油报》、《克拉玛依广播电视报》等报刊。系克拉玛依市作家协会理事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