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传说德艺

当前位置:主页 > 传说德艺 > 民间文学 >

【丹水情韵散文】老家的那些事儿

2017-10-09 10:29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离开老家居住,已经有了近十年的光景,在这十年当中,我虽然置身在熙熙攘攘、喧哗繁杂的都市之中,但是无时无刻不在梦中回忆着在老家生活的林林种种来。
    那父母健在的时候,亲手建起的三正三拖带一偏屋的房子仍然还较完好的矗立在那丹水河北岸,最近据说要把那房子推倒后,在老屋原址修建村卫生室。这修建村卫生室,是个好事呀!只是眼看我在那老房子里生活了将近三十多年的房屋,就会化为乌有,烟消云散,内心还真有些依依难舍,一时间我与老屋之间所发生的事情,浮现在了我的眼前。
    那还是一九六二年,我国正赶上三年自然灾害。同时党中央、毛主席号召全党、全国“大办农业”,我父亲从西北宁夏回到了他阔别多年的家乡。
    这一来是响应党中央、毛主席的号召:“大办农业”,二来当兵出门多年,思念家乡之情以日俱增。回到家乡一看家徒四壁,一个还是从土改分得的原来地主家的破草房,看着年迈的母亲、心爱的妻子及还未成年的几个妹妹,于是当即决定重新建造房屋。那个时候家里也和国家一样,一贫如洗。再加上三年自然灾害,那个苦就更无从说起。父亲将自己身上穿的军大衣、手上戴的手表、随身带回的收音机等值钱的物件一一变卖,筹集了一千二百多元现金,准备做房子之所需。
    虽然父亲当兵在外,后来部队复员,整体转入到甘肃酒泉,从事我国核武器研制的前期准备工作,在那里一待就是多年。这次回到家乡,听说我们家要做房子,亲朋好友以及当地要好的乡里乡亲们都主动来帮忙。
    做房子的事,就这样张罗开来。我那时还小,还只五岁多一点,只见家里来了不少人,出了亲戚大多认识,还有许多陌生的面孔。那段时间父母几乎没停过,操心这,操心那,为了做房子几乎是没有日夜之分。
    因为我们老家有一种说法:“砌屋造船,是人生中除了婚丧嫁娶之外的又一件大事。马虎不得”
    由于我们土家族建房造屋是生活中的一件大事,全部靠木头搭建而成,不管是从木椎、木梯、木梁、木钉、竹绳,还是从宅基选择到新房落成都是极为讲究。
    这主要是受道教文化影响,尤其看重风水,风水之说虽有迷信成分,但关乎迎风向阳、宅基稳固、进出通达、柴水便捷等,凝聚着先祖们多年来的智慧,不得不佩服我们中国的文化博大精深。
    特别是在我家房屋建造那段时间,家里各种师傅云集,木匠、土匠、瓦匠,还有请的一部分帮工,高墙上墙板内两位土匠都手持杵头,先是背靠背,随着杵头上下来回,师傅双臂挥动不停,到墙板边沿后,然后从两端面对面又如此这般,“嘿伙——,嘿伙——”声中新的一板墙就这样垒好了。在这当中,高墙上的木跳上,桑木扁担像凤凰展翅似的,在人们肩头上下不停闪动,一担又一担黄泥巴送上了高墙,空进了土匠师傅的墙板中,每每垒好一板墙后,头顶上畚箕像燕子扑下似的,只在我身旁左右闪动,我,还有另一位叔叔便把拿下空着的畚箕迅速拿到挖泥土的土坑里,让那些帮工们挖的挖、上的上,如此这般循环。
    特别是新屋落成之际,上大梁时那个热闹场面,至今还在我脑海中萦绕,始终挥之不去。早我们老家丹水,做新房上梁,这是一个特大喜庆的日子,而且上梁那天似乎还有比较隆重的仪式。记得在上梁的前几天,我父亲便要找来专门的先生,掐算日期,选择一个什么什么“黄道吉日”。
    等日期看准了,就在那天隆重举行“上梁”仪式,在这之前已经经历了近三个月的准备,就是为了这一天的到来。至今还记得家乡新屋“上梁”很有特色:我们家按家乡习俗,选定好了“黄道吉日”,并通知嘎嘎、舅妈、姨……各四路的亲戚前来,还有左邻右舍纷纷前来。
    放在稻场修正好的梁树,安安稳稳地放在哪儿,木匠师傅在梁木中央凿个眼,用红布包上朱砂、茶叶、米,滴上酒塞在眼内,并用铜钱将一块红绸钉在屋梁下的正中间。在梁木两头倒满土家酿制的白酒,只见我父亲向鲁班尺和墨斗点燃蜡烛、燃起火纸,磕头敬礼。木匠师傅边包边说:“不提红绫犹自可,说起红绫有根生。昔日董永行大孝,天上仙女下凡间。二姐织来二姐板,三姐四姐去梭板。五姐六姐登程坐,七姐八姐牵梳织。织起红绫三丈三,拿到长街去换钱。主家见他红绫好,买回家中包栋梁。前头大包诸侯府,后来又包宰相堂。左边又包金银库,右边又包玉米仓。”
    到“升梁”的时候,堂屋二面山墙上,各竖着一架十七八步的木梯子,由两位师傅领头,还有几个人配合,将中梁沿着东西两头设置的木梯,逐级向上提升。匠师们恭贺道:“手攀双龙,脚踏云梯,步步登高,节节升起,上一步一劳永逸,上二步两议太极,上三步三生佳运,上四步四平八稳,上五步五彩缤纷,上六步六合同春,上七步七星高照,上八步八面光明,上九步闻名九霄,上十步百事顺心。”在上梁的过程中,最富有情趣的就是抛梁包儿。只见父亲把早已准备好的用面粉做成带红点的包子,还有糖果送上屋脊,由师傅在屋梁上向下面众人抛散,云集而来的亲朋好友争先恐后相互哄抢、角逐。两位师傅在梁上边抛边说:“站在梁头高又高,手拿面包把梁抛,一抛五谷大丰收,二抛四季把财招。
    当然,我还记得,在别人家做新房上梁,其仪式中的词儿是:东边一朵紫云起,西边一朵紫云来,主家坐在银山上,儿子儿孙发大财。主家端出酒和糖,要请弟子来上梁。弟子诚恐诚惶,请来鲁班帮忙。鲁班到此与主家上梁,我鲁班脚踏云梯步步高,主家脱了蓝衫穿紫袍,一上一举成名早,二上二龙来抢宝,三上三元及第,四上四季发财,五上五子登科,六上六合同春,七上七星朝斗,八上八仙过海,九上九星高照,十上十全十美。上了一川又一川,主家儿孙做高官,我今登上屋梁头,主家儿孙中公侯。”
    ……
    本来在老家发生的这件事,至今已有了五十多年啦,但是,它就像有一根红绳时时系在我的心头,时不时的总在我的心房泛起涟漪。
    现在随着人们物资财富的日益丰富,科学技术日益发达,人们的居住观念也在发生变化。土家人现已采用水泥砖、预制板等新型材料造房,内用涂料粉刷,外用瓷砖贴面,已去掉了许多传统建房方式,只在乔迁新居时,亲朋好友前往祝贺。但古老的土家习俗文化根深蒂固,永远烙印在我的心中,这一古老的习俗将通过我们这一代人,一代一代传承下去。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