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传说德艺

当前位置:主页 > 传说德艺 > 红色经典 >

长征中的朱德和康克清

2015-10-12 18:26 | 红故事网 |
我要分享
 1934年10月,担任红军总部直属队指导员的康克清,随着红军队伍踏上了漫漫征途。与其他女同志不同的是,康克清并没有被编在休养连,而是呆在朱德身边,负责朱德的保卫任务,甚至还一起指挥作战。康克清是女红军中最强壮的一个,她一般都背着三四条枪行军,而且每天走完一半的路程,她就主动落在队伍后面,担当收容掉队战士的任务,帮他们背枪、背背包。康克清出生在江西万安县罗塘湾一个贫苦渔民家庭,6岁就开始放牛、拾柴,13岁时就承担了烧饭、舂米、推磨、车水和田间劳动,是家里的主要劳动力,这些都造就了她过人的体力和耐力。
 
  起先,许多男同志不肯让她帮忙,觉得太丢脸了,但经不住长途行军的疲劳,也比不过康克清的耐力,只得甘拜下风。当康克清一次又一次从一瘸一拐的男同志们身上拿下枪和背包时,没有人再同她争执了。相反,战友们见她是个女同志,又是总司令的夫人,居然能如此地吃苦耐劳,都受到了莫大的鼓舞,纷纷打起精神往前赶。
 
  中央红军过了夹金山后,在懋功与红四方面军会合。党中央决定,北上部队分为左、右两路,右路由党中央、毛泽东、周恩来率领,左路则由总司令朱德、总政委张国焘、总参谋长刘伯承率领。就这样,康克清随朱德一起来到了左路军。左路军是以红四方面军为主组成的,张国焘自然牢牢控制了部队,身为总司令的朱德其实并没有多少话语权。可即便如此,张国焘还是不断地孤立、打击和迫害朱德。他们首先撤掉了支持朱德的刘伯承的总参谋长职务,让刘伯承去红军大学当校长;接着又在伙食上卡朱德和康克清,使他们常常吃不上饭;还借粮食紧张,先后杀掉了朱德的两匹马。
 
  康克清气不过,和张国焘他们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她先是同张国焘的人为宰杀朱德坐骑的事发生了激烈争执,接着又冲破重重阻力,来到罗炳辉的红九军团,联系解决了朱德及总部机关人员的吃饭问题,成功地粉碎了张国焘的阴谋。
 
  张国焘一意孤行地率军南下,扬言要“打到成都吃大米”,可在百丈镇和南线峡口与国民党军队的两场恶仗中,遭受了重大损失,红四方面军由从阿坝南下时的8万多人锐减到了4万多人。而党中央、毛泽东、周恩来率领的以中央红军为主的右路军,已于1935年10月胜利到达陕北。两相比较,张国焘无可挽回地陷入了孤立境地。最终,在朱德等人的坚决斗争下,张国焘不得不同意再次北上。
 
  重新踏上北上的路线,就意味着要第三次爬雪山,再一次过草地,在缺少粮食、被服、弹药和药品的情况下,红军所面临的困难可想而知。可不巧的是,康克清恰在这时生病了,她得了伤寒,高烧40℃不退。而张国焘一伙居然不准康克清回到朱德那里去,把她严格管制了起来,甚至打起了将她留置在当地让她自生自灭的歪主意。幸亏战友肖朝英偷偷跑到朱德那里报了信,被蒙在鼓里的朱德这才带着医生和警卫员赶了过来。
 
  昏迷中的康克清听到了平日里熟悉的脚步声,便使劲地睁开眼睛一看,果然是自己的丈夫,眼泪不由得流了下来。她是一个坚强的女性,此时此刻,她流下的是见到丈夫后欣喜的泪水,是渴望着对亲人诉说所受委屈的泪水。朱德走到床前,俯下身子,轻轻地问道:“克清,怎么样?我来了。”眼见原来身强力壮的妻子,如今却消瘦了许多,朱德的眼圈红了起来。妻子嫁给自己6年多了,不但没跟他这个总司令享过几天清福,反而多受了很多苦, 身为丈夫,朱德的心情可想而知。
 
  康克清没有注意到朱德的神情,她只想和他商量一件事,但她甚至无力张嘴。医生给康克清做了诊断后,给她打了一针,然后拉着警卫员悄悄地出去了。药物的作用在康克清身上很快就起了效果,她能开口说话了。康克清抓住朱德的手,气喘吁吁地说道: “千万别把我留下,我不留下。我死也跟着红军走,跟着你走!”
 
  朱德没有听懂她的意思,便问: “什么留下?”“他们见我病成这样,就想把我留下,送给当地老乡。”没等康克清把话说完,朱德一下子就火了,怒吼道:“什么?这是谁决定的?”正在这时,张国焘的秘书长走了进来,他见朱德满脸愤怒地站在那里,倍感震惊, 但接着就换成了笑脸:“朱总司令,你来了。”朱德的火气还没有消,也就没有理他。停了一会儿,朱德突然厉声问张国焘的秘书长:“你们要把她留下?”
 
  此时,张国焘的秘书长心里面已经明白他们原定的计划让朱德知道了,可他不仅没有认错,反而带着一种高傲和威胁的语气说道:“这是总部决定的!”
 
  “哪个总部?”朱德毫不客气地反问道,“我是总司令,我怎么不知道!”
 
  朱德强硬的态度把张国焘的秘书长吓得不轻,说话也软了下来:“那,总司令说怎么办?”
 
  “走!”朱德斩钉截铁地说道,“跟着部队走!”
 
  “可康克清同志病得这么厉害,怎么走啊?”
 
  “走不动就抬,用担架抬着走!”
 
  康克清看到朱德的态度是那样地坚决、果断,想到自己又可以同部队一起北上了,脸上露出了宽慰的笑容。 过夹金山时,康克清仍然病得厉害,不得不被人用担架抬着一步一步地往上爬。到了雪线以上,山势太陡,担架无法使用,战友们就用绑腿布把康克清的手臂紧紧地拴在马尾巴上,让马拖着她走。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康克清再次向世人证明了她生命力的顽强,当队伍爬到长征路上最高的雪山----党岭山时,康克清奇迹般地康复了,她和战友们一道战胜了空气稀薄、呼吸困难等高山反应,成功翻越了党岭山。
 
  1936年10月,红四方面军、红二方面军相继和中央红军会师,万里长征胜利结束了。康克清和朱德与战友们一道欢呼着、跳跃着,共同缅怀那一年又七个月患难与共的峥嵘岁月……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