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景观音画

当前位置:主页 > 景观音画 > 丝路风情 >

【风荷丝语散文随笔】春日里,涉过晴川

2015-03-08 13:02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陌上上
       晨时,有新叶携珠。那一日君为新叶,我为露珠。一直以来,我都是素面银衣,独自在每一个晨曦中轻盈。与君初依时,晨的微曦里君以翠袖轻揽,我以莹面含羞轻触。每次,我都在一种难以抵御的垂羡和叹息里,微微鼓动着玲珑的身姿,游移在你的怀袖间,被你盈亮的暖色注视成花蕊般的羞怯,我素意的眼眸里居然生出了款款的斑斓。偶尔玩耍,我便会缀在你的袖檐下纯稚地微微抬首,无辜的牵着你的衣袖摇摆,似嗔似喜却又全然无欲无求。你无声的笑了,笑容欺过你清晰的脉络,在晨的彩锦被我看个清澈。那盈盈的笑爬上了你的额前,如天池的眼晶晶的亮。

      比肩时,我以轻款敲点,一弦一柱思华年般的在你面前轻吟着我淋漓的心曲,拨弹间半是浅明半是浅暗,当我叩问着脉迹轻轻地向你怀中靠近的时候,悄然期待着你能回首看我的眸间,那一瞬的灼亮,如异乡的偶然相逢,伴着单一的惊喜。缓缓泊进你绿色的浅湾时,那微微漾起的碧波,映照着头顶上的蓝天,通体透彻,于是,银河弱水,清清浅浅,不再隔岸,只是这一方天空仅肛有我与你才能窥得的湘水漓江。我将纤指探入你的袖间,委身更近,辅以划行,那拢起的圆背都带了委婉的奢求,揉进了贪好与圆满的澈笑。盈盈的笑意浸了我的素靥,染了我的衣裙,你无声无息的相容着,百川般的暗许,永不涸竭。

       雾起时,我微掩纱栊悄然地躺在你的怀里,疏散的裙裾,惺忪的眸子,带着故意的慵懒浸沉在你的温存里,如静水卧花。你宽大的怀袖是我唯一的驿站,成全了我一场场寻温的梦境。朦胧里,不知是谁的修手着了那一缕赤红,将暖意烘起,耀了你的袖底前襟,瞬间便有了暖暖的雾气相托。日光渐次的袭上我的眉眸,瞬间,圆稚的脸颜被日光搁成疏纤,或许,我已苍老,清减的身姿终是越不过那日光的围城,曾经粼粼水袖般的朝情也变成日光中明显的缕纹,而你却仍蓄有一腔春水柔情,从容的润点我枯渴的身心,不知不觉中,那年少的颜,盈润的脸,早被溺在你的脉络里,生生不息。

        江岸边
        锦时,有江风弄柳。那时君为暖风,我为江柳。与君初携,日的暖熏里君载一程明媚而来,早早抵了江岸,我还未来得脱去一冬的疲惫,你已经将履迹剪成了细细的绿叶印在其上。我以一身轻盈的姿态在和煦的日光下,长袖广舒提裙旋舞,于你一起缠绵,一起等待花开。只是,你早于春花春景而来。在这个春日的锦时里,你带来了青草的味道,一层层摊开的是潮润的微香,我以为是你的呼吸在飘,却原来,是你飞逸的长衫装搁着你灿灿的微笑,散落成这一春暖熏的纯酿味道。其实,此岸或是彼岸我都一直无盼,即使春来,亦只在岸边路旁安静的为它人做迎喜的嫁衣。是你,来时长衫携起我的裙裾,漾漾地停在我的目光底处,喜极而望,你澄澈的注视里浸透着炽热的温暖,于是,我将长袖拂成丝丝缕缕的潋滟,为你舞起一曲恋恋风尘。

       你去时,我将自己晾悬,从未问过你是来或是去,世人都折我送别,其实我不懂离别,更不懂知如何想念,你来,我便着一身青衣起舞,你去,我亦无叹,低眉顺目间,我的眸光依然清晰明朗,蝶儿斜过眼睫,在阳光中蹁跹。极目四顾寻向你,见你在彼岸贪欢,于是我将青丝松散,排成一行一行,搁在聚散的长堤。而你还在那边沾花惹草,疯闹间许是有心事如丝,冗长。你在春和景明的彼岸,我在莺啼燕啭此端,就这样此处彼端与你离着,你在闹着,我在静着,唯将那一点心事搁在日的暖照里,于是少了携牵,绝了妙舞。可是,总有那燕儿软语清歌叩询你的去处。我纤纤的身姿在春的场景里日见丰盈,张开微卷的长袖,疏疏闲闲的垂在岸畔,带着漫如旋雪的花瓣,生生开出笑的从容坦然。我的青衣似怕沾了尘的烟,又似怕触了尘的心,微微落低,于是,默许着为你舞尽一生。

       你来时,我扬起水袖舒一段心事如花,妖娆漫天。披散的青丝置沉在你用经纬构筑的围地里,笑着与你比肩。莺莺燕燕停在我们的门槛处,玩耍,撒娇,戏弄着你的佩环,媚好的为我弹唱着一首首江南温软的评弹小调。你温柔的牵起我的绿袖,细细为我摹描眉间那一缕青绿且还未成熟的浅浅甜蜜。世人常说比翼双飞,是不是我将青衣展袖,而你将身形清减成无形,我们就可以比翼。于是,那一时刻,我将水袖裁成雪花的模样,迎着你欲去的方向摆好飞翔的翅膀,你说,就这般吧,让我用无形的身躯陪你涉江越岸,袖舞春光。红尘一路逶迤之后,我离了你的衣袖,落于江心。我才知,原来我的水袖有你柔婉相扶,才可以有这般的青丝漫舞,舞姿悄然而至生动,牵袖的手不容得一夕的错过,唯一程最真的相拥,才能生生缠绕,不息。

       晴川里
       夕时,有静日临花。那刻君为静日,我为闲花。与君初聚,静好的黄昏里你用细致的温煦接纳我柔弱的孤怜,为我输送你的温热,这一刻我笑了,笑得粉艳,不为将离,只为静守。我原本就植根于自己的世界里,没有飞天的羽衣,一直承认我挥不起彩袖为你伴舞,亦或,我的粉靥总抵不上你的明朗温暖,你足下的锦路华程,始终是我远离的天涯。于你,我终是许不起的华尘,只在现下的静日里独自承欢,因念你,我翘首相待的脸,如向日葵一般朝向你处,簇簇期待的绽开中,微微的想你,想着在这样黄昏里,你是否可以允许我一夕恣意,一夕贪欢。留恋不舍的眼光在暮日的睛川里与你对视,明明亮亮间掺和着想象的缤纷,铺了这一夕向阳的灿亮。

       若远时,就如短暂的离开,我的心亦变得懒散,伸展着自由的纤姿,安坐在静静的黄昏里。不想展颜,不描粉艳,只想在这个夕时,开合着我的遥念,想象着和你在怎样地天空下相约。云遮处,我微仰着头看你投寄而来的片片云彩,想起你也曾以这般的姿态游离于彩云之外,那时的我,正站在铺地的野草间,绽开了汲暖的娇颜,小心翼翼细数着你在我身边行走的频率,任你在我的头顶迎来送去般的晃动,而后又为我轻轻洒上一层亮亮的金粉,似是佳人等待郎归时的精妆。那五彩的霞,似绸如缎,渡着堕魂的橙黄,诱惑我着这一颗心时刻为你静守。迷乱间,终还是让我在绿衫绣锦里生出了款款缤纷。

       若近时,手触得到你的衣角,摄得到你的发丝,我就再也舍不得放下我的手指,我试着变幻着各种姿势,愿以一种最美的手语传达思念的语言。黄昏兀自一染,风情如初桃莅临,等待你的摹描,刻下你最美的落款,如诗的睛川在你的一缕缕斜照下,密集成一帧上好的锦绣图,你是否会为我装裱成画,挂在你最喜欢直射的方位?我一直清晰的知道,我该在适合在地方停步,不慕牵手,只为这一刻静守。只是,那一刻本已沉静的心田,在你以层霭的姿态扑送着春煦而来,呼吸间,将我的静心犁垄,那杨柳新枝般的少年炽热,便成了春耕时一地的撒播,不容我弃尘。你的苍颜之上,有天空见证余生岁月的目光,却固执的坚信了会将我的笑靥尽绽。
      春日里,涉过晴川,我为暮,君为朝,暮暮朝朝,携手尘间共赏这一轮。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