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传说德艺

当前位置:主页 > 传说德艺 > 民间文学 >

【乔山人散文】父亲的九十岁生日

2018-11-09 22:51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说父亲今年九十岁,其实不准确。
  父亲今年整89岁,虚90岁,生于上世纪的1929年农历11月26日,出生的那年,正是历史上最惨痛的民国十八年年馑。农村有讲究,过寿须逢九,吉祥。所以,我和哥哥决定,今年给父亲过九十大寿。
  母亲生于上世纪的1936年农历7月28日,今年虚83岁。为了给两位老人共同过一个生日,我们有意将母亲的生日后推两个月,将父亲的生日提前两个月,正好是农历九月份菊黄时节,取了‘26’这个吉祥数字,定于农历9月26日为父母举办寿辰仪式。
  “人生七十古来稀”,父亲今年已经九十岁了,一生经历坎坷,饱经沧桑,如今生活条件好了,全家一致同意给父母过个大寿。哥哥身体不好,将筹办寿辰的一切事务全权委托于我,加之我们家族大,堂兄堂弟十个,人多好办事。大哥提前召开了家庭会议,将事务分工到人,有条不紊。
  九月的太阳如金黄色的菊花,黄灿灿的暖和。门左侧的柿子树上,一串串成熟的柿子如大红灯笼高高挂起,喜迎宾客,柿子树叶似枫叶般红彤彤的灿烂;门前两侧的小菊花格外兴奋,孩子般地使劲踮起脚,将最绚丽的金黄展现出来,引来宾客啧啧称赞。舞台两侧的音响里飞出一串串欢快的韵律,孩子们在舞台前追逐嬉闹着,汗渍渍红扑扑的脸蛋如熟透的苹果,娇艳可人。还有几个孩子认真地趴在台口一动不动,两只好奇的眼睛被舞台上忙碌的工作人员牵引着,看过来看过去的。
  餐饮服务队切菜的厨师双刀齐下,案板上葱花飞舞,犹如雪花飘飘;烧锅的、切肉的、炒菜的、蒸甜米、摆桌子铺餐布的在舞台音乐的伴奏下,踩着欢快的鼓点,轻盈地身影如飞梭的燕子。
  “来客啦!”总管大哥喊道,我闻声赶紧穿过红色的气棚,走向村口。
  一道彩虹般的迎宾气门竖立在村口,如村子的大门楼,喜庆而气派。令我想不到的是,来客竟然是刚刚成立的《乔山有情》读书会的杨润杰、赵新海、王双博、王忠蒙、冯西民、薛银瑞、杨虎秦、杨鸿翔、杨建玺等老师。年逾七旬的冯西民老师专程从30公里之外的县城赶来,年近80岁的王忠蒙老师不顾秋风凌厉,不听大家的好意劝阻,执意前来祝贺,令我感动不已。诸位老师抬着一副“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的寿匾乐呵呵地站在我的面前时,我竟然手足无措了,这真的是一个意外的惊喜。
  老师们一进家门,就不失时机的采访父母。看到父亲胸前飘逸的银须,杨鸿翔、杨建玺两位老师不约而同地喊了出来,“这是齐白石的胡须么!”坐在沙发上的父亲手捋银须,如数家珍般的给老师们讲起了我们的家族历史。
  随着夜幕的降临,华灯初上,前来看戏的人络绎不绝,台下已经坐了黑压压一片的戏迷。看到有秦腔戏演出,王忠蒙老师兴趣大发,立刻回家拿来了自己心爱的二胡,加入到演出的行列。
  五哥到底是个匠人,他别出心裁,用长长的鞭炮在地下摆出一个鲜红的大“寿”字,惹得年轻观众纷纷上前用手机拍照。还有人和这个大寿字一起合影,祈福健康长寿。
  看戏的老年观众居多。周围村子的乡亲们听说晚上有县剧团的秦腔戏演出,穿上过冬棉衣,半下午就来到台下,占据了个有利地形,生怕晚上演出时看不过瘾。
  “各位观众,闫马村的父老乡亲们,台下的爷爷奶奶叔叔阿姨大哥大姐,你们晚上好!”主持人热情洋溢的问好,驱走了深秋的寒意,台下报以热烈的掌声。
  “杨老先生九十大寿、李老太君八十三岁寿辰秦腔晚会现在开始!第一项,鸣炮……”
  主持人的话音还没落地,鞭炮齐鸣,震耳欲聋,闪闪的火光如一条银蛇沿着大“寿”字游走;“喷!”一声响,一个个烟花随着悦耳的鸣叫声,时而如金菊傲然绽放,时而如蝴蝶蹁跹飞舞,时而如一条条活龙飞腾上升,赤橙黄绿青蓝紫,姹紫嫣红的烟花将黑沉沉的夜空照得亮如白昼,吓得胆小的星星们躲进云层里不敢出来。“哇······”随着观众们的此起彼伏的惊呼声,“嗖!嗖!嗖!”一串串连发的烟花将夜空变成了瑰丽的花园。
“咚咚咚、锵锵锵、梆梆梆”一阵紧锣密鼓敲开了大戏的帷幕,生旦净丑走马灯似的登台亮相,赢得了戏迷们热烈的掌声和叫好声。接连不断的喝彩声惹得胆小的星星又纷纷探出了云层,眨巴着明亮的眼睛观望。戏台上的演员们的“唱”、“念”、“做”、“打”的精湛功夫深深地吸引着台下的观众,观众们随着剧情的发展,不知不觉地深陷到古老的故事情节里。还有的观众和着音律,情不自禁地手拍着大腿,他们脚跟着地,脚尖随着戏曲伴奏的节拍击打着地面;也有的咿咿呀呀随着演员一起哼唱。都是滚瓜烂熟的戏,捻熟的故事情节早已深深地刻在了脑海里,乡亲们却百看不厌。
  我和兄弟们弯着腰,挨个给大家发烟问好。后面的观众急了,大声吆喝:“挡住了!”我们赶紧点头表示歉意,立即撤出。
  看到演员一个个亮相清唱,我怕时间过久观众腻了走人,急忙到后台找到团长,要求赶快挂衣(穿戏服)表演。团长却说,我们在别处只要挂衣演唱,观众就不看直接回家了,你放心,我们会掌握时机的。
  我干脆就站在后台看王忠蒙老师拉二胡。只见王老师头戴蓝色帽子,身穿深蓝色夹克服,手持枣红色的二胡端坐在舞台的左侧。他左手灵活地在琴杆上上下滑动,灵巧的手指在琴弦上跳起了芭蕾舞,右手随着音乐的节奏,或快或慢,神情或舒缓或凝重。人生的酸甜苦辣从弓弦里流淌,人生的喜怒哀乐被这把不起眼的二胡演绎得淋漓尽致。随着剧情的发展,他手中的二胡如同中了魔,平稳时一马平川,风和日丽,百花争艳;清脆时如潺潺流水,清澈无比;激越时战鼓雷鸣,万箭齐发;震撼时万马奔腾,长空嘶鸣。观众的心随着他的演奏跌宕起伏,波涛万里。王老师微闭着双眼,沉醉在千年古老的曲牌醇香里,难以自拔。
  晚上9点多,古装戏《大升官》开演了,一阵阵紧锣密鼓后,演员们身着戏服开始演绎古老的故事。团长悄悄地掀开布景的一角,发现观众不但没走,反而增多了。她立即被热情的观众感动了,台上的演员更是士气大增,精神百倍地大声演唱……
  第二天中午,秦腔传统戏《三娘教子》之后,主持人宣布拜寿仪式开始。顿时,鞭炮齐鸣,烟花阵阵。在悦耳的哨音中,一串串七彩烟弹飞快地升腾空中,五颜六色的小降落伞如天女散花似的,将幸福、吉祥与美好洒落人间。观礼的乡亲们与亲朋好友惊叹着伸手接住这来自空中的祝福。
  在欢快、祥和的音乐声中,儿子、儿媳、外甥、女婿、侄儿、侄媳、孙子、孙媳、重孙们纷纷在父母及陪寿的叔叔、婶子、娘姨、姑姑、舅舅面前郑重地跪地叩首,为老人们送上最真诚的祝寿词,祝愿老人们长命百岁,健康幸福。作为父亲舅家代表的表叔,热情洋溢的为父辈们祈福,祝愿他们幸福安康,福寿延绵。
  最后,由我上台向来宾们致答谢词。
  “尊敬的各位长辈,乡亲们,各位亲朋好友们,大家中午好!首先我代表我的父母和我的家人,感谢你们在百忙之中前来参加我父亲90大寿和我的母亲83岁寿辰。我的父亲是个木匠,为人建房造屋出了一辈子的力气,我的母亲36岁就得了动脉硬化……”当我说到此处时,父亲在困难的岁月里为全家人翻山越岭找粮食而饿晕到别人家门口;半夜起来披星戴月挖窑洞,用手推车硬是一车车推出了供全家人居住的小院落;而母亲病倒之后,再也不能下地干活了。她拖着病身子,起早贪黑包揽了所有家务活。无论寒暑,每天早上六点钟都会准时为全家人准备好早餐。一件件一桩桩往事放电影似的在我的脑海里飞逝着。当我看到台下一双双期盼的眼睛时,我突然就想在人群中看到那两双自己最熟悉不过的眼睛。所有的兄弟姐妹们都来了,唯独找不到我两位亲姐姐的容貌。瞬间,一股强大的悲哀几乎将我击倒,姐啊,你在哪儿?你们看到健康长寿的父母亲了吗?你们的儿女和两位姐夫来了,你们的孙子孙女也来了,可你们到哪儿去了?你们生前最孝敬父母了,今天我们给父母拜寿祈福,可你俩到底在哪儿?姐啊,你们看看呀,哪怕看一眼都行啊!你们给父母整理一下衣服,给他们喂一口生日蛋糕啊!
  一个声音在我的心里焦急的喊:“赶快醒来,控制好情绪,今天可是个大喜的日子啊!”牙齿差点咬穿了嘴唇,我抬头望着天空,两行即将流出的眼泪硬生生的憋了回去,在这寂静的十几秒钟里,亲朋好友们以热烈的掌声鼓励我,我唯有用深深的鞠躬致谢,答谢可亲可敬的亲人们。
“各位亲朋好友、左邻右舍们,在我的父母亲的人生之路上,感谢有你们的照顾与看望,才使他们完美地走到了今天。每当遇到了困难,你们总是伸出无私而温暖的双手帮扶我们,走过坎坷,走出困境,特别是我的父母在老年时连续遭受丧女之痛后,是你们的关爱温暖了他们,将他们从悲伤的泥潭里拉了出来,感谢有你们的一路相伴……”
  父母亲的寿礼,见证了一个大家族的相亲相爱,见证了一个互帮互助的大集体,见证了民风淳厚的西府人家,见证了孝道文化的薪火传承。
  我与父母相约,他们活着的时候操办这次寿礼,目的是让他们参与其中,感受弥足珍贵的情亲,体验人生的幸福与欢乐,在他们百年之后,我不会再铺张。
  父母亲的生日寿宴在一片祥和、欢快的气氛中开始了……
作者简介
    乔山人, 60后,陕西宝鸡扶风人。宝鸡市职工作家协会会员,西部文学签约作家。2012年以来,在企业杂志发表散文、诗歌等作品。2016年6月至今在江山文学网、盛京文学、陕西散文论坛、东南文艺、西部文学、作家新干线、执手文学等文学网络先后发表小说、散文、诗歌等作品百余篇。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