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剑琴心散文】大湖之晨_西部文学网—中国最具影响力的文学网站!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景观音画

当前位置:主页 > 景观音画 > 丝路风情 >

【醉剑琴心散文】大湖之晨

2018-08-08 23:26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我土生土长在大堤边,懂事起就没有经历过无堤时代的灾难,因而我在我的出生地享受的是平安——平安环境里的自然美和人文美。这些美通过我的视觉、感觉、味觉而渐渐影响我的心,成为我的情,化为我的魂。
我在大堤上获得的享受是难以枚举的,从大自然的角度来看,最能触动我心灵的莫过于站在大堤上看日出日落的壮观与绚丽。凡是住在我们这里享受了在大堤看日出景象的人都知道,这里的太阳从湖里升起来的,升起的动作非常纤细,感情非常细腻。
晴好的凌晨——最好是黎明前的黑暗里,站在堤面上,就可以看到,瓦蓝夜空的东面——大堤之下,无边无际的深苍色就像云翳深锁的没有一颗星亮的黑幕,苍龙环抱的一方湖水,用神秘的黑暗帐笼着自己疲倦的睡梦,也像用无底的黑洞向大罗万象张开陷阱。湖面黑得出奇,也静得出奇。黑得我站在那里好像没有了自我,静得我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和呼吸,而听自己的心跳和呼吸倒感到与奇静的氛围有几分不和谐从而无端地产生几丝不安和孤寂的恐惧。人的身躯感觉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不知不觉地拔高、虚化,连灵魂也好像出窍一样,不在体内,不在身边,到了一个无可名状的幻境。
可是,就在你感觉要被消失的时候,很远的东方,星空与黑幕的交际处,隐隐约约地蠕动出一点鱼白色的微弱晕点。不一会儿,那鱼白的晕点便向南向北两边魔术似地拉长成一条直线。那线鱼白渐渐地在天地交合处撬开一道缝隙。大约几秒钟的时间,鱼白的缝隙像舞台上挂着的幕布一样被缓缓拉开——只不过拉开的方向不是向左右而是向上下。这时,鱼白的银灰也逐渐由窄变宽、由晦变明起来。
当天地的缝隙被鱼白的银灰拉开到一人多宽(高)的时候,我们很容易看到银灰弱光映出的无边起伏着的苍色湖水。
地平线的缝隙渐渐扩满天地,湖水也慢慢由远而近,向你的脚下扩展而来,此时,多情善感的你凝神而视,或许有点“苍浪兮浮槎,灵魂兮无依,风拂兮飘苇,凌空兮一羽”的感慨。
当银灰洒满东方时,湖面的梦醒了,湖的轮廓渐渐清晰了,湖里的水鸟也做完了梦,养好了神。虽然你还看不清楚它们的身影,但那伸筋活骨的拍打翅膀的声音、呼朋唤伴的声音、击打水面的声音,却像一场交响曲在演奏着晨曦之韵。你如果音乐感细腻,也许会在这场宏大的天然交响乐中捕捉得到贝多芬的《月光曲》、柏辽兹《幻想交响曲》冼星海黄河大合唱……享受到世界最美的天籁之魂。
正在你沉醉在音乐神韵的时候,下面一组更加神奇的镜头会让你惊咤不已。那就是一轮红盘——像我们农家的簸箕一样圆而大的红盘跳出水面。这红盘出现的初始动态是一弦弓、一弯镰刀,慢慢地成为球冠、半球,最后和盘托出全球,——这样地羞羞答答跳出湖面。说她羞羞答答跳出,是因为她在成为全球以前,完全沉浮在湖浪里,湖浪将她托起。湖浪每一起伏,她都会随之一现一隐,那样子恰似新娘由于对新家环境有一种陌生的羞涩和尴尬而表现出的“欲抱琵笆半遮面”状态。
太阳的脸渐升渐红,绯红的霞光由弱而强地铺满天壁,铺满湖面。霞光的轻纱在天空、在大湖飘动,天地呈现出天女散花的阿罗多姿和绚丽多彩。尤其是红霞舞波,其动感灵韵像梦幻、像画幅、像诗歌、像醇酒、像多情的姑娘,更迷人、醉人、消魂!
若是晴天,万里无云,这霞光在蓝空碧水间,是以紫红、深红、赭红、微黄等等为主体色地变幻着,直到最后成为金色的日光。
如果有云朵,朝霞的幻化会更加灵动丰富,彩排和表演会更加新奇。比如,她会不是一色地变幻,而是通过云缝被抽成千丝万缕幻动,而每一丝一缕的动态都会形状不同、颜色各异,令人视之而眼花缭乱。
霞燃烧着云朵时,云朵在霞的火炉里被熔化,赤、橙、紫、黄、赭等彩色斑斓纷呈,放出无数道光线或光柱,向湖面打出多姿多彩的幻灯,把湖面变成立方的光影舞台。这个舞台上的主角演员是波浪和飞鸟。波浪在霞光幻影里跳着舞着、奔跑着、摇滚着,时快时慢,时而舒缓,时而急促。一会儿静若处子,一会儿动如蛟龙,感情激荡而豪迈。
飞鸟成千上万地在光影舞台上舒展着翅膀,虚羽凌空,成片、成线、成排、纷纷杂杂地起飞、盘旋、穿插、迂回、包抄、降落,动作百出、形态各异地舞动着身影,舞动着朝霞,舞动着湖光,舞动着轻捷敏锐的聪明和爱美、钟情的灵魂。
伫立大堤,东望清晨,凝神奇幻,我常常是如置仙境、如饮醇酒,看不够,醉不够,迷恋不够。我也通常会忘自所在,任灵魂羽化于大象之中,穿插于水波飞羽,以致于进入“庄周梦蝶”的状态,久久地找不回自我。而当此时,其心胸啊,什么功名利禄,什么得失之虞、世俗琐事,都会被抛到脑后,让清晨之风吹拂得无影无踪。
确实的,我每这样地在大堤上享受一次,心灵就像被自然无形无声地洗礼一次,;而每洗礼一次,则都会对大堤恩赐的爱与醉的境界提升一次。
俗尘之人,若不经过这种天然之魂的启示与洗礼,我想,他的人格和心理,很难得到完美;他的灵魂很难得到休息;他的人生总会有觉得遗憾的因素。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