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精华作品 >

【魏勇散文】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2017-02-08 18:36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年过完了,春节期间各回各家的朋友们又聚在一起了。

昨夜朋友约我喝酒,心里别提多高兴了。他家的酒勾人魂,喝过一次,从此让人朝思暮想,欲罢不能。年前放假前我们聚过一次,他家的酒,彻底征服了我。

按说,他家的酒,出身平凡,顺口用出产地命了个名字,土得掉渣,与坊间诸多驰名美酒如雷贯耳的大名一比,显得太过微不足道了。

他家的酒是自家地里生长的小米酿的,自有一种不卑不亢的风度和气质,让人一见如故。打开瓶塞,便有一股浓郁的酒曲香味扑面而来,嗅觉唤醒回忆,让人恍然回到孩童时代,脑海里立即浮现出小伙伴们一起举杯痛饮桂花稠酒的情形来,空气中弥漫着一缕淡悠悠甜丝丝的醇香。

朋友说,你别小看这酒,闻起来淡淡的,喝到口里绵绵的,醇厚绵长,宛如重逢久不相见却一直念念不忘的故人,欣喜不已。但你绝对不会想到,它的浓度竟有六十多度,入口淡,度数高,后劲足,韵味长,让人喝一次,便钟情于它,以至于无法释怀。

难得今天有雪,长安城里湿天湿地,寒风凛冽,别有一番风味。加上雪花飘飘,天昏地暗,给我们这次喝酒造足了气氛。走在路上,自忖:白居易当年写“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时,天气和心情会不会跟今天的情形相似?

我们仨信步踱入永兴坊的一家酒肆,聚拢到一张可以临窗观雪的小桌旁,无拘无束,酣畅淋漓地喝将起来。

俗话说得好,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待到走出酒肆,已是黄昏时分,也就是说,不知不觉间,我们仨边喝边聊了六个多小时!醉熏熏回到家,细细咀嚼今天一喝酒的每一个欢乐瞬间,心里美滋滋的。

酒天生是烘托气氛的催化剂。不管是过年过节,还是日常好友相聚,总离不开酒的身影。几杯酒下肚,几句心神相应的知心话聊过,心中强烈的认同感、亲切感、亲密感、便在血液中酒精的作用下发生化学反应,这些爽快的情绪就在胸中酝酿、发酵出酒的醇香来。顿时,眼前的菜肴开始失去它原有的香气,那桌上的酒瓶一瞬间有了美人般妩媚的色彩。

随着咣的一声碰撞,斟满了酒的杯子配合着交心话语的节奏粉墨登场,说一些陈年往事,发一些常常短短的感慨,你来我往中间,酒杯举得更快,碰得更欢,喝得更猛,话也更多,喝酒的动作会随着时间的推移也越来越大,交头接耳自然不在话下,拍拍打打更是家常便饭。

眼看着喝酒的动作越来越迟缓,仰起脖子大口喝酒的豪爽却更像越来越红的脸蛋一样耍起了人来疯。那时候,曾经随着岁月磨砺而日渐消退的激情,也瞬间找回了归乡的路口,浓厚的兄弟情谊,便如猛吹的气球,逐渐膨胀越来越像即将擂响的战鼓。此时只要有一声号令,立马上演兄弟上沙场,赳赳赴死的壮怀激烈场景来。

壮怀激烈兮!凭君满斟酒,听我醉中吟。每每喝酒喝到这种状态,我都会情不自禁地想:要是有把胡琴多好,我会醉卧马前高歌;要是有人擂鼓多好,我会拉上朋友在军阵中狂舞!依稀看见,那些真诚的情怀如天边那把弯刀般凌厉的明月;依稀看见,远山逶迤处高挂的一颗星星。

你醉了!朋友笑着说:还记得咱们上次醉的时间么?那时候,我们还在乡下的田野里唱歌来着......

作 者 简 介:

魏勇,陕西渭南华州区赤水人,现就职于农银大学陕西分校。自幼受家庭熏陶,喜阅读,好摄影,爱艺术,立志于文学和书法。主要作品有中国农业银行青年文明号10周年专题电视片《青春飞扬》(解说词),诗歌、散文常见诸于网络及媒体,小说《回头,我看见你》《翠竹琴语》《周洲传奇》,剧本《西游新传》,长篇报告文学《丰美大地》等。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